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觉醒至尊领主系统召大将换兵种在线阅读 - 第274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第274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若是说熊春那番话已经快要打散金欢的疑虑,那吕布这番话则直接让金欢开怀大笑起来。

        “哈哈哈,原来如此!”

        “熊骞武艺不俗,实非庸手,不曾想竟不是吕将军对手,如此看来,赵正说你神勇无敌,倒不是夸夸其谈啊!”

        “得此良将,实乃朝廷一大幸事也!”

        “说起来,你与熊骞,这也是不打不相识了!哈哈哈!”

        吕布面色不变,只是拱了拱手。

        一旁的熊春看在眼里,脸色却复杂至极。

        吕布说的并不是假话,熊骞先前便是被他所擒,那一戟,直接将熊骞从马上扫落在地。

        若不是熊骞反应够快,及时提枪格挡,恐怕在那一戟后便要身陨当场。

        但即便如此,却依旧让其受了不轻的伤。

        若不是熊骞及时求饶,说能助一臂之力,直入中南关,杀入京师,恐怕那时所有人都要死在百里原。

        但代价,自然是扣下熊骞,而后让自己带着一小队兵马前来中南关,骗的金欢信任后.....

        想到这里,熊春心中叹息一声。

        纵然有杀敌之心,但如今这大势已去,叛军不论是兵力,还是单兵战力,都已远超想象。

        这是一支绝对没有办法打赢的军队。

        相较于死在他们手中,还不如顺水推舟加入他们,至少,这是眼下能看到的唯一活路了。

        而那赵正,可谓是见风使舵的高手。

        作为金欢的副手,本来计划是带着他们去百里原,让他们全都留在那里,中南关兵力不足,接下来可直接硬打进来。

        谁曾想,带去后还未开战,那赵正便立刻跳下马来,说是带军来降。

        这让熊春直接傻了眼。

        先前赵正可都没和他说过要投降的事啊,这一见到百里原上驻扎的兵马,就直接投了,这见风使舵的本领,熊春自愧不如。

        但也更让熊春明白,现如今自己所投诚的“叛军”,或许是真的无人能挡了。

        不,现在已经不叫“叛军”!

        而是我方雄兵!

        熊春润润喉咙,大喊道:“将军,开城吧!”

        “随后熊将军会带着剩余的兵马前来!”

        此言一出,赵正攥紧了手中的头颅,眼神中露出一股狠厉之色。

        这“剩余的兵马”,可不是那些残兵啊。

        而是那雄赳赳气昂昂的精兵良将!

        他们进了中南关,接下来势必要以横扫之势杀向京师!

        中南关破,朝廷危矣!

        而此刻,随着熊春的这句话,赵正在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

        此刻,兵马已至城楼下,但依旧还没开门。

        金欢托着下巴,看了眼这深沉夜色,又看向了城外等候开门的这群人。

        他的目光在为首的几人身上一一扫过,熊春脸色激昂,赵正这会微微低着头,而那吕布,则是面色淡然。

        诚然,他们所说的话已足够让人信服。

        但中南关实在太过重要,在这夜晚中大开城门,放他们进来,不知怎地,却莫名让金欢出现一种心悸的感觉。

        这种感觉实在是没来由,自己的好兄弟杀了逆贼,还带来了逆贼的首级,这首级就是一桩大功。

        自己取得首级,而后以石灰保存,然后亲自带人送去京师,最好是不经过镇国将军之手,直接呈送陛下,那就是天大的功劳。

        但真到了此刻,金欢心中却七上八下,总觉得有一种不真切的感觉。

        只是心中又找不出理由来印证,思忖再三,金欢将目光看向了赵正,沉声道:

        “你们先往后退去!”

        “赵正,你将首级放置在城门口,我让人接过,待我验明正身后,你们再进来!”

        此言一出,熊春心中咯噔一下,自知恐怕要遭。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这金欢竟还做足了防备!

        这颗人头,只不是从一具尸体上砍下来的罢了,脸已经被砍的认不清,就是为了鱼目混珠。

        若是金欢查验后不信,那可就麻烦了。

        要是他直接翻脸,那就只能硬打,而此刻这个距离,城楼上的弩箭都正对着自己这边,若是开打,肯定死伤惨重。

        想到这里,熊春冷汗直冒。

        而吕布,依旧风淡云轻,他淡笑一声道:“金将军不愧是守关大将,这般小心倒也不为过啊,哈哈

        金欢拱拱手,笑道:“肩担重任,不得不如此

        “不过无妨,待验明正身,再进不迟,不过耽搁片刻功夫罢了

        说到这,他大喝一声:“赵正,来吧!”

        赵正微微侧目看了一眼吕布,视线刚与吕布对上他便扭开,而后提着头颅往前而去。

        与此同时,其余人开始往后退去了百米。

        这个距离,依旧在城楼上的床弩射程之内。

        赵正提着人头到了城楼之下,大门随之而开,数名士兵走上前来与之交接人头。

        赵正翻身下马,递去人头时小声说了几句。

        这个距离,除了前来交接的士兵之外,谁也听不见。

        身后百米外,熊春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他自知只要一露馅就要立刻打起来,连忙朝着吕布使了使眼色。

        事到如今,他已经把自己归属为了“同一阵营”。

        吕布未做表示,他依旧仰着头,看着城楼上的金欢。

        而接过头颅后的那些士兵,则直接脸色一变,而后关上城门,奔跑着向金欢而去。

        赵正则再度上马,等在了紧闭的关门口。

        莫名的,一股肃杀气氛在人群中蔓延,连呼啸的风也刮的凶猛了起来。

        城楼之上,金欢已经拿到了头颅,但看着这血肉模糊的头颅,哪里能分得清是不是正主。

        而此时,其中一名士兵却悄声说了几句话。

        几句话听完,金欢心中猛地一跳,脸皮甚至都跟着微微抽搐了起来。

        他并未声张,只是努力保持着脸色不变,而后看向城楼外的吕布笑道:

        “我这好兄弟下手也忒狠了,将逆贼砍的血肉模糊

        “若是呈给陛下,陛下不说认出是逆贼,倒是有可能被吓一跳,哈哈哈哈

        听到这话,熊春心中一跳。

        完了!果然如此!骗不成了!

        玩脱了呀!

        糟糕糟糕!

        正当他心中惴惴不安,觉得下一秒就要撕破脸时,吕布却朗声道:“那只能怪赵将军下手太狠

        “但应该是能看得清的吧,毕竟,这可是确凿的事实啊

        金欢笑着点头:“认得清!秦泽之前在京师,我可是看着他长大的

        “便是化成灰,那我也认得清啊,哈哈哈

        “不错,这正是逆贼!”

        二人说完,皆大笑之。

        熊春这时却懵了,他不理解,这怎会认得清?!

        *

        *

        *

        :昨天说的可都是真事啊大大们,也确确实实是一小丫头,非常乖巧可爱的那种,读一年级,还在车上跳了个科目三呢,老逗了。

        小作者对熊孩子是畏惧的,但这萌萌哒的小丫头,那直接投降>︿<

        主要是我在吃鸡爪,是卤的虎皮凤爪,那叫一个香啊,人家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你,这谁能不给?

        她妈妈带她坐车,只带了橘子和牛奶,她白天只吃了一根火腿肠,肚子饿着呢(这可不是我瞎编的,我竖着耳朵偷听到的)

        我还剩下两根鸡爪,给了她一根,她谢了我再吃,但或许是鸡爪太好吃,她馋劲儿上来了,小声说妈妈好饿。

        火车上有卖吃的餐车,但东西忒贵,她们再过两站就要下车,于是她妈妈也没买。

        小丫头圆鼓鼓的眼珠子就盯着走过的餐车,一直到餐车完全消失在视线之中。

        这我能看的下去?!

        我反手掏出背包里仅剩的一块大面包递了过去!

        看着那块菠萝口味的大面包,小丫头被车上热气熏的红彤彤的小脸露出惊喜,眼神中又带了一丝感激的看着我。(脸是真的红彤彤,感激的眼神是我猜想的)

        “你这孩子,你看看你馋的这个样儿,谢谢啊她妈略显责怪的看了小丫头一眼,而后对着我道了声谢。

        “我一背包都是吃的,压根吃不完!反正我快下车了!”我拍着已经干瘪的背包,豪气万丈的说道。

        当然了,此时距离我下车还要很久,我的包里只剩下两颗白溜溜的水煮蛋,一杯奶茶,一包方糖。

        但看着这小丫头大口大口吃着面包时,我觉得值了!

        不过或许我该从她手中夺下一半面包,这样的话那不论是我的心理还是身体,都会感到喜悦吧哈哈。

        (以上皆为真人真事!!)

        晚安各位(′`)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