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觉醒至尊领主系统召大将换兵种在线阅读 - 第257章 挡我主公霸业者,必死于我戟之下

第257章 挡我主公霸业者,必死于我戟之下

        听着后方传来的喊杀声,史扬骇的是肝胆皆寒,只恨自己乃是重甲骑兵的领将,穿着这一身重甲,胯下战马也跑不快。

        他扭头向后看去,只见凶神恶煞的吕布戟戟伤人,阻拦者那里是一合之敌,稍稍挨到他身畔便是被挑飞而去,死的不能再死!

        这般景象,史扬汗流浃背,连忙扭过头朝向前方,却正好看到前方骑兵群中的熊骞,他立刻大声呼喊起来:

        “来人!来人!快挡住此人!”

        “他要来杀将军!!”

        这两声喊的可谓是响亮至极。

        吕布眉头一挑,这才看到那敌将奔逃的方向上,还有一员大将。

        他暗啐一口,叫一声“跑快点”,又是一戟挥去。

        胯下的赤兔打了个响鼻,跑的愈发卖力起来。

        而在正前方,熊骞眼见吕布追人而来,沿路不知杀了多少人,凡是阻挡者,不是被一戟从马上捅下,便是削去头颅。

        若是被劈中,甚至连具全尸都没有,这般惨状,着实给他惊的不轻。

        那一腔死志,却不知不觉间消散了许多。

        同样,看着正往这边跑来的史扬,熊骞心中暗骂,这该死的狗东西不是在祸水东引嘛!

        他是来杀你的,你叫一声来杀我,还真把他引过来了!

        畜生啊!当逃兵就算了,还要害我!

        熊骞看着大杀四方的吕布,恼怒之余又多了三分惊惧。

        “保护好将军!杀了他!”

        身边的骑兵们此刻却已经动了,他们人数不少,此刻眼见吕布杀来,一个个冲着往前奔去。

        熊骞身旁的副将也正要冲出去,但却突然被熊骞一把拉住。

        “将军?”副将不解,扭过头疑惑的看着他。

        熊骞咬着牙,低声说了几句。

        副将瞳孔一缩,脸色变换不定,但很快,他就点头道:

        “好!将军!你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做!”

        ——

        正在侧翼击杀敌军的张辽抬眼看去,敏锐的察觉到最前方的骑兵们开始往后撤退。

        他当即便是一声疾呼:

        “快!追过去杀了他们!”

        有他所率领的左侧骑兵,此时已经切入了战场,他们正形成包抄之势开始追杀。

        而在右侧,李靖所率领的兵马也正在形成包抄之势,大股兵马一边斩杀敌兵,一边拉长战线,但这会却很难收拢。

        这百里原辽阔无比,双方的兵马加在一起,实在是太多,因此这极长的战线让迂回包抄的战术都难以施行。

        若是有山坡掩体,还可布置奇兵杀入,但这个地势,却完全没办法施行。

        但好在有一点是确定的,敌军如今已陷入了颓势。

        虽然战场中心与两侧的敌兵还在厮杀,但大后方的兵马却已经开始往后撤退了,这样的撤退,不算是鸣金收兵。

        显而易见,敌方将领是打算让前方的兵马来予以阻拦,他好借机逃走!

        这种战术,算得上是最下作的一种!

        念及此处,李靖一声怒吼:

        “若战,那便给我战到死!”

        “杀!”

        吼叫声中,跟随在他旗下队伍中的张嶷王双带着兵马追杀而去。

        而在另一处,作为这战场之上速度最快的一人,应该说最快的马。

        吕布骑着赤兔马单骑杀入,虽然距离逃跑的熊骞还有不少距离,但此刻他已经杀到了史扬的面前!

        为了追杀此人,沿路吕布早已记不清这一路杀了多少人。

        此刻他浑身几乎都已经被鲜血覆盖,便是连头发脸庞,也都沾染着斑斑血迹。

        这般模样,让那些前来阻拦的士兵们心中惊惧,还未近至身前,便已经是先怯了三分。

        看着还在逃的史扬,吕布的愤怒燃烧到了极点!

        先前在雁落山,与他所战的蛮将好歹还是力战而死,他们即便是死,也没有退缩半步,但这朝廷大将,却还不如他们!

        主公此番起义,誓要推翻朝廷,这无能的朝廷中所出的将领,都是这样的人又怎能不杀!

        “今日,我必杀你!”

        “呔!”

        怒到极点的吕布怒瞪双目,汗水混着血水从额头落下,他猛地一戟朝前刺去!

        而在其前方,正是已经脱下重甲的史扬!

        为了快速逃离,先前他趁着吕布在解决那些士兵时,便拉下一名轻骑兵,而后换上了他的战马,跑的过程中他甚至连厚重的甲胄都给丢了。

        此刻这如天雷一般的吼声在身后响起之时,他知道再也跑不掉了。

        这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敌将,简直是超脱了人类之躯。

        “大乾,何时出了这一位杀星啊!!”

        绝望的哀嚎声响起的瞬间,史扬猛地瞪大了眼,身子不受控制的脱离了战马。

        那尖锐的长戟从他的胸口破体而出,史扬张着嘴,发出嗬嗬的声响,圆睁的双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越升越高。

        而战马这时已经从他胯下跑走。

        他甚至都能看见胸口流出的大量鲜血落向地面。

        “噗”。

        血并不是一滴滴的落下,而是几乎连成了一串,收也收不住。

        剧烈的疼痛从胸口开始延伸,流窜至四肢五骸,连带着大脑都嗡嗡作响,他无力的垂下双手,看着身下的地面。

        “我怎么飞起来了......”

        疼痛带来的幻觉让他已经分不清,脑中混杂的思绪像是被人揉碎。

        直到一声几乎炸破他耳膜的声音响起,他那趋向浑浊的双眼才看清周围的士兵们那一张张惊恐的脸。

        每一张脸都是惨白一片,眼中流露出强烈的恐惧,甚至一些人已经体如筛糠,抖作一团。

        “跑啊!”

        有士兵喊了起来,紧跟着便是掉头狂奔。

        而史扬也终于确认了一个事实。

        此刻的自己,正被身后的杀神一戟捅穿胸膛,并且还被他高高挑起,脱离了地面。

        他正举着自己示众啊!

        “镇国将军,你要我们来镇压叛军,这说的真是个笑话......”

        濒死的史扬在合上双眼前,心中骂了一句。

        而此刻——

        战场之上,千军万马之中。

        单骑杀入的吕布浑身浴血,满面怒容,如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一般,似怒目金刚,又似修罗恶鬼。

        他骑在同样浴血的赤兔马之上,单手高举方天画戟。

        而在方天画戟之上,那已经死去的史扬低头垂手,鲜血倾泻而下,离地足有一丈多高!(此处为三国尺:一丈为米)

        鲜血除了自然落地,还有一部分顺着戟杆流向吕布手腕,浇筑着他的胸口。

        沐浴在鲜血中的吕布,猛地一甩手,将史扬抛出数米,重重砸在人群中,又是砸翻一片。

        他怒瞪虎目,环伺左右,跟着便是一声如雷暴喝:

        “挡我主公成霸业者,必死于我戟之下!”

        其势如天雷滚滚,又似怒海涛声,震慑得这战场之上,似乎凝滞了一息。

        紧跟着,“轰”的一声,除却抛下士兵逃离的熊骞之外,未得到撤退命令的其余士兵们,开始大面积溃逃。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