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觉醒至尊领主系统召大将换兵种在线阅读 - 第285章 九死一生的打法

第285章 九死一生的打法

        铁蹄如雨,浇筑在大地之上,这隆隆的蹄声又似接连不断落下的春雷。

        虽沉闷,但却带着一股爆裂的力量,似乎能炸碎阻挡在前的一切。

        深黑色的甲胄在这晴朗的日光下,似乎形成了一个整体,这像是黑色的洪流,在缓慢却坚定的移动着。

        而在这黑色激流中,还夹杂着一些高耸的物体。

        那是一具具攻城塔楼,战礮,床弩等物。

        它们点缀在洪流中,由大量覆盖甲胄的战马拖拽着前行。

        面帘之下,战马们粗壮的喘息着,脚下的大地也在跟着抖动。

        大量卷起的烟尘中,骑兵们的身影在其中,又像是轻薄雾气中出现的幽灵。

        他们表情一致,坚定中带着肃穆,而一双双透亮的眼眸中,却似有火在燃烧。

        这是灼热的战意,由胸口燃起,在眼中烧的滚烫,似要将前方的溃兵,前方的会昌城敌军,彻底焚毁至堙灭。

        极长的漆枪被士兵们握在手中,尖锐的枪尖上泛着寒光,令人望而生惧。

        人人精神抖擞,已迫不及待碾碎眼前的一切。

        他们覆盖铁甲,而这铁甲,亦或者称其为具装,它们亦有轻重之分。

        在追击之时,士兵们会脱下具装,以轻骑状态进行追击。

        而在正面战斗中,他们会以重甲状态进行战斗。

        而这,正是先前秦泽新兑换出来的一支兵马。

        破了中南关,赶来支援的朝廷兵马都不敢与之接战,陷入了大溃逃之中。

        但他们到了后面,都在有目的性的往一处跑去,显而易见,他们的目的地,就是接下来有可能面对的战场。

        对于金陵周围再熟悉不过的秦泽,做足了准备,因此才会决定兑换一支新军去打。

        有了这支新骑兵,那推进之势就要快得多,因此这几天他们便陆续追上前面的溃兵。

        而后便开始进行追杀,一个逃,一个追,在和李靖会师后,这就一路往会昌而来。

        从被俘虏的溃兵中,秦泽得到了新的情报。

        当今镇国将军金建仁,正带着兵马在会昌,意图在会昌进行大决战。

        会昌,会昌.....

        这是个不能忘却的地方,这是昔日的好友张燃身死的地方。

        当初金建仁为了占领功劳,害张燃死去,便是在这会昌。

        而现在,也该让金建仁,这位官至顶峰,从未尝过一次败绩的镇国将军,尝一尝兵败的滋味了!

        丝毫没有理会前方还在溃逃的敌军,秦泽振臂高呼:

        “进入射程之内,给我轰击!”

        “杀得他们无力阻挡,破开城门,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

        “敌方主将金建仁,一定要给我活捉!”

        “杀!”

        响彻云霄的擂鼓之声“嘭嘭嘭”的炸响。

        伴随着如雷的嘶吼喊杀声,数不清的兵马加快了行进的速度,他们策马狂奔,朝前而去。

        诸将面色激昂,各自带着兵马,齐声呐喊。

        “杀!”

        “杀!”

        “杀!”

        骑兵,步兵,弩箭手,轒轀车,攻城塔楼,战礮,覆盖铁甲的战马,各式各样的兵马群,如疾风骤雨,横扫而去。

        兵马虽多,良将亦多。

        因此多而不乱,战而必胜,一往无前,是以摧枯拉朽。

        ——

        “完了

        城楼之上,金肇在心中吐出二字,面上已是汗如雨下。

        现如今,会昌城虽有不少兵马,也有严密的城防,比如一些战礮,床弩等物,这里也都拿出来用上了。

        这可谓是既牢固,又有着极强攻伐手段的军事要地了。

        但——

        就目前所看见的叛军,却似乎拥有着同样的条件。

        不!

        不止如此,光是现在出现在视野中的叛军,都难以计数,后面似乎还有不少兵马。

        他们什么兵种都有,兵力.....似乎是数倍于现在会昌集聚的兵马啊!

        即便是将现在逃难的这些溃兵们组织起来,发动反攻,似乎也拿不下这乌泱泱的叛军了!

        这一刻,金肇终于明白,原来朝廷一直以来所要面对的,竟然是这样一支叛军。

        这简直是.....

        只能用“匪夷所思”来形容。

        但此刻,已容不得他思考更多,现在兵临城下,需要面对的,是怎样取胜?不,是怎样活下来!

        他转过惨白的脸,看向了身旁的金建仁。

        能看出,他脸上也全是汗了。

        “将军,叛军似乎........”

        “似乎超出了我们的预计,他们的兵力,以及拥有的这些武器,这都....太多了金肇颤声开口。

        一旁的金茗也变了脸色,他向金建仁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将军,我见他们也在拖拽着战礮这种远程武器,也不知射程有多远,有没有咱们这边射的远

        “咱们是要与之对轰吗?”

        “这些溃兵们怎么办,他们看样子似乎打不了了啊

        “原本是想着让他们都逃来会昌,咱们组织一下进行反攻,可这叛军怎么来的这么快啊,这直接追了过来,恐怕没时间组织他们了.....”

        金建仁沉默不语,脸上的汗珠却是滚滚而落。

        在其身后,金泰神色慌张,也跟着问道:

        “将军,叛军这骑兵,看着.....看着似乎不比熊骞的重甲骑兵差啊!”

        “不对,他们还不止有骑兵,还有步兵!”

        “将军你看那边,那边是不是一群拿刀的步兵啊?是之前击败咱们重甲骑兵的那支刀兵嘛?是了吧,应该是的金泰语无伦次的说着。

        金泰的旁边,是他的兄弟金远,他慌乱的说道:

        “将军,咱们已经做了最大的布置了

        “虽然咱们如今兵力不少,城防也做的足够好,都在等着与叛军决战

        “只是.......”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息,而后才咬牙开口:

        “只是如今这种局势,只怕也不好打啊

        “在末将看来,这恐怕拿不下叛军,甚至有可能咱们都要.....”

        话未说完,金建仁冷着脸转过身。

        金远一看他这脸色,心中大惊,知道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说出动摇军心的话。

        可不待他开口,便听金建仁大笑一声:

        “没想到秦泽这厮,竟手握如此兵马,还真教我小看了他!”

        “哼,此子有些本事在身上,笼络人心的本事不小,竟带来了这么多人

        说到这,他的脸色愈发阴沉。

        但很快,他大手一挥:

        “不要慌张,按照先前的布置来打!”

        “再没有正式交战之前,胜负犹未可知!”

        说到这,他大喝一声:“金肇!你在此城楼上组织迎战,使用远程武器进行攻击!”

        “待他们来的近了,直接给我狠狠打过去!”

        金肇面色一紧,急忙道:

        “是!将军!”

        “不过这些溃兵们也正赶来,该如何处之?”

        金建仁脸色阴沉的可怕,冷冷道:

        “让他们给我反攻!”

        “就这样逃进城来吗?绝无可能!!”

        金肇面露为难之色,喏喏道:“这种情况下,恐怕没办法让他们反攻.....”‘

        话未说完,只听金建仁怒喝一声道:

        “不反攻,那就等死!!”

        “战场之上,命只在自己手中,怕流血,怕死,不敢杀敌,那就接受死亡!”

        金肇脸色苍白一片,事实上这种情况在他看来,恐怕很难对抗叛军了。

        而此时,金建仁的暴喝继续传来:

        “听明白了没有!城楼上的布防交给你,你来指挥!”

        “一定要予以叛军猛烈的攻击!”

        金肇脸色一正,立刻道:“是!将军!”

        见他应命,金建仁看了一眼金茗,而后道:

        “金茗,你随我统率骑兵!”

        “待城楼上的武器用尽后,不论敌军是攻到了城门口,还是说被我们杀得溃不成军,你都随我一并出城,与叛军进行正面交战!”

        此言一出,语惊四座!

        除却金茗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一声后,其余将领都脸色一变,那金泰更是急切的开口:

        “将军,叛军这个兵力,咱们还要出城作战吗?”

        说归这么说,实际上此刻金泰甚至觉得就连阻挡都未必能阻挡。

        城楼上的布防固然很严密,种种远程武器都已经架好,但叛军也有远程武器啊!

        更何况他们还有如此雄厚的兵力,这种情况下,真的能够拦下叛军,甚至还带着骑兵出城迎战吗?

        要想做到这个地步,实在是太难了。

        面对金泰的疑问,金建仁面色不改,振声道:

        “对!必须要这么打!”

        “此次作战,不是一味的防守作战,而是要寻求破敌的机会!”

        “叛军来势汹汹,若是一味的守在这里,只会被他们不断消耗,若想破敌,唯有在险中求得机会!”

        “带领骑兵,趁乱杀入叛军中,只要能斩杀叛军之首.....”

        “那么,这一仗,就还有得打,不然的话....”

        他扬起脸,看着远处大军,而后沉声道:“就真的陷入死局了

        此言一出,众将面色沉重。

        诚然,擒贼先擒首,这种战术是极有效的。

        只是.....现如今的叛军,兵力实在太多太多,要想在这么多人中找出秦泽,而后顺利的击杀他,这又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

        这真不亚于在刀山火海中走一趟了。

        而前去交战的人,恐怕就真的是九死一生。

        众将皆看向了金建仁,人人脸色复杂。

        到了这个地步,作为主将的他,竟然会选择走最危险的路,执行最艰难的战术。

        在如此险境之下,他还有这份勇气与果敢,实在令人敬佩,这感染了所有人。

        金肇咬牙道:“将军!让我去吧!”

        “末将愿带领骑兵,杀入敌军中,找到秦泽,一举砍下他的人头!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