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335章 撒谎!你根本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第335章 撒谎!你根本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不能。”

        伍元龙回答得斩钉截铁,随后招呼崔健明一起走了,边走边嘀咕。

        “补回来?怎么补?硬生生把人老沈的功劳分一半给你?你脸大?”

        齐为民摇头,开玩笑地说道:“我脸不大,那是老沈一个人完成的任务,跟我无关。”

        崔健明幸灾乐祸:“知道就好,好好干你的本职工作,别的不要胡思乱想。你是干后勤的,想也没用。”

        齐为民苦笑,没再说话,看着伍元龙和崔健明两人走出办公室。

        老沈是真的好心,拉着他不让走,偏偏他没信,坚持走了,能怪谁?

        崔健明开车带着伍元龙来到红星修理厂,司机脸色灰败,双眼无神地坐在地上,四手四脚被绳子捆着。

        由修理厂的保卫科人员看守着,沈晨鸣在给自己的车换机油。

        修理厂的师傅和徒弟们换机油,总是搞得一身脏乎乎,身上,衣服上都会溅到油点子,黑乎乎的,哪儿哪儿都是。

        笨手笨脚的更是连脸上,头发上都是黑黑的机油点子。

        沈晨鸣不一样,他穿着白色的衬衫,袖子撸起来,露出强劲有力的麦色小臂。除了戴着手套的手有点脏,全身看不出一点脏污。

        伍元龙让崔健明去跟修理厂的人交涉,他来到沈晨鸣身边。

        “老沈,你还真的自己换机油呀!”

        沈晨鸣见是他,停下手里的活:“师傅们太忙,我闲着也无聊,换机油不是难事,这种车型我会。队长!司机被我控制住了,带回去审理吧!

        我看了那具尸体,应该是位环卫工人,身上穿着环卫服呢。我猜不是仇杀,情杀,是交通事故逃逸,外加毁尸灭迹。”

        伍元龙没反驳,点了点头:“知道了!我带着人和尸体先回去,一会儿你忙完了早点回单位。”

        沈晨鸣愣了一瞬:“行!我尽量快点回去。”

        本来他还想车修好了去接丫头呢,没想到还得回局里,算盘打错了,早知道就不搞这么快,慢慢换机油。

        车子修好,沈晨鸣试了试,开着还行,签了机修单子,开车回了城西分区。

        伍元龙看见他来,把案子的事跟他说了说。

        “今天你发现的案件就跟你分析的那样,是件交通事故逃逸案,审讯完了,司机供认不讳。”

        沈晨鸣听完,总感觉有点不大对劲。司机能把尸体包裹成那样,看着不像是临时起意的。

        要是第一次撞死人,司机肯定心里惊恐害怕,怎么可能想得那么周全?把尸体里三层外三层地裹起来,还心大地开车进修理厂维修,在驾驶室睡觉。

        “队长!我能去看看那位司机吗?”

        “可以呀!老沈!你是不是在怀疑什么?”

        沈晨鸣没隐瞒,提出疑问:“队长!平常普通人要是头回碾死人,会想到什么办法处理尸体?即便要驾车逃逸,是不是一脚油门,开着车就跑?谁会想到把尸体带走?”

        伍元龙随即站起来,起身往外头走,招呼沈晨鸣:“咱们俩一起去,是我疏忽了。这位司机处理尸体的手法很特别,一定是惯犯。”两人来到审讯室,司机蜷缩在角落里,气势颓废。

        听见开门声,眼睛抬了抬,瞧见沈晨鸣时,眼底都是浓烈的恨意。

        “你恨我也没用。”沈晨鸣大大咧咧坐下来,看着那司机,“弄出人命,就该得到法律的制裁。说吧!你是怎么想到将尸体藏匿起来的?”

        司机嘶哑着声音,语气恶劣:“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了。”

        “我需要你再回答一遍。”

        沈晨鸣的目光如西伯利亚吹来的寒风,格外冷厉,围绕在司机身上,让他感觉透心的寒意,整个人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我怕被人发现,就把尸体藏起来了。”司机被沈晨鸣的威压压迫得透不过气来,小声说道。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一次性把尸体碾成碎块的?”沈晨鸣好整以暇地双手抱臂,语气严厉,“论理来说,车子撞到人,只能造成一次性伤害。而尸体是多次伤害造成的,说明你是有意将人碾压致死。”

        沈晨鸣用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伍元龙在一旁默默点头。这个问题他们已经问过了,司机已经回答过,他的确是有意将人碾死。

        “是,我害怕人半死不死的,去医院要花费大量的医药费,就倒车把人碾死了。”司机没有反驳,承认自己的罪行。

        “这么说你是故意杀人。”伸出根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沈晨鸣的语气带着轻嘲,“你知道承认自己故意杀人会是什么下场吗?

        我发现你的心理素质很好,人被你碾成了碎块,你居然还能想到把尸体装起来,包裹好带走,还洗了车,你当初做这些是怎么想的?”

        司机看了看沈晨鸣,随后低垂下眼睑:“我没怎么想,就想着把事情做得天衣无缝,好瞒天过海,逃过这劫。”

        “这么说你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是!”

        “砰!”司机刚回答完,沈晨鸣猛地拍桌子,站起来,指着他,“撒谎!你根本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没人能第一次面对碎尸可以计划筹谋得这么完美,你一定是经常做。

        别以为你不说我们就查不到,你的车跑过什么地方,经过的路段有没有死人,死了什么人,我们马上派人去查。

        如果你自己交代,还能争取个宽大处理。要是被我们查到,你一定挨枪子儿。”

        伍元龙在一旁不紧不慢地跟着补充:“自己主动交代,也许还能根据你的认罪态度,判个死缓。好好考虑一下吧!你是主动交代还是让我们的人去查。”

        司机蜷缩得更厉害了,几乎要把自己缩成一团,减少存在感。

        面对沈晨鸣,他心理压力巨大。这位公安同志一看就不好糊弄,尸体被他包裹得那么好,都能被发现。

        不知道他是怎么发现的,那双眼睛看人看事都带着不可忽视的精准。

        以前他干了那么多次,随随便便就糊弄过去了,别的地方的公安根本就没发现过。

        偏偏到他这里就被发现了,这人一瞧就是个侦破能力极强,极不好糊弄。

        他是说还是不说?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