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觉醒至尊领主系统召大将换兵种在线阅读 - 第104章 愚忠不为忠

第104章 愚忠不为忠

        张励有些失神,女儿的一番话说完,他心中百味杂陈,一时之间却不知该出何言。

        女儿的意思,是在说这头鹿现如今并不好么?

        显而易见,这番话并没有什么不对.......

        一片缄默中,只听张紫笙接着道:

        “爹,当初二哥与你争吵,而后离家数年都未曾归来,也没有给您寄去一封书信

        “如今这些年过去了,您可曾回味过来了?”

        此言一出,张励呼吸一滞,他喉间一阵滚动,未开口,思绪却被拉回到了数年前的一天。

        那一天,是个仲夏之夜,但并无虫鸣鸟啼之声,那是个雷雨之夜。

        雨下的很大,简直跟瓢泼一般,雨水滚滚而落,天上雷声隆隆,深邃的夜空电闪雷鸣,粗壮的雷电简直要将天空撕裂。

        而在后院中,二儿子张烨与他争吵的情景此刻依然是历历在目。

        那天,磅礴大雨中,张烨眼眶泛红,浑身上下被雨淋的湿透,他跪在雨中,嘶哑着嗓子吼着:

        “爹!你这是愚忠!愚忠不是忠!是蠢!”

        “如今的金家,早已没了当初的赤子之心,他们只在乎权利!早已经不在乎百姓们了!”

        “金风鸾自以为有点小聪明,能玩弄人心,岂不知目光短浅,毫无胸襟,完全没有度人之能!”

        “如今她身居皇位,收苛税,建皇宫,拿整座天下来养她金家!大乾迟早有一日要在她手中分崩离析!”

        “两年前,会昌之战,大哥与金建仁带兵出战,最后大哥却死的不明不白,那金建仁只说他中了敌兵埋伏,简直是无稽之谈!”

        “明明是大胜仗,大哥作为主帅却被敌兵杀了,他一个副将毫发无损的回来,然后便是赏金赏银,赐地!所有的功劳他都拿了,大哥还要落得个盲目自大,轻敌中伏的名声!”

        “虎威大将军每打下一场胜仗,便立刻将他调去打下一场更难的仗!他打了胜仗,黄龙这个无能之辈跟在后面捡便宜,抢战功!”

        “只因黄龙什么都听她的,是她手下一条不折不扣的狗奴才!”

        “若是虎威大将军也听她的旨意行军大仗,只怕早已经战死沙场了!”

        “爹!您是看不明白,还是装作不懂,您所效忠的,是真正的明主吗?这样的君主,值得您效忠吗?”

        张励还记得,儿子说到这里时,自己狠狠的怒斥了他一顿,甚至于拿起鞭子一鞭鞭的抽在了他身上。

        雨下的很大,轰鸣的雷声下,鞭子未曾停下过,而张烨却是不再说话,只是低垂着头任由自己将鞭子抽在他身上。

        女儿在一旁哭喊着阻拦,小儿子张建在拦着二哥,让他不要再说,但自己却满腔怒气,一鞭接着一鞭子抽在他身上,骂他不忠不孝。

        直到儿子衣衫已经血红,倒在了雨中时,自己才扔下了鞭子。

        但即便如此,他还记得儿子倒在地上时断断续续说着的那句话:

        “爹,我...我...我们所要效忠的,不该是哪个人,而是这天下百姓啊...”

        “百姓们是那浑浑噩噩无序的羊,那我们只要帮助那条领头羊带领他们就好,若这领头的是狼,那我们便是这头狼的刽子手,在帮它圈养血肉

        这些话语,被雷声雨声盖过,而自己也并未听进去一句。

        自那天之后,张烨便离开了家门,此后数年,再无音讯.....

        思绪到了这里,一阵风吹过。

        吹向了张紫笙恬静的脸,带起了她的一缕青丝,也吹过张励双鬓散落的一丝白发。

        风还在刮,刮入祠堂,其中一个牌位或许是先前没有放稳,随之倾倒在地。

        张紫笙快步走了过去,她拿起牌位,见上面沾染了一丝灰尘,立刻拿出手帕擦拭起来。

        那是大哥张燃的牌位,逝去之时尚未三十。

        正如他的名字一样,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依然是燃烧在了驱逐外族,保卫大乾的战场上。

        只是当初,他并未获得太好的声名,张紫笙不言不语,细心的擦拭着牌位。

        正擦拭到一半,一只年迈的手臂伸了过来,是张励的手。

        “让爹来吧

        张励沙哑着嗓子,轻轻说了句,而后从女儿手中拿过手帕,扶正牌位细细擦拭起来。

        张紫笙安静的站在一旁,看着父亲擦拭牌位,面色平静。

        牌位并不是很大,但张励来回的擦拭,里里外外,没有落下一个地方,虽然上面已经再无一丝灰尘。

        良久,他终于擦拭完,而后拿起牌位,开始往桌台上放去。

        或许是先前的那阵风,也或许是张燃生前落下的那个“名声”,张励的手有些颤抖,他摆放了好几次,直到确认牌位摆放的已经很端正,他才放下了手。

        他抬起头,蓄满泪水的眼向各个牌位上看去。

        牌位很多,几代人都在这里,而最年轻的一代,除了大儿子张燃外,就是那小儿子张建了。

        幼子张建,死在了北凉胡马手中,那一年,他尚未二十,还是个满腔热血的好儿郎。

        或许是深受大哥张燃的影响,剑出锋芒,意气无双。

        临去之前,他曾说胡马未破,绝不回家。

        谁曾料,那便是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那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张励也还记得,小儿子未去北凉之前,身边总是跟着个少年。

        少年总是要和他比武,虽然他年纪不大,但武艺不俗,毕竟是虎威大将军的儿子。

        那时自己曾多次笑吟吟的站在一旁看他们比武,如今想来,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鲜衣马怒少年时,不负韶华行且知。

        一大一小两个好儿郎,先后上了战场,都在为了大乾,为了百姓,而在奋战着。

        只可惜小儿子不久后便死在胡马手中,而在三年后,虎威大将军也战死在扶桑的那场战役中。

        再之后,当初那个少年,也被软禁在了京师两年。

        但现在,那个少年却已经带着大军去了北库草原,剿灭了所有胡马,完成了儿子的遗志。

        过往云烟,如潮水般涌入脑海,回荡在张励心中。

        那张年迈沧桑的脸,终究还是抵不住如潮的往事,早已蓄满眼眶的泪水,无声的滑过脸颊。

        张励摸着牌位,颤声道:

        “建儿,爹告诉你个好消息,你的好友,秦泽,已经剿灭所有胡马了

        “北凉,不,我大乾,今后将不再有胡马之乱了,百姓们啊,终于可以不用提心吊胆了,呵呵

        虽是笑声,却夹杂着呜咽,又仿佛是哭泣。

        张紫笙站在一旁,脸色并没有波澜,她走到父亲身边,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轻轻的擦去父亲的眼泪。

        而张励的呜咽,此刻也终于化作了彻底的哭声。

        “爹错了,爹是愚忠啊!”

        “烨儿说的对,如今这大乾,真的要败于她手中了

        张紫笙平静的眸光微微闪动,淡淡道:

        “未知鹿死谁手,这鹿,女儿觉得,也该让秦泽来拿了

        张励眼眶通红,终于是点了点头。

        “爹,给秦泽寄一份信去吧张紫笙面色平静,她如是说道。

        ——

        ——

        :感谢各位大大们的催更符!不努力点看来是不行了呀,今日加更!

        我站着写趴着写躺着写蹲下写!我写写写写!(〃`3′〃)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