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觉醒至尊领主系统召大将换兵种在线阅读 - 第51章 将军说

第51章 将军说

        系统声音落下的瞬间,秦泽眸子一缩,呼吸都加重了。

        这几日的厮杀,让他在卸下防备后,浑身上下疲惫不堪,简直连抬起手指的力量都没有了,但系统的这个奖励,让秦泽心中火热,脸上再也忍不住,露出疲倦的笑容。

        积分一跃来到了一秒十积分!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从今天起自己一天能收获864000积分!

        代表着自己一天就能创建3000余名全副武装的虎豹骑!

        一天多一点的时间,自己就有一百多万积分,可以解锁二星商城,开始兑换更精良的军备!

        军备的提升,士兵们的战力会得到显著的加强!

        还可以兑换更多的武将,帮自己上阵杀敌,统率兵马!

        不至于像现在这般,身边只有两名将领以供调遣。

        当然,秦泽心中明白,每秒十积分只是一个起点,这北库草原上,还有很多胡马兵在虎视眈眈,意图侵扰北凉。

        等自己解决这些胡马,自己的积分增幅还将继续提升,不仅如此,那自己的声望,将获得空前的高度!

        民心所向,兵马无敌!

        军备提升了,兵马够多,将领足够,那时便可以率军杀向京师,让金风鸾付出代价!

        想到这里,秦泽眼中涌现无限期待,眸光闪动间,一股积压已久的情绪从心底爆发。

        “金风鸾,你剥夺我秦家的一切,数次对我施下阴谋诡计,意图让我秦家死在北凉

        “等着我吧,等我从北凉杀入京师的那天,我一定让你.......”

        秦泽咬紧牙关,双拳紧握,双目赤红一片,身体都因为剧烈的情绪波动而发生颤抖。

        他一扭头,看向夜幕下的北库草原,双眸中散发着如狼般的目光。

        荡平胡马,回北凉之时,必然已有无数兵马!

        ——

        夜色深沉,一队虎豹骑在带着秦泽的密令,策马奔腾在草原之上。

        他们所去的方向,正是虎戎关。

        入关之后,这队虎豹骑分散开,朝着各地出发。

        如同水面泛起的涟漪一般,今夜的战斗,势必传遍整座北凉!

        滔天巨浪已经掀起,一叶扁舟正逐渐换成战船,驶向更广阔的海洋。

        夜风呼啸,吹荡着草原上的荒草,整座北库草原都在这夜色下,陷入了黎明前的宁静。

        ——

        次日,虎戎关城中。

        天色微凉,早早起床的百姓们已经走出了家门,开始辛勤的劳作。

        本就是贫瘠之地,粮食收益并不好,辛辛苦苦收获的粮食,既要上交军粮,又要遭受胡马掠夺。

        加之胡马还不定期进城掠夺人口,健壮男子充当奴隶放牧,而女子便当做禁脔以供发泄。

        数年下来,这城中的人口愈发少了。

        但再多的苦难,也难以彻底泯灭他们的生命力。

        就如同扎根在城墙中的小草一般,只要洒下一点雨水,它们也能顽强的生存下来。

        同样,一点点希望,便能唤起这座死城中旺盛的生命力。

        今日的虎戎关城墙一如往日,只是和以往有些不同的是,此刻城墙下站着数量众多的士兵。

        不同于懒散消极的前守军,这些新来的士兵个个健身抖擞,面容沉毅。

        那黑色的盔甲,冷冽的长戟,整齐的队列,给人一种强烈的安全感。

        而在城墙边上,已经堆积了数袋粮食,而城墙上赫然贴着一道告示。

        两名少年少女佝偻着身子,裹紧了身上的残破衣服,眼中露出好奇的目光,迈着小步朝着城墙走去。

        待走近之后,告示上一行显眼的字样映入少女的眼中。

        “镇北王斩杀八万胡马兵!”

        上面写的字还有很多,还写了每家每户可以来此领取一担粮食过冬,这些粮食,一部分来自于北胡军营,这是他们先前从城中抢走的粮食。

        另有一部分,则是来自于守军府邸。

        昨夜,虎豹骑入城后第一件事,便是抄了当地守军吴义的家,而结果也没有出乎秦泽的意料,吴义家中粮仓中,果然积攒着无数粮食。

        此刻,少女看清了告示上的内容后,一下就捂住了嘴巴,那清亮的大眼睛变得一片水雾朦胧,眼帘逐渐通红。

        瘦弱的身躯不受控制的开始发抖。

        一旁的弟弟并不识字,他挠了挠头,正要问姐姐,一旁的士兵却已经挑着担子走了过来。

        “小兄弟,家在哪,我给你把粮食送过去他笑着说道。

        少女眼泪夺眶而出,她哽咽着道:“大人,将...将军他...他把胡马赶走了嘛...”

        士兵蹲下身子,一边抹去她眼角的泪水,一边轻声道:

        “还没有,将军他还在草原上,不过我们已经歼灭了很多胡马了,一时半会他们不敢过来的

        “将军说胡马抢走了你们的粮食,要还给你们,现在是晚秋了,没了粮食,你们不好过冬

        话一说完,少女的泪水从消瘦的脸颊滑落,洒落在单薄的衣衫上,清晨的空气是冷的,但这会滑过皮肤的眼泪却是灼热的。

        流下的热的泪,逐渐暖的心。

        一旁少年已经听明白了,他深深吸了几口气,双手激动的握成了拳头,黑瘦的小脸涨的通红。

        “将军他把胡马赶走了!赶走了!”

        他兴奋的大叫着,一扭身朝着城中跑去。

        只是跑的太快,不慎摔了一跤,但他就跟没事一样,爬起之后继续迈着大步朝着城中跑去。

        他跑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那兴奋的大喊声,逐渐带了一丝哭腔,最后更是变得嚎啕大哭。

        只是那说出的话,却格外清晰。

        “将军!将军他把胡马赶走了!赶走了!”

        清晨的宁静,被少年的喊声打破,萧瑟颓败的边关小城,也在这持续不断地叫喊声中,哭泣声中,被彻底唤醒。

        为了抵御胡马而被封上的大门窗户,被百姓们砸开。

        一个接着一个,他们从残破不堪的家门中冲出,涌到了城墙边。

        欢呼声,啜泣声,叫好声,助威声,各种声音杂糅在一起,虽然杂乱,但却是这座城最有生命力的时刻。

        少女泪眼婆娑,她扬着瘦弱的小脸,看着士兵问道;

        "大人,将军还要赶跑胡马,这些粮食给了我,你们吃什么呢?"

        喧闹声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百姓都并明白,若不是镇北王来到这里,他们一定会慢慢死在这些胡马兵手上。

        亦或者,生生饿死。

        士兵摸了摸她的头,而后面向众人,振声道:

        “将军说,胡马的粮食就是他的粮食,没吃的他就从胡马那里拿!”

        此言一出,人群中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叫好声!

        欢呼声中,有人问道:

        “大人,将军何时归来?”

        听到这话,士兵扭头看了一眼城墙外的广袤天空,而后振声道:

        “将军说,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胡马终不还,剿灭胡马之日,便是他归来之时!”

        “将军还说,他要打下整座北库草原,送给每一个百姓!”

        “让你们人人都有饭吃,人人都不被欺辱!”

        话音落下,在短暂的沉默后,啜泣声逐渐响起,随后便是哭泣,哭泣中却又再爆发出山崩地裂般的喝彩声。

        众多声音中,一道充满童稚的声音格外响亮,尽管他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

        “大人!我愿参军!我愿随将军出征胡马!要让他们....要让他们永远永远不敢来夺我家的粮食,杀我的家人!”说话的是那少年,他眼含热泪,举着纤细瘦弱的手臂,大声的叫着。

        “我也参军!我也参军!”

        “我!还有我!”

        开始是一个人,随后是一片人。

        对胡马的痛恨,对亡者的思念,对生存的渴望,在希望的火苗落下之时,便在百姓们中间燃起了炽热的烈焰。

        士兵感受着这些百姓们的热烈,他深深吸了口气,而后振声道:

        “将军说了,上阵杀敌是我们的使命,将士就该征战沙场,保卫百姓平安!”

        “待你们家有余粮,身强体壮之时,再上战场!在那之前,先活下去!”

        “活下去,才能保护好你们的土地!”

        少女的泪水,随着这几句话的落下,洒满了衣裳,她哭着抱住了士兵,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

        秋风卷起荒草,吹起沙尘,吹散血腥味,也吹散阴霾...

        镇北王斩杀斩杀八万胡马骑兵的消息,也如同这无数不在的秋风一般,传入虎戎关,传入石峰城,传入北凉各地。

        八百里加急的信使,也快马加鞭向京师赶去....

        :这一章三千字,写了很久很久,泪水洒落键盘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