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觉醒至尊领主系统召大将换兵种在线阅读 - 第219章 古之恶来!

第219章 古之恶来!

        “呼——”

        张辽喘着粗气,脸色一片凝重。

        正这时,只听一道破风声袭来,声如虎啸如狼嚎如鬼泣。

        却是一杆长枪凌空而来,金光闪烁,霸气十足。

        张辽眉头紧锁,松肩紧跨,侧身而避,这才堪堪躲过这来势凶猛的一枪。

        但——

        那一枪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变刺为扫!

        这一变招实在太快,如鹰爪如蛇形如电闪!

        浮光掠影之间,那一枪已横扫向张辽胸口。

        张辽眉头一挑,当即抱戟而回,成守势护住胸口!

        “噹”的一声!

        势大力沉的一击结结实实扫在竖起的月牙戟上,一阵嗡鸣之声传入张辽耳中,握戟的手不自觉的微微颤动。

        那手心已经通红,拇指随之微微一颤,一股酸涩之意油然而生。

        “嗒”的一声。

        一滴汗珠从张辽鼻梁落下时,那杆伏虎錾金枪却又来了!

        冷冽的枪尖如伸出尖牙撕咬的毒蛇一般,一口咬向张辽手腕!

        张辽双腿夹紧马腹,腰腹使力,一股劲力从下而上窜入臂膀中,随之,他手腕一抖,不仅避开那杆扎来的伏虎錾金枪,反而发起攻势。

        月牙戟划出一个弧形,直刺武奎面门!

        此刻,武奎须发凌乱,湿漉漉的搭在了肩膀上,但那脸色却丝毫未因这突然的攻击有所改变。

        眉头皱起的一瞬间,他抽枪而回,利用枪杆格挡住月牙戟。

        但那月牙戟却连刺数下,招招直逼面门。

        武奎冷哼一声,手中一杆伏虎錾金枪随之而动。

        “砰砰砰一连串的金戈交击之声响起,月牙戟的攻击竟被一一格挡。

        与此同时,一声暴喝随之而来。

        “受死!”

        在这当口,武奎这饱含怒气的一吼与伏虎錾金枪同时出现!

        长枪抖动之间,却好似舞了起来!

        那夺命长枪舞的出神入化,锐利枪尖泛着寒白利芒,招招直逼人死穴!

        这一番攻势来的迅猛,张辽甚至来不及喘息,只得勉力用月牙戟与之阻挡。

        但每一次与之相击,手心中传来的酥麻酸涩之意都越来越强,连带着这双臂都沉重了起来。

        而出枪之人的动作,却来的越来越快,当真是如疾风骤雨一般!

        正此时,张辽见武奎突然放缓攻势,但,他的手臂动作却是越来越大了,这意味着他的攻击会加重力道!

        汗水顺着额头而落,张辽脸色通红。

        “跑你娘!!”

        “快受我一戟!!”

        一声暴喝自不远处突兀的传来!

        与此同时,一道惊慌的叫喊声也紧跟着响起:“大王!救我!”

        这突然的变故,让在场二人都受到了影响。

        张辽一膝顶在马腹上,战马后退了两步,而武奎也并未追击,他微微侧目看向了那狂奔而来的部下。

        奔来之人,正是被典韦追杀的武锐!

        武锐右臂垂落,显然受伤不轻,那张脸更满是恐惧之色,此刻双足在地,跑的那叫一个快。

        而在其后方,一个浑身浴血的持戟男子状若疯癫,一边挥动着铁戟一边大吼着追了过来。

        拦在他身前的蛮族士兵们被打的头破血流,惨嚎不已。

        而在其身后,则是尸横遍野,也不知多少人被那铁戟打死打伤!

        这宛若炼狱修罗一般的武将,此刻怒发冲冠,嘶吼而来!

        “呼——”

        见典韦前来,张辽这才长长喘了口粗气。

        但很快,便传来典韦的一声大喝:

        “你在作甚!怎还未将这蛮人斩于马下!”

        “你不是第一个跑出去的嘛!”

        问的自然是张辽。

        张辽嘴角一抽,擦去额头虚汗大喊一声道:

        “专门留给你的!”

        “哼!”闻听此言,武奎冷哼一声,纵马朝着典韦杀去。

        但典韦还在紧紧盯着前面的武锐,前方一名蛮族士兵持戟攻来,典韦恼怒异常,身子一闪躲过长戟,而后一戟敲在了他头上。

        顿时,那士兵一声惨叫便轰然倒地。

        趁此时,典韦一脚踢在那快要落地的长戟上!

        这一脚劲力十足,那长戟被踢得往前飞去,而在前方,正是逃窜的武锐!

        武锐正在狂奔,眼看武奎正纵马而来,不知不觉就放低了戒备。

        刚一脚踩入泥地中,却不料一个长形物体落入脚下,他一时不防.....

        只听“嘭”的一声,武锐被长戟绊倒在地!

        这一跤跌得不轻,所幸地面湿润,但即便如此,却还是摔了个狗啃泥。

        正当武锐要从地上爬起之时——

        “小心!!!”

        一声大喊自前方响起,来自武奎!

        武奎圆瞪双目,神色急切,那孤鸿迈开四足朝前狂奔。

        一看他这样子,武锐心中一颤,脸色瞬间煞白一片,还未扭头回望就听到一声怒吼传来:

        “给我受死!”

        乍闻此声,武锐当真是吓得肝胆皆寒!

        这一声,太近了,简直要震破他的耳膜。

        果然,在他刚一侧头时,就看到一张凶神恶煞的脸以及那一杆铁戟!

        “不!!!”

        一声急切的大喊声响起,但并不是出自武锐之口,武锐早已经陷入恐惧中,哪里还能说出半个字来。

        声音来自赶来的武奎!

        孤鸿速度极快,几乎是电光石火之间便已经朝前跑出了数十步。

        这如狂风一般的速度,让它带着武奎来到了武锐身旁。

        伏虎錾金枪已经刺出,它要阻止那杆铁戟!

        这个紧迫的距离,虽然枪已经全部挥出,但还是差了半尺!

        这半尺,便已经是生与死的巨大鸿沟。

        在武锐的后面,典韦满面怒容,前脚微弓,右手先前已经伸展了一百八十度。

        这个距离,可以让他将自身气力用到最大。

        “死!”

        从咬紧的牙关中嘣出的这个字,带着这无穷杀意的一戟,自下而上。

        如山崩地裂,如翻江倒海,摧枯拉朽地猛烈砸向了武锐那因为恐惧而急速收缩的眼帘中。

        “嘭”的一声!

        伴随这一声,战场似乎在这一瞬间,有那么一息的停滞。

        在匆匆赶来的武奎那愤怒而悲悸的眼中所看到的,是那——

        红的血,白的脑,黑的眼。

        以及那因为重击而掀开的头盖骨,和那血肉混杂的碎骨渣,它们在冰冷的空气中翻飞,四射。

        “啪”的一声。

        数块难以辨清的血肉溅射在了武奎的胸口,脖颈,脸上。

        浓稠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发散,沸腾。

        时间似乎又开始了流动。

        这宛若人间炼狱一般的修罗场上,爆发出武奎那声嘶力竭的哀嚎:

        “啊!!!”

        呼啸的风还在刮,它无处不在,似盘踞在这血肉战场上的恶鬼幽灵,阴恻恻的看着此间一切。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