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342章 这是我办的第一个案子,不能马虎懈怠

第342章 这是我办的第一个案子,不能马虎懈怠

        次日,秦双双到了学校,第一时间就去看杨锐,他正在上课。

        没去打扰他,就在窗户上看了一眼,发现他的脸还好,没有肿得那么厉害。

        就是乌青乌青的一块,看着有点吓人。

        果然沈晨鸣没有骗她,真没那么严重。她放下心来,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樊墨红的事已经定下来了,还是助教,是周凯宾的助教。

        听说他不乐意,据理力争过,被校长齐伟清反驳得哑口无言。

        “你想当实习教师不是不可以,你跟秦双双老师一样考试吧!只要你能拿满分,我也给你批实习老师的资格。”

        谁都知道他的心思,他想拿资历来忽悠人,可惜齐伟清不吃这一套。

        “资历不是能衡量一个人能力的标准,就像是大食堂掌勺的师傅和食堂里洗菜的阿姨。

        大师傅要想掌勺,是不是得做出让人垂涎三尺的菜肴?

        洗菜的阿姨她有那本事吗?就算她洗十年的菜,还是无法胜任厨师的工作,除非她发狠去学习厨师的技能。”

        这个比喻极为嘲讽,樊墨红在齐伟清的眼里就是个食堂里洗菜的阿姨。他说的也没错,阿姨给厨师洗菜,也可以算作助手。

        樊墨红听懂了,要想成为实习老师,必须要有一门外语是专业的,而且必须能通过实习老师的考试。

        德语他没希望了,他不想去请教秦双双,她比自己的年纪还小,去请教她,等于丢了自己的脸。

        那他就苦练法语吧!周凯宾老师曾经也教过他,现在成了他的助教,有些地方不明白的可以名正言顺地请教。

        反正德语和法语他都不是很精通,也就半桶多点,一桶不满。要想成为实习老师,再晋升为正式老师,必须把法语补充完整。

        以后成为一名法语老师也不错。

        德语就让它半桶不满地晃荡着,才不要去请教秦双双呢。给她脸了,把他挤走,还想他去巴结,打死都不要。

        樊墨红的心里是个什么想法,秦双双根本不在乎,只要他不来找自己的麻烦就成。

        那就是个人渣,恶魔,以后可得小心些。

        周凯宾教大一,樊墨红是他的助教,自然也在大一的办公室。秦双双教的是大四,办公室不在大一的区域,两人很难碰到一起。

        沈晨鸣这段时间都很忙,在忙一个无头女尸案。

        尸体是两个掏粪工人在一处下水道里发现的,已经高度腐烂了,身上没有衣服,没有伤痕。

        胃里没有任何毒素。

        谁也不知道这具女尸是谁,没有头颅,不知道样貌。

        走访了下水道周边的民众,没有人员失踪。根据下水道七弯八拐的设计,尸体不可能是从别的地方冲流到这里的可能。

        应该是凶手从这里掀开井盖抛尸的,沈晨鸣仔细查看了井盖周边,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下水道可以定为抛尸现场,但案发第一现场并不在这里,女尸的头颅一直没找到。

        沈晨鸣被队长伍元龙委以重任,将这件案子交给了他。

        这是他转业以来,正儿八经办的第一件大案,而且还是相当棘手的无头女尸案。每天那个忙啊!恨不得一天能有四十八个小时。

        就国庆节那天晚上回来的早一些,此后几天忙得马不停蹄,好几天都没回家,就在办公室里沙发上对付一宿一宿又一宿。

        无头女尸的头还是没有找到。

        寻找失踪人员的范围扩大到了全市,依然没有一点线索。

        他真是一筹莫展。

        好几天没回家了,身上的衣服已经有了味道,自己闻起来都觉得酸臭酸臭。

        晚上特意早点回来,三个孩子还是睡了。清洗干净,沈晨鸣在他们的摇篮边站了许久,随后挨个亲了亲他们熟睡的脸。

        家里不知道他今天晚上要回来,没给他留饭菜,秦双双去厨房给她做了一碗阳春面。

        上头卧着两个鸡蛋,还有没吃完的猪脚,再撒了葱花和干辣椒,闻着香喷喷。

        “老婆!谢谢你!”

        瞧着沈晨鸣眼底的黑眼圈,秦双双很心疼:“遇到什么棘手的案子了?怎么一去这么多天?”

        闲着无事,沈晨鸣边吃面条,边给她说了一下无头女尸的事。

        秦双双听完,觉得这个案子是挺难办的。人死了,还抛尸,这都没什么,关键是找不到尸体的头颅。

        没有头颅就不知道这人长什么样,家住哪里,姓甚名谁。

        “案子的事你也别着急,京都这么大,能在那个下水道里抛尸,一定就是那附近的人,外来人员有排查吗?”

        吃了一口面条,沈晨鸣点了点头:“排查过了,没有失踪人员。”

        说完,脑子里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对哦!我们排查的是失踪人员,没有排查其他。下水道附近有不少外地来做小吃生意的,还有人说是回家了。

        说不定尸体就是回家的人里边的一个,老婆!你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启发。太谢谢了!吃完面就回去再把所有的排查资料过一遍,争取找到尸体的来源。”

        秦双双舍不得他这么拼,握住了他端着碗的手,目光里都是浓郁的心疼。

        “不在家里住一晚吗?吃完了还得回去?”

        沈晨鸣笑了笑,放下碗,反手握住了秦双双的手:“这是我办的第一个案子,不能马虎懈怠。

        等案子办完,我给自己放几天假,好好陪陪你和孩子们。老婆!希望你能理解我肩膀上担着的压力。

        这个案子,全市的人都在看着,一天不破案,就会给全市的百姓们心里造成恐慌。甚至会让国外友人感觉到恐惧,不敢随便来咱们国家投资。”

        抿了抿嘴唇,秦双双没说话,默默点头。其实她心里很清楚,不管是军人还是警察,成为他们的媳妇,就得要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勇于承担起家里的一切。

        不管是照顾老人孩子,还是其他事,基本上都是一个人的时候多。

        没办法,他们的肩膀上挑着国家安危,民众安生,不能牺牲别人,只能牺牲自己的家人。

        “我知道,也能理解。自己在外要多当心,不要太拼命了,你还有老婆孩子需要照顾。”

        沈晨鸣的心瞬间酸涩,脸上不敢表露出来,三两口吃完面条,抓起桌上的帽子,一声不吭地走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