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350章 好几天没见着丫头了,想念得很

第350章 好几天没见着丫头了,想念得很

        唐伟扛完保险柜又去扛别的,沈晨鸣和钱国军也不想帮忙。

        反正大晚上没啥事,就让他扛。

        地下室里重要的东西都被扛了上来,三人带着走了,留下唐伟一个人坐在屋里,捂着脸“呜呜呜”地哭。

        他心里很清楚,就算他摸清楚吴美的底细,还是没办法逃脱坐牢。

        因为他杀人了。

        他杀了王桂霞,砍了她的头,还被人找到了头颅。

        沈晨鸣和钱国军,赵万华一起带着东西去了特级刑侦队办公楼,将所有东西封存在保管室里。

        看了看手表,沈晨鸣决定回家一趟,好几天没见着丫头了,想念得很。

        无头女尸案已经告破,之后的事之后再说,得给他一个喘息的时间。

        钱国军将车给了他,让他开着回家,并且很认真地告诉他:“老沈!以后就来这里报到,你是我们特级刑侦队的人了,手续什么的有人帮忙办。

        咱们只要盯着案子就行,你说的没错,唐伟不是我要找的人,吴美背后的表哥应该才是我们要寻找的。”

        沈晨鸣笑了笑:“行!我知道了,以后我就来这里上班。走了,明天中午过来,很久没回去了,孩子们都快不认识我了,得抽时间陪陪他们。”

        “孩子多大了?”钱国军感兴趣地问。

        “一岁多,三个,一胎来的。”

        提起孩子,沈晨鸣总是不经意间就会多说几句。

        钱国军眼睛睁大了一倍,伸出三根手指头:“三个?老沈!你也太厉害了。恭喜恭喜!我儿子五岁了,正在上幼儿园。”

        “那也不错。我先回去了,你忙。”

        拿过车钥匙,沈晨鸣开着车回家了。

        赵万华凑到钱国军身边:“老沈来了,给他什么职位合适?你想过了吗?”

        “想过了,就我们特级刑侦队的顾问。”钱国军搂着赵万华的肩膀,“这事你得跟我一条心,去主任那里说道说道。

        没有他帮忙,咱们不可能顺利查找到吴美这个女人。特级刑侦队是一直没有顾问,老沈来了不就有了。”

        赵万华没有二话,马上搂着钱国军:“咱们现在就去说,明天让他们把老沈的档案调过来。大晚上的,主任最好说话。”

        “为什么?你小子是怎么知道的?”

        “我试过。”赵万华笑得像个贼,“主任最怕人家晚上给他打电话,只要晚上打电话给他,万事都好商量。”

        “哈哈哈!那行,咱们马上打电话。”

        沈晨鸣到家,家里的灯全都熄灭了。

        车停在门口,进院门,楼上卧室的灯亮了,昏黄的灯光暖暖的,很贴心。

        窗帘拉开,秦双双探头往下看,院子了的沈晨鸣正好抬头看着她。

        视线在空中相接,两人都笑了。

        秦双双没说话,指了指楼下,意思是她下来给沈晨鸣开门。

        沈晨鸣没意见,笑着朝她挥手。

        孩子们都睡了,秦双双蹑手蹑脚地打开门,沈晨鸣进来,随后把门关上。

        伸手把人一把抱起往楼上去。要不是怕惊醒家里人,他都想低头亲一口。

        好久没见丫头了,好想好想。

        搂住男人的脖子,秦双双在他脸上亲了亲,靠在他怀里,很轻很轻地问:“事情办完了?”

        “唔!”沈晨鸣点头,抱着人一步一步上楼,进屋,将人放下,“西城分区的案子破了,但嫌疑人牵扯了别的案子,暂时不能缉拿归案。

        我要调去市局的特级刑侦队了,明天开始就去那儿上班。老婆!你开心不开心?”

        秦双双坐在床上笑着点头:“开心!你这是升官了?分区升去了市局,为你骄傲。”

        说完,反射性地看了眼睡得四仰八叉的三宝,秦双双觉得自己只要说“骄傲”两个字就会有心理阴影。

        被三宝搞崩心态了。

        “我去洗洗,一会儿来陪你。”

        秦双双起身给他找衣服,递到他手里:“那你快去吧!我明天上午没课,下午才有。”

        沈晨鸣回神,盯着她的眼睛:“你想表述什么?告诉我你晚点睡没关系是吗?那我就不客气了。等着,马上回来。”

        秦双双:“......”

        我说什么了?我就想跟你说一下我明天的工作安排,你都想哪儿去了?

        看着男人快步离开冲向卫生间的身影,她忍不住摇头。

        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啥事都能往那方面去想。不过没关系,爱想就想,年轻夫妻在一块儿,不想是假的。

        沈晨鸣洗澡没到十分钟就回来了,短板寸头发,用干毛巾一擦就干了。

        脚也擦干,接着就进了被窝,搂住了躺在床上的秦双双。

        “丫头!我明天上午也休息,咱们好好睡个懒觉。”

        秦双双想说句什么,嘴巴刚张开,声音被堵在了喉咙里,接着就是热火朝天,翻天覆地的一阵少儿不宜。

        许久许久之后,二人才气喘吁吁地分开。

        “老婆!好爱你!你老公我是不是越来越让你满意了?”

        “嗯!很满意。”

        “我攒了好久的劲儿都用在你身上了,你要再不满意,我就只能舍命陪老婆了。”

        “啪!”

        秦双双捏起小拳拳,打了一下男人的胸膛。

        “别胡说,你要好好的,陪我一辈子,不管遇到啥都不能舍命。”

        “好!陪你一辈子。”抱着怀里软绵绵的人儿,沈晨鸣浑身舒坦,“最近上课怎么样?有没有遇到什么难题?”

        “没有。”秦双双摇头,“外语是我最擅长的,不管教大四还是大一,都不是问题。你呢?去市局是科员还是什么有说吗?”

        “没说,但我不在乎,只要我工作出色,领导们总不会视而不见。先干着,特级刑侦队的案件都是级别比较高的,类似于安全局那种。干就干,以我的能力阅历,不信干不出成绩来。”

        “我想也是。”秦双双的手搭在沈晨鸣的腰上,捏起一块软肉慢慢摩挲,“人只要有能力,就算当乞丐,也比别人要的东西多。”

        沈晨鸣压低声音笑:“呵呵呵!你这比喻真恰当,我去了特级刑侦队,还真跟乞丐没啥区别。

        那里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队长钱国军说认识我,可我不认识他。两眼一抹黑,边干边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