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333章 修理厂有血腥味,我怀疑发生了命案

第333章 修理厂有血腥味,我怀疑发生了命案

        沈晨鸣捏了捏丫头的脸:“这些事哪里用得着去打听?家属院的嫂子们虽然天天在家做手工,外头的事照样都知道。

        我只要在家,她们就会来跟我说。有时候我也觉得纳闷,为什么她们一定要跟我说这些?

        后来我一想,明白了。她们哪里是说给我听的?其实是想通过我说给你听。”

        “是这样吗?”

        “你说呢?”

        歪着头想了想,秦双双觉得好像是,嘴上却没有承认,随后又躺下了,继续闭着眼睛睡觉。

        下午没课,心情放松,加上刚才做了剧烈运动,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次日。

        沈晨鸣去了单位报到,他现在是京都西城区的一名公安,刑侦科的普通科员。

        就职手续办得很顺利,经过一个上午的跑腿,所有手续都办完了。

        他会开车,科长伍元龙给了他一把车钥匙。

        “老沈!这车以后归你开,有啥事你跟着也方便些。”

        伍元龙四十多岁,有点谢顶,身材魁梧,也是部队里下来的。他不会开车,很羡慕会开车的人。

        一把年纪了也不想去学,科室里只有一个崔健明会开,现在来了沈晨鸣,变成两人会开车了。

        很好,有啥事,开两辆车出去足够了。

        科里的车闲着也是落灰,不如就给了沈晨鸣,让他先练练手,等要用了才不会生疏。

        沈晨鸣没有异议,拿过钥匙,没啥事就去把车里里外外都刷洗了一遍。原本脏兮兮的车,被他一洗刷,看着干净整洁了不少。

        启动一下试着动了动,感觉有不少毛病,又去找伍元龙。

        听完沈晨鸣的报告,他喊了个人过来:“齐为民!你带老沈去一下红星汽车修理厂,把属于他的车开去修整修整,别到时候要用了用不上,关键时刻掉链子,闹得咱刑侦科出洋相。”

        齐为民马上过来,笑着跟沈晨鸣打招呼:“你好!老沈!我是齐为民,科里管杂事的。

        走走走,我带你去红星修理厂,以后跟他们认识了,你车有啥问题,直接开过去就行。”

        “好!”

        两人开着车来到了红星修理厂,这是家国有企业,修理的车基本上都是各行政单位的单位车。

        当然,也承接一些个人车辆修理,大部分都是货车。

        这个时候,长途汽车运输业务比较发达,个人修理厂很少,坏了就只能找国营大型修理厂。

        大货车和小汽车的修理区域并没有分得很清,只要有地沟,随便停进去就是。

        沈晨鸣的车就停在一辆大货车旁边,打开车门下来,空气中飘来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

        他微微皱眉,四处看了看,没发现机修师傅们有谁受伤。再查看地板,也没有什么血迹,甚至连掩盖血迹的痕迹都没有。

        奇怪,那这血腥味是从哪儿飘出来的?

        他也没急着去寻这血腥味,而是把车上的毛病都跟修车师傅交代了一遍,师傅拿笔记下,随后告诉他。“两天后来拿车吧!”

        “要这么长时间?”沈晨鸣摇摇头,“我等不了。这样吧!换机油我自己来,保养刹车系统你们来,我今天必须要把车开走。”

        齐为民觉得沈晨鸣的性子急了些,车子送来修理厂,就没有当天送当天开走的,怎么着都得等个一天两天。

        急着开走,师傅们要是不尽心,没修理到位怎么办?

        心里虽然吐糟,嘴上还是帮着他说话:“师傅!能不能先通融通融?我们科里的确不能耽误时间。这位是新来的老沈,他不了解厂里的情况,您多担待。”

        沈晨鸣:“......”

        我不是不了解,就是想赖在修理厂,仔细查查这血腥味是从哪儿飘出来的。

        师傅年纪不小了,大约四五十岁,满脸沟壑,手上带着油乎乎的手套,看了眼沈晨鸣。

        年轻人长的十分英俊,眉眼凌厉,身材伟岸,那双眼睛就跟x光似的,看人一眼,似乎能将人的五脏六腑都看穿。

        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压迫感,经验告诉他,这样的人最好不要轻易得罪。

        “行行行,那我安排一下,马上给你保养,机油你自己换,实在不会再跟我说。”

        师傅很想看看沈晨鸣是不是真的会换机油,不会是吹牛的吧?

        沈晨鸣其实没有吹牛,这种吉普车的机油他有换过,在国外执行任务那几年,啥活都干过。

        没办法,为了完成任务,旁人难以想象的事他都得亲身经历,否则就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齐为民看沈晨鸣卷起袖子真的要自己换机油,就觉得好笑,老沈的脾气太执拗。

        这车子一时半会儿也修不完,他还是先回去吧,两人都折在修理厂,不划算,浪费时间。

        “老沈!我先回去,你一个人留下来等车。”

        齐为民说要走,被沈晨鸣一把拉住,拽到一旁:“老齐!你先别走。”

        “为什么?老沈!我是带你来修车的,啥都给你安排上了,为啥不让我走?”

        “我发现这修理厂有血腥味,我怀疑发生了命案。”

        齐为民“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老沈!你想多了,修理厂的人干活,偶尔会受伤,有血腥味那都是正常的。你别多心瞎想,好好修你的车吧!我走了。”

        他一定要走,沈晨鸣也不便一直阻拦。说实话,凭他的经验,早就闻出来了,那种血腥味跟修理厂的人受伤不是一个味儿。

        不是专业的人根本分辨不出来,但他能分辨。

        总感觉那股子血腥味不是一般人受伤的味道,正常人受伤,不会流那么多血,也不会一直持续在空气中飘荡。

        他刚来刑侦科,今天第一天上班,齐为民不相信他也情有可原。

        毕竟刚才的话有点耸人听闻,人家要当个笑话听,他能怎么办?

        齐为民走后,沈晨鸣戴上手套给车子换机油。明明地沟旁边的工具箱里有合适的工具,他偏偏当作没瞧见,去了隔壁地沟的工具箱里翻找。

        保养轮毂的师傅偏偏不告诉他,就喜欢看他到处折腾。

        越是靠近隔壁地沟停着的大货车,血腥味越浓郁,他趁着找工具的机会,看了看大货车的轮胎,发现右边后轮胎有明显清洗过的痕迹。

        这就很可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