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觉醒至尊领主系统召大将换兵种在线阅读 - 第238章 最坏的打算

第238章 最坏的打算

        面对金风鸾的怒斥,金建德心中羞愧,但又夹杂着一丝怒气。

        怒气来源自然不是因为金风鸾,而是将他陷入此等落魄境遇的秦泽。

        若不是因为他,自己怎会既丢了一条腿还又在陛下面前丢了脸。

        数日不见,陛下这都清瘦了。

        很显然,那都是因为这逆贼所做出的恶行才会让陛下这样。

        “天杀的秦泽!”金建德心中暗骂。

        但很快,他就一脸忧色的开口:

        “陛下,微臣进了雁落山,才知这逆贼如今手握重兵,且这股兵马战力极强

        “如今的逆贼,可不比当初啊,臣等败于他手,并非全是臣等过错

        “想那武奎同样手握大军,可以说是蛮族如今最强的力量了,但最后却还是一样兵败

        “莫说是我们前去,陛下派别人前去雁落山打这一场仗,恐怕也是.....”

        话未说完,便被金风鸾怒声打断:

        “怎么?照你这意思是说,难不成大乾如今都已经是无人可用了?”

        “逆贼在雁落山胜了一场,难道就能一直胜下去不成?”

        说到这,金风鸾风目微眯,冷冷看着低头的金建德,接着斥道:

        “去了一趟雁落山,大败而回,朕未追究你的过错,这倒罢了

        “其他大臣虽明面不敢说什么,但朕明白,他们心中自然早已经开始非议,而你呢,朕看你除了丢一条腿以外,怕是连胆子也都丢在雁落山了!”

        此言一出,金建德脸涨的通红。

        胆子丢没丢,金建德心中明白,那确实是丢了。

        诚然,这是令人羞耻的事。

        但他更明白,以雁落山那一战所展现的叛军战力来看,那种近乎于碾压的战斗,让金建德清醒的明白,这叛军如今的实力,何止是不能小觑,而是隐隐有逆转天下之势了。

        当然,如今的朝廷依然还有重兵在手。

        但,叛军的全部兵力是一个未知数啊!

        未进雁落山之前,金建的自认为对于雁落山内的兵力预估是没有什么差错的,安阳郡被破并没有多久,按理来说不该有如此兵力。

        而那些战礮和床弩,要想在雁落山内各个高点布置更是难如登天的事。

        也正因此,他才会决定让金莽带领兵马与蛮族一同进去,正常来说,这是个诛灭叛军的最好时机。

        但这一进去之后,事态的发展完全与自己的想法背道而驰。

        一切都在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这场惨败不止带来了明面上的失败,更多是背后的恐惧。

        直到今日,可都还没弄清楚这叛军总共有多少人呢!

        这鬼神莫测的叛军,让金建德明白,想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打赢他们,恐怕很难。

        这几天他在家中时总在思索,在惶恐与担忧中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最后终于想出一个结论,也正因为这个结论,他才急着进宫面圣。

        那便是,做好最坏的打算,两手准备,一方面继续派人镇压叛军。

        另一准备,则是迁都!

        没错,必须要抱有最坏的打算,若真的难以遏制叛军,那就必须要从金陵迁都!

        金陵虽是大乾中心,历朝历代都以此为国都,但追溯至根本,金家的崛起是从大乾南部区域开始的。

        在南部,除却土地丰饶,兵马众多之外,那更是家族的根基。

        雁落山一战未打之前,金建德从没想过今后会产生这种想法,但这次的大败,让他不得不抱有最坏的打算。

        但如今,又该如何劝慰陛下呢?

        这个时候若是提建议说要迁都,只怕陛下定会龙颜大怒,骂自己无能怯弱。

        金建德犯了难,心中陷入了纠结之中。

        而此刻,龙椅上的金风鸾见金建德被自己一番话说的面红耳赤,拄着拐杵在那里不言不语,她冷冷扫了一眼,目光落在了那条断腿上。

        旋即,她轻叹一声:

        “罢了罢了,此次出征失利,也不能全怪在你身上

        “你能从雁落山逃出来,也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听到这,金建德脸色一变,心中感动,急忙道:

        “微臣从雁落山中杀得一条血路出来,非是惜命,只是微臣不敢死啊!”

        “未能对陛下尽忠,臣怎能死在雁落山!”金建德抬起头,一脸恳切。

        看着他这坚毅的眼神,金风鸾微微颔首:

        “嗯,虽未立功,但你的忠心之意,朕倒是明白

        “如今,这腿伤如何了?”

        见金风鸾问起了伤势,金建德心中一颤,腿上的疼痛虽然还在,但在这一刻似乎全感受不到了。

        他能感受到的,只剩下眼前之人对于自己的关切。

        一股热流从胸口窜出,流遍四肢五骸,不知不觉间,他眼眶竟然红了。

        “陛下慈悲心肠,微臣这点小伤算得上什么,不过是区区一条腿罢了

        “微臣只恨逆贼诡计多端,凶狠暴戾,微臣未能在雁落山中将他除去,若是能在雁落山中杀了他,便是送出这条命又能如何?”

        这番话说的情真意切,看着台下金建德那通红的双眼,金风鸾心中虽然尚存恼怒,但见他这般模样还能说出这些话来,倒也是颇为欣慰。

        她颔首道:“如今天寒露重,断了条腿,那就好好修养吧

        “过往你所做的,朕也都看在眼里,这一战的失利,不会抹去你曾经的功劳苦劳

        听到这,金建德那泛红的眼眶中几乎要落下泪来。

        他动了动身子,甚至于想跪下来叩谢。

        只可惜这拄着拐杖,行动受限,动作但凡厉害点,这被包裹住的伤口便会裂开。

        “逆贼带着叛军正在南下,朕会派出其他人前去阻击,你就不用担心了

        “有建仁在,自然能挡住逆贼

        这句话落下之时,金建德感动的神色骤然凝滞。

        取而代之的,是心中升腾起的妒火。

        金风鸾继续说:“如今你有伤在身,其余事都放下来吧,回去在府中好好养病

        “千机营,暂且交由建仁统领

        话音刚落,金建德急切的开口:“陛下,大哥也未必就能挡住逆贼啊!”

        “以微臣之见,应当作最坏的打算,或许该.....”

        话还未说完,便见金风鸾眉头一皱打断道:

        “你这说的什么话!什么叫挡不住逆贼?!”

        “最坏的打算?难不成你还以为他能顺风顺水的一路打入金陵不成?”

        金建德咬住唇角,沉声道:

        “不错,陛下,若是叛军杀入京师如何是好,得早做准备

        “陛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