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379章 闹成这样,不离也不行了

第379章 闹成这样,不离也不行了

        武广文和他的父母,还有袁文燕的养父母全都愣住了,没想到她这么狠,居然连儿子的姓都要改掉。

        如果儿子真不姓武,那就真的跟他们家没啥关系了。

        “你不能这么做,那是我儿子。”武广文再胡来,也知道儿子不能放弃,他必须争取,“这样吧!我同意离婚,但儿子必须跟我。”

        “做梦!”袁文燕冷笑,“儿子跟着你做什么?让罗小兰往死里折磨他?武广文!我们的事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你敢跟外头的女人胡来,就该想清楚,我袁文燕不是个软弱可欺的人。婚必须离,儿子必须带走,房子存款必须都归我。

        孩子的抚养费你不用给,以后他姓吴,不再是你的孩子。你要不同意,明天我就去法院提起诉讼。机会给过你了,是你不珍惜,我也没办法。”

        武广文的妈顿时火冒三丈,她极少看见袁文燕这么咄咄逼人的一面。平日里她温和大度,很好说话,原来都是装出来的。

        “好哇!都说会咬人的狗不叫,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袁文燕!你是怎么想出这些招数来的?孩子你要,房子和钱你也要,你的脸呢?”

        袁文燕冷笑:“我还有脸吗?不都被你儿子丢光了?外头的女人都找我单位去了,明目张胆让我离婚,我哪儿来的脸?”

        武广文的爸抬手对着儿子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你个不要脸的,才过几天好日子?就在外头胡来?我们老武家的脸都叫你丢尽了。”

        武广文站在那里没有躲,硬生生挨了他老爸几拳。这件事的确是他不对,只是没想到罗小兰的野心这么大,瞒着他去找袁文燕。

        更没想到袁文燕这么狠,一点含糊都没有,张口就要离婚,要儿子房子和票子。

        罗小兰见完袁文燕后,回去有跟他说过这事。

        当时他没在意,想着袁文燕是个要脸面的人,肯定不会跟他离婚,顶多被骂几句。等哄着罗小兰把肚子里的孩子弄掉,他就跟她一刀两断。

        袁文燕这个人虽然没啥情趣,但工作不错,还有家庭背景,亲生母亲更是京都大学的教授,说出去都倍儿有面子。

        本来做好了今天被骂的准备,没想到居然是离婚,还要夺走他的儿子。更可气的是,袁文燕居然不顾脸面,要闹去法院。

        这就不好办了,真闹去法院,他一点好处都捞不着,袁文燕是公安系统的人,对搜罗证据很有一套。

        儿子被打,武广文的妈赶紧跑过去护着,对自家男人大吼:“你做什么?这个时候打他有什么用?

        逼迫我们的敌人你不管,就想着打他是吧?就算你把他打死了又能怎么样?”

        “逼迫?敌人?”袁文燕的养父被这话气笑了,“老武媳妇!你说这话不亏心吗?是我们逼迫武广文去外头找女人的?”

        袁文燕的养母跟着接话:“你就是个睁眼说瞎话的,不是我家文燕逼迫你儿子,你你儿子外头的野女人逼迫我家文燕。

        你说话要过过脑子,别胡搅蛮缠。怎么说你也是有文化的人,跟个泼妇一般有意思吗?

        武广文既然在外头有女人了,不要我家文燕了,我们也不死皮赖脸地纠缠着,大大方方地离婚,成全他们,这不是好事吗?

        难道你喜欢我家文燕哭天抹泪地跟武广文闹腾?如果你想那样,我们可以做到。”袁文燕看着面无表情的武广文,语气平静:“罗小兰的肚子等不起,你还是痛痛快快跟我把离婚手续办了吧!

        要是我哪天不开心,把这录音给你们单位领导听一听,你说他们会不会将你开除?到了那时候,我还是一样要跟你离婚,一样要拿走属于我的东西。”

        武广文的妈怒目而视,咬牙切齿:“你就这么狠?广文只是犯了点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你就非得揪着不放?就不能大度一些?”

        “不能。”袁文燕的视线冷然地盯着武广文的妈,“如果你男人犯了这样的错误,你能做到大度善良不计较吗?”

        “我当然能。”

        “是吗?”袁文燕笑了起来,脸上都是嘲讽,“我妈说得对,你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前年,爸爸出去参加联谊会,跟一位阿姨跳了一支交谊舞,你回来整整闹腾了一个礼拜,这事还是你亲口跟我说的。”

        武广文的爸:“......”

        老婆子是不是疯了,这种事跟儿媳妇说什么?这下好了吧?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该!

        袁文燕的养父母诧异地看着她,再又诧异地看着老武夫妻俩,心底偷偷发笑。

        还有这种事?他们怎么不知道?

        武广文的妈脸上青一阵红一阵,顿时哑口无言。这事的确是她跟袁文燕说的,没想到在这里等着自己。

        “都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好意思说你能原谅男人犯下的过错?”袁文燕打鼻腔里冷哼,“就算你真的能做到,那我也做不到。

        我的男人既然没办法对我一心一意,我宁愿抛弃,也不忍气吞声委屈自己。”

        袁文燕的养父点了点头:“对,文燕不能委屈自己,还是离了吧!”

        “闹成这样,不离也不行了。”

        袁文燕的养母当初本来就不同意这门婚事,只是她男人一直坚持,还不断地劝说,她才勉强同意。

        说实话,如果武广文不胡来,日子的确还是很好过的。

        毕竟夫妻俩都是公务员,家里的公公婆婆,小姑子小叔子也都有自己的工作,不会给他们拖后腿。

        两人住的是单位的公房,工资下来就养一个娃,小日子过得不要太甜蜜。

        也许就是日子太甜蜜了,武广文才会生出这么多心思。

        “我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考虑,家里的存折都在我手上,我是不会再拿出来的。”袁文燕说完站了起来,手里拿着包,警告地看着武广文,“别企图用歪门邪道毁灭证据,我已经将录音带备份了,放在我的朋友那儿。

        如果我出事,我的亲生母亲会拿着录音带去法院提起诉讼,瑞安一样会回到我手里。”

        不是她谨小慎微,而是她太了解武广文,他才是那条不叫的狗。

        62txt.com      qb5200.org      wwsk.net      97xs.com



        kanshudao.com      rmtxt.com      rkxsw.com      nzxsw.com



        xiaoshuolu.com      ygshu.com      16k.cc      123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