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觉醒至尊领主系统召大将换兵种在线阅读 - 第208章 我乃王平是也!

第208章 我乃王平是也!

        风声呼啸,零星的雨点飘飘洒洒,洪轮的那张国字脸上已经沾满了雨水,但此刻他却已经来不及擦拭。

        耳边回荡着的是那宛若狼啸一般的号角之声。

        上山已经有了一段时间,洪轮时刻注意着山中的动静,也让手下的士兵们时刻观察动向,预防敌兵来袭。

        而果不其然,到了这里前方的士兵们已经发现了敌军的踪迹。

        洪轮当机立断,立刻号令全军上下冲锋而去,誓要将前方的敌军给击溃!

        在山下遭受的巨大伤亡,此刻必须要让他们偿还才是!

        “杀!”

        此刻,伴随着冲锋陷阵的呐喊声,洪轮手提长刀,策马奔腾而去!

        “杀了他们!!”

        一声怒吼,他脚踹马腹,加快了速度。

        周围的士兵们面色涨红,脖颈间青筋暴起,怒吼着朝前杀去!

        而在对面,一支兵马早已经恭候多时,此刻两军相遇,那员大将面色冷峻的发出一声大喝:

        “杀!”

        一声令下。

        大地震颤,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仿佛带着回响的怒潮,滚滚而来,令人骇然!

        “簌簌簌!”

        战马在奔腾,马上的士兵们手持弓弩,拨动机弦,下一瞬,密集的弩箭朝着前方射去!

        飞箭如雨,激射而来,几乎是眨眼之间便已经落入蛮族大军中!

        但这并没有停止他们进攻的势头,有盾牌的架起了盾,没有盾牌的就挥动着手中的武器,拼尽全力的格挡着这些弩箭!

        更有那悍不畏死的蛮族士兵,策马朝前狂奔,面色狰狞的怒吼着!

        蛮族的人,在战场上从不畏惧,相反,正是这血腥的战场更能激发他们的血性。

        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暴雨般的箭矢飞掠着穿透战甲军衣,飞溅的血污在空中抛洒,士兵们滚落在地,发出痛彻心扉的惨叫。

        但再大的伤亡依旧阻止不了进攻的势头!

        片刻后,随着距离的拉近,正面搏杀开始了!

        一双双杀得血红的眼睛在狰狞的面孔上闪动着仇恨的光芒,兵戈相击,满目血肉横飞,头颅滚滚而落。

        那当先一骑,藏红战袍在身后猎猎飞舞,手中的银枪仿若一道银色的闪电,横扫间,持刀迎上的数名蛮人士兵兵器生生折断!

        断刃飞出,虎口震裂,而那一杆枪上余力未尽,又重重击在他们腰间胸前,带倒一片!

        片刻之间,那一骑已经连杀数人!

        来将这般勇猛,众人皆惊,怯弱者已经面露惊慌之色,不敢与之交战。

        洪轮面色凝重,手提长刀,朝着前方暴喝一声:

        “来将报上名来,我洪轮不杀无名之鬼!”

        来将面色沉毅,纵马狂奔,口中一声大喝:

        “我乃王平是也!”

        王平,与张嶷一般,皆为无当飞军统帅!

        只不过他是无当飞军创建之初的第一位统帅,而张嶷则是最后一任。

        而王平此刻所带的这支无当飞军,则是山地战的好手,防守作战更是极为擅长。

        如今蛮族大军在山下已经经历一番战礮轰击,伤亡惨重,余下这些兵马皆是残兵,对付他们,便是主动出击那也不在话下。

        此刻,洪轮见王平如此悍勇,当即怒吼着驾马上前,与之厮杀起来。

        “受死!”

        一声暴喝,洪轮面现怒色,手持长刀朝着王平劈去!

        王平面色一沉,丝毫没有退让,朝着那刀口便是一枪击去!

        “铮”的一声!

        兵戈相击,传来一声暴鸣,二人针锋相对,谁都没有退让半步。

        洪轮咬紧牙关,口中一声大喝,将刀口往下压去。

        王平冷哼一声,提枪顺势而下,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连刺出数枪。

        洪轮手中的长刀沉重,先前那大力压下,让他的身形也跟着往前探出,此刻王平突然卸力,一时不防却是输了半息时间。

        再要变招时便见数道寒芒射来,他心中一紧,急忙扭身。

        “歘歘歘!”

        但怎料,那枪刺的却是越来越快!

        或上或下,或左或右,破风之声响起时,寒芒已至身前。

        这尖锐的枪尖,无一不是朝着面门亦或者咽喉而去,来的那叫一个快!

        零星的雨水还在洒落,那杆长枪比那落下的雨点还要快,这接连刺出,激荡的那雨水纷纷散开,溅射了洪轮一头一脸。

        此刻,洪轮早已须发尽湿。

        散乱的乌发已贴近前额,但很快便又抛起,只因洪轮在左躲右闪,但在这种攻势下,洪轮连刀都提不起来。

        自知再这样下去定会被一枪封喉,洪轮双膝猛地一顶,那战马受痛,当即前蹄一软就要跪倒在地。

        这突然的变故,让洪轮拉低了身形,利用这个时机,他就势滚落在地,与此同时,那一柄长刃猛地朝着王平的战马胯下扫去!

        “嘶——”

        战马发出一声哀鸣,一对前蹄被利刃扫断,“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而马背上的王平面色震怒,一脚踏在湿润的地面上,抬手便是一枪朝着还未完全站起身的洪轮刺去。

        洪轮落地瞬间挥出一刀,本想立刻起身拉开距离,但这落地姿势实在太过于勉强,一时之间还来不及起来便先见到这一枪刺来。

        电光石火之间,洪轮勉力架起长刀立于身前。

        但即便如此,还是只听“噗”的一声,那锋利无比的枪尖挨着刀刃刺入他的右臂中!

        刺入瞬间,王平手腕随之一抖,枪尖在洪轮右臂中一阵扭动!

        随之,血肉翻转,鲜血混着碎肉洒落而出,便是那臂骨也被折断!

        “啊!”

        如此剧痛,让洪轮这心性坚毅的老将也不免痛呼出口。

        右手中的那柄长刀,此刻哪里还有半分力气提起。

        “嘭”的一声,长刀落地,掉入泥泞中。

        与此同时,数颗雨滴溅射在洪轮惨白的脸颊上。

        洪轮目光一转,瞳孔跟着紧缩。

        是那杆长枪划破长空,激荡的雨水四溅,那一道寒芒对着他的面门刺来!

        ——

        “哐当”一声。

        两道长枪此刻如针尖对麦芒,在雨中激射而出!

        几息之间,便已经过了十几招。

        看着眼前的对手,武爽苍白的脸上渗出点点血迹,那是先前被这一杆长枪划破脸颊所致。

        若不是他浸淫枪法数年,只怕敌将这一枪便要将自己挑于马下!

        这名叫张嶷的敌将武艺非凡,每一枪刺来都是又快又猛,让他不敢有丝毫大意,须得全神贯注才能与之过招。

        但,身边的形势已经让武爽的心掉落到了谷底,连带着手中刺出的枪都有了一丝滞意。

        片刻前,自己在这山中遭遇着名为张嶷的武将所带的无当飞军。

        这支大军,让武爽不得不在心中感叹,着实强悍,乃是数一数二的劲旅!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