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觉醒至尊领主系统召大将换兵种在线阅读 - 第286章 兄弟

第286章 兄弟

        金肇的话刚落下,那金远也跟着道:“我!我去!”

        “我参军以来,就是骑兵!要想在叛军中找到逆贼,没有一定的本事可做不到!”

        “交给我!将军!”

        金建仁看着众人,摇摇头道:“不

        “我纵横沙场多年,打过的仗不计其数

        “战场局势瞬息万变,逆贼即便处于千军万马之中,我相信我也能找到机会,将他斩杀!”

        话刚落下,只听金肇急忙道:

        “不行将军,您是我们的统帅,怎能以身犯险!”

        “且不说能不能顺利斩杀逆贼,便是真的在千军万马之中将其诛杀,以如今叛军这个兵力,又怎能脱身而出?”

        “这一去,是九死一生啊!”

        旁边众将也跟着劝诫。

        “将军,您万万不能亲自前去,如今的大乾,需要将军!”

        金建仁只是摇头,似乎已经下定决心要去。

        “都这个时候了!还说那么多干嘛,叛军都快要杀过来了!将军,您不用去,我带人去便是!”金茗大喝一声。

        话音刚落,他便直接往城楼下跑去。

        只是刚走没两步,便被拉住,拉住他的人是金远,他慷慨激昂,振声道:

        “还是交给我吧!”

        一旁的金泰也站了出来:“让我哥俩去!我们会打配合!”

        这时,却有一道笑声骤然响起;

        “没想到,我金建仁决定称帝要做的第一件事,竟如此艰难

        “兄弟们都抢着代我前去,似乎已经将此事当做了十死无生

        这两句话说完,众人脸色沉重。

        但那金茗却笑了出来:“我就不怕,十死无生?不见得!”

        “对!不见得!”又有人跟着叫了出来,似乎是自信,又似乎是壮胆,但人人皆知此事难如登天。

        金建仁扫视一圈众人,而后徐徐道:

        “好!既然大家都有这个决心!”

        “那这次,就拼尽全力,与叛军决一死战!”

        “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说到这,他面容凝重的看向金泰金远,沉声道:

        “金泰,金远,你二人各率一支兵马,届时发动急袭,杀入叛军群中!”

        “而我,将带着金茗率领一支兵马,趁乱时杀出,发动奇袭!”

        “不过,一定要等到你们打得焦灼,叛军被你们吸引全部注意力时,我才能发动奇袭!可明白?”

        金泰金远毫不犹豫,当即点头道:

        “是!将军!”

        金肇却脸现担忧之色,“将军,您还是要去吗?”

        金建仁大手一挥,“不必再劝!”

        “这一战,关乎到整个大乾,因此,你们都得拼尽全力!哪怕战死,也要完成使命!”

        “对我来说,也是一样!”

        “宏图霸业,从来都是靠厮杀才能成就的,这个时候,谁也不能畏惧!”

        “可明白?!”

        “明白!”众人齐声回应。

        金建仁点点头,沉声道:“好!”

        他看了一眼远处杀来的大军,而后接着说:

        “来吧!让我们战至最后!”

        说罢,他转身往城楼下走去,金泰金远也紧跟上前,但这时,金茗却喊道:

        “不若今日我们几人,义结金兰,结为兄弟!”

        “兄弟齐心,拼死一战,誓杀逆贼!”金茗脸色通红,眼神火热。

        众将也被这两句话喊的神色振奋,那金泰金远更是停下脚步,齐声道:

        “好!”

        众人看着金建仁,金建仁迟疑了一息,而后扭过身,脸已经挂上了笑容。

        “好!”

        “兄弟齐心,誓杀逆贼!”

        见他答应,金茗更显激动,他高声笑道:

        “可惜此刻战事急迫,来不及备上酒菜了!”

        “便击掌结义吧!”他扬起了手掌。

        “好!”

        “好,来!”

        众将聚拢在了一起,皆看向了金建仁。

        金建仁走了过来,扬起了手掌。

        “啪啪啪

        随之,一连串的击掌之声响起。

        与此同时,金茗大声喊道:

        “今日,我等在此结为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

        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众人跟着喊了起来,话音刚落,金建仁沉声道:

        “这个时候,就不搞那些繁文缛节了,战事急迫,兄弟们,先做好准备!”

        金茗大笑道:“好!反正这里的兄弟们,都喊您做大哥,大哥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说罢,他看向众人,抱拳道:“兄弟们!各自小心!”

        “好!各自小心!”众人抱拳,金建仁也跟着抱拳道:

        “好!走吧,金茗,跟着我!”

        语毕,他转身往城楼下走去,金茗急忙跟了过去,而金泰金远兄弟二人也立刻赶上。

        下了城楼,四人就要分开,金泰金远各率兵马准备与叛军进行正面交战。

        而金建仁和金茗则要在之后再出击。

        因此,金茗看着金泰金远道:“好兄弟,你们要比我们先和叛军交战,最为危险,一定要当心啊!”

        金泰金远坦然笑道:“生死有命!坦然面对便是!”

        “若我们难以击杀逆贼,全靠你们了!”

        金茗摇摇头:“不要说丧气话,说不定你们就成了!”

        “不论最后如何,希望咱们都能活下来!”

        一旁的金建仁面色凝重,却说道:

        “逆贼必须得死,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在乱军中找到他!即便是战至一兵一卒,也要和他们打到底!”

        “金茗,待会听我号令!”

        “是!大哥!”金茗点头。

        说罢,金建仁朝着金泰金远点点头,而后径直离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金泰大叫道:“都要当心啊,兄弟!”

        金茗扭过头摆了摆手,金建仁并未回头,只是说:“好,都要当心

        不多时,只听“簌簌簌”数道响声传来。

        已经赶去骑兵群中的金建仁扭过头。

        但见那城楼上,竟然已经出现了射来的铁翎箭。

        他脸色刷一下全白,冷汗顺着鬓角就流了出来。

        紧跟着,他一声大喊:“快!快!”

        “正式开战了!!!”

        ——

        “开门啊!快开门!”

        城楼下方,乌泱泱的溃兵群声嘶力竭的大喊道。

        但这紧闭的城门却丝毫没有打开的迹象,而被铁翎箭和巨石轰击的城楼上还在传来嘶吼:

        “回去!回去和他们打!”

        “不想死,就给我回去!!!

        “开门!开门啊,这没法打!没办法呀!”溃兵们看着飞射在天空的巨石,发出绝望的呐喊。

        但这求救声很快便被痛苦的惨嚎所掩盖。

        在其后方,战礮正接连不断的投射来巨石,并且在这些乱石中,还夹杂着无数铁翎箭。

        那些床弩,正接连不断的发射着箭矢。

        这些粗长的箭矢无情的穿透一切,像是骤雨般疾驰而来。

        一支跟着一支,一阵跟着一阵,巨石砸击,箭矢纷飞。

        随之便是残肢碎骸,血肉泥泞,鲜红的血液喷溅而出,恰似姹紫嫣红开遍。

        短短片刻时间,就将这片区域轰击成了血肉坟场。

        这是无视一切存在,凶猛而爆裂的攻击。

        城楼上,金肇躲避在坚固的角楼中,嘶声怒吼着发号施令:

        “给我打回去!”

        “射回去!射回去!”

        伴随着怒吼,架在城楼上的床弩也在射出弩箭,而被安置在地面上的战礮,也被士兵们拉动梢索,射出一块块石头。

        夹在双方攻击范围之间的溃兵们,已是无人理会。

        嘶吼声,哀嚎声,惨叫声,与那轰击声杂糅在一起,这混乱的战场上,此刻所散发的声响,几乎要刺穿每一个人的耳膜。

        可谓是狂风骤雨扫过一般,一切都陷入了混乱。

        而这混乱所带来的,是大量的生命消亡,这个时候,没人能独善其身,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对着自己飞来的是什么。

        时间渐渐推移,杀戮从未停止。

        原本坚固的城楼,已是破败不堪,甚至于连临近城墙的地面上,都插着铁翎箭,以及一些落石。

        金肇毫无血色的脸上冷汗直流,一支手臂已然断裂,上面缠着一条血迹斑斑的布条。

        那是先前不慎被一支铁翎箭射中所致,若是再偏一点射入胸膛,他相信身上的甲胄绝对会被洞穿。

        这意味着自己要被一箭射穿,扎成一个血窟窿。

        但即便仅是丢了一截小臂,这剧烈的疼痛以及怎么也止不住的血,还是让他脸色苍白的说不出话来。

        他靠坐在城墙上,无力的低下头,目光却看到一具被钉在地上的尸体。

        一支铁翎箭,射进了尸体的脸上。

        因此那张脸已经辨不清样貌,只能看见那难以形容的可怖场景。

        可尽管如此,金肇还是知道这具尸体的身份,那是一个多时辰前才义结金兰的一位兄弟。

        明明才过去这么短的时间,便已经天人永隔。

        这实在太过于残酷,残酷到让金肇呻吟出声。

        “呼——”

        他吐出一口浊气,看着不断渗血的布条,知道不得到有效的止血方式,很快他也要成为一具冰冷尸体。

        但这个时候,已经没时间,也没有物品来处理了。

        巨石已经不再落下,只有稀疏的铁翎箭射来,而这,意味着要开始执行下一步计划。

        开城迎战,深入叛军中,进行斩首计划!

        *

        *

        *

        :这是三章,小作者就没分了,这几天我加紧写写写写,推掉一切活动,拜年我也不去了,也不见客了,希望多写点发出来。

        不过我似乎记错了日子,怎么发布完后就要过年了啊啊啊,怎么这么快呀真是....这也忒快了吧...

        祝各位读者大大们新年快乐,新的一年!大家龙年大吉哟!爱你们!

        >︿<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