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觉醒至尊领主系统召大将换兵种在线阅读 - 第49章 星光之夜,最后的歼灭战!

第49章 星光之夜,最后的歼灭战!

        屠于淳脸色低沉,大脑在高速运转。

        机会就在眼前,打还是不打,这是个难以抉择的问题。

        自己目前还有一万五千多的兵马,而对面只剩下了三四千残兵。

        虽然通过先前的战斗,屠于淳已经明白秦泽的兵马战力极强,但他们与自己的兵马厮杀了很长时间,只要是人,那就会感到疲倦!

        一场高强度的厮杀后,身体所积攒的疲劳会立刻涌现,没有经过好好的休整,绝对难以进行下一场战斗。

        而自己这一万五千人的兵马,此刻以逸待劳,未必就不能拿下他们!

        想到这里,屠于淳银牙紧咬,心中懊悔不已。

        若是在一开始就不轻敌,带上全部的兵马前去虎戎关,这场战斗未必会输。

        只恨当初赵元信誓旦旦说秦泽绝对没有万人大军,加上大乾这两年在边关上一直都没有驻守大量兵马,且战力孱弱,种种因素叠加,导致自己掉以轻心。

        但现在,自己已经彻底了解了秦泽的兵马,还谈何掉以轻心?

        思来想去之下,屠于淳板着脸走出营帐,目光朝着远方看去。

        广袤的草原上,无数牧马在安然的吃草,而在另一边,就是那虎戎关那高耸的城墙。

        看着虎戎关,屠于淳眼神逐渐冷冽,自己八万的兵马,现在只剩下一万五千人,若是现在撤兵回到部落,那该如何见人?

        大败而归,灰溜溜的回去,其他部落又该怎么看待自己,威信不在,今后还能召集族人为兵吗?

        若是拼死一战,吞下那几千残兵,斩杀大乾的镇北王,那自己的声名必将扬名整座草原!

        如此一来,即便自己只剩下少数兵马回去,那也能够再召集族人,重整旗鼓,日后一样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区区几千残兵,难道还真能把自己一万五千人给吞下不成?

        那绝无可能!

        自己亲自带兵,定能将那些残兵杀个一干二净,斩下秦泽人头,高挂虎戎关前!

        想到这里,屠于淳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召集全军,听我号令!杀向虎戎关!”

        “斩杀镇北王!告慰我胡马勇士英灵!”

        再没有丝毫犹豫,屠于淳振声高呼,命手下将领召集全军,浩浩荡荡的杀向了虎戎关!

        夕阳的余晖洒落广袤无垠的草原之上,胡马军队策马奔腾,气势雄壮的朝着虎戎关奔去,如此,一直过了一个时辰。

        太阳已经彻底落下,但仍旧有一丝余光存在,但即便如此,草原上依旧显得昏暗无比。

        屠于淳朝着先前的战场赶去,随着距离越近,他越是心惊不已。

        地上已经开始出现尸体,随处可见受伤的马匹在嘶鸣,秋风吹来,更是将前方那浓烈的血腥味带入了他们的鼻腔中。

        昏暗的草原上,满是萧瑟凄冷之意。

        这般景象,屠于淳心中有了一丝不安,甚至于眼皮都跳了起来。

        但很快,他就恼怒于自己会出现这种恐惧的情绪,作为一名北胡勇士,在这草原之上,怎能心生惧意!

        对面一群残兵,又何惧之有?

        屠于淳脸色一沉,暴喝一声道:

        “全军听令!全速冲击!不要给他们留下休整的时间,快刀斩乱麻!”

        “冲!”

        北胡兵们受到鼓舞,快马加鞭朝着前方奔去。

        又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屠于淳终于抵达了战场,映入眼帘的除了那满地的尸骸以外,还有几千严阵以待的黑盔士兵!

        目光穿过战场,屠于淳脸如寒霜。

        战场的另一端。

        看到气势汹汹赶来的胡马军队,秦泽从一名胡马兵的尸体上坐起。

        微风吹过他的发梢,脸上的血迹已经凝固,但他的眸光却不住闪动。

        那是兴奋的目光。

        本来他还准备休整之后,趁着夜间统率大军一起杀向北胡军营。

        没想到这些北胡兵竟然会选择主动前来,这倒是省的他在夜间追赶了。

        虽说现在自己这边有三千多人还没有得到完全的休整,但自己可还有新创造的四千虎豹骑啊!

        一炷香之前,探查北胡军营的虎豹骑便带回了胡马兵正向这边赶来的消息,因此秦泽这会早已经严阵以待了。

        暮色深沉,点点星光散落,草原上昏暗无比。

        秦泽看向草原左右两侧,双眼微眯....

        正这时,一声暴喝传来:

        “秦泽!好大的气魄啊!杀我这么多部下,竟不逃回虎戎关,反而在此地休整!”

        “莫非是欺我手下无人,不敢来杀你?”

        话音落下,秦泽下巴微抬,抬眼向前方看去。

        百米外,屠于淳怒发冲冠,手持一杆长刃,正大声怒吼着。

        秦泽面色冷然,拔出插在地上的火风破阵戟,而后一个干净利落的挥切,斩断地上的那那具尸体首级,随后戟刃一挑,插着那颗人头朝着屠于淳扔去。

        人头飞起,那断裂的脖颈中洒落一片鲜血,场面血腥。

        人头飞了数米远,“啪嗒”一声,滚落在草地上。

        屠于淳眉头紧皱,凝目看去,待看清那颗人头模样后,他眸子猛地一缩,心中的怒火喷涌而出,脸色更是瞬间涨红一片!

        那颗人头不是别人,正是旗下大将突必言!

        这时,秦泽冷冽的声音传入屠于淳耳中。

        “屠于淳,我认得你!”

        “两年前,我父亲带兵前来北凉,将你们驱逐出虎戎关,连退三百里

        “这不过两年时间,你胡马部落又开始侵扰边关,残害百姓!”

        “想来是北库草原疆域辽阔,这几年过好了富足日子吧,该还回来了!”

        此言一出,屠于淳胸口剧烈起伏,一双虎目中全是怒火。

        他还记得,两年前便是秦泽之父秦颢天率领赤焰军前来北凉,那一场大战,秦颢天杀了自己这边十几万人,时至今日,依旧是北胡军中不愿提及的惨痛回忆。

        只是那一次秦颢天手中有十几万大军,而如今秦泽手中不过几千人马,又怎敢如此口出狂言?!

        屠于淳怒喝道:

        “秦泽,今日不同往日,你秦家不再是当年那个秦家,我胡马也不再是当年那个胡马!”

        “可惜秦颢天早已身死,不然就能看见我胡马部落破城入京的那一天!”

        “这辽阔草原上,还有我无数胡马勇士,今日,就从杀你开始吧!”

        “呜!”

        话音落下,狼嚎一般的号角之声响起,响彻在了这静谧的星光之夜!

        而在另一边,烈焰般飘动的大纛早已迎风挥舞,号角之声让人心神震慑,战马的嘶鸣已经响起,草屑纷飞中,秦泽带领着三千虎豹骑如同狩猎的猛兽般,亮出了尖锐的獠牙。

        “杀!”

        屠于淳面目狰狞,一声暴喝,带着胡马骑兵们冲出....

        而在其侧翼,深沉的夜色中,早已做好准备的两队虎豹骑动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