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319章 你的东西都给我

第319章 你的东西都给我

        聊了一会儿,该说的事情都说完,沈晨鸣很不舍地挂了电话。

        他的报告已经送去了军部,差不多要十天半个月审批,这还是快的,慢的话起码得一个月。

        等审批下来,他就可以交接了。交接完直接走就是,余下的事情不需要本人来,写信打电话就可以。

        放下话筒后,回味了一下几个孩子喊“爸爸”的情形,忍不住笑了起来。

        三宝开口喊的就是他,就算有时候想喊妈妈都做不到,憋得小脸通红,喊出来的还是爸爸,实在有趣。

        二宝跟着三宝喊,开口就是妈妈,最后才会变道喊爸爸。

        大宝最厉害,爸爸妈妈喊得很清楚,分得也清楚。

        门外赵有金敲了敲门:“老沈!你一个人笑啥呢?”

        “没笑啥,找我有事?来,坐!”

        沈晨鸣起身给赵有金拉开一把椅子,还给他倒了杯水,递到他手上。

        赵有金接过,放在桌上:“你跟我还客气啥?我找你的确有点事。”

        “啥事?”

        “你真的要转业?不要咱们这帮战友了?”

        沈晨鸣愣了一秒,随即笑了起来:“老赵!我媳妇在京都呢,我哪里放心?我得回去,孩子们需要我陪着。”

        赵有金的情绪有点失落:“说实话,老沈!我们真舍不得你走。大家配合默契,习惯了听从你的指挥。”

        拍拍他的肩膀,沈晨鸣安慰他:“放心!以后还会有比我更出色的人来领导你们。这些年我一个人,了无牵挂,做什么都可以,没有后顾之忧,敢去拼命。

        现在不一样了,有了家庭,就必须得为女人和孩子真想。况且我年纪不小了,战斗力在下降,是时候离开给年轻人让出位子了。”

        赵有金沉默了下来,这话他懂,像他也退居到了二线,一线的任务基本落不到他头上。

        年纪大了,扑腾不动了,反应能力没有年轻人灵活。接了未必能完成,完成不了,会给国家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叹了口气,他点了点头:“也好,回去在别的领域一样干,京都那边找到接收的单位了吗?”

        “找到了,公安系统。”

        “啥职位?”

        “科员。”

        “啥?”赵有金深吸一口气,“你没把自己立下的那些军功章拿给他们看?为什么是科员?你的级别转业,怎么着也得是处级吧?”

        沈晨鸣摆了摆手:“无所谓,这个不重要,只要能回去就行。我家老的老,小的小,不能一直待在部队,回去的匆匆忙忙,能有个科员已经不错了,刑侦队的。”

        “唉!”赵有金再次叹气,“咱们若是在部队待着,肯定啥事没有,只要下地方,就这条条那框框的,由不得咱。老沈!委屈你了。”

        “没事,咱只要干得好,一样起来。”沈晨鸣豁达地安慰赵有金。

        以他的级别,回去自然不能是科员,怎么着都得是个刑侦队长,可他急着回去,没有空缺能怎么办?

        要不就得等,等机会再退伍。他不想等,丫头已经考进了京都大学,他不放心她一个人留在京都。遇上啥事怎么办?千里迢迢,一时半会儿赶不到她身边,丫头会害怕,会惊恐。

        他不忍心。

        上次那场任务,他差点成了植物人醒不过来,要不是有丫头,也许他就真的会一直沉睡下去。

        那样活着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死过一次,没有什么比家庭幸福来得重要。

        “说的是,你这人能力强,不管在哪个犄角旮旯都能发光发热。”赵有金笑了,“我相信你很快就能起来。”

        沈晨鸣第一次不谦虚地说道:“我也这么觉得。”

        “你转业了,家里那些东西怎么办?托运回去?需要人帮忙说一声,我搭把手。”

        “不托运,打算半卖半送处理掉,我家里什么都有,带回去也是闲置。”

        “处理掉?”赵有金脸上露出惋惜,“你那些东西当时买得不便宜吧?都还挺好的,也没用几年,半卖半送可惜了。”

        “那有什么办法。”沈晨鸣抬着下巴指了指电话,“刚才打电话问我媳妇了,她说处理掉,没必要带回去。”

        赵有金低着头沉思片刻:“真要处理就处理给我吧!”

        沈晨鸣诧异:“你是全要还是只要部分东西?”

        “全要吧!”赵有金怕沈晨鸣不信,说出了心底的想法,“你走后,我会去找陈副师长申请住进你那屋。

        东西什么都不要动,就一直放着。老沈!你半卖半送太亏了,我也不说按新的价给你,就折损三分之一吧!”

        “老赵!为什么要这么做?补偿我?”沈晨鸣开玩笑地问。

        “也是,也不是。”赵有金看了眼他,微微叹气,“秦老师给了我们家太多太多的帮助,我无以为报。

        她走了,还在为我的孩子想办法,听说会寄录音带来教学。说实话,我很感激。

        我家三代贫农,没出过一个读书人。孩子会读书,心里自然高兴,遇上好的老师更是不容易。秦老师不但是位好老师,还为了我的孩子尽心尽力。”

        “呵呵呵!我知道了,你是看在我媳妇的面上才买下那些家具。”

        “留个念想。”赵有金拿起茶杯喝水,掩饰自己外露的情绪,“你的家给了我,它依然是原来的样子。以后你们回来了,还能看一眼。”

        沈晨鸣渐渐收了笑容,老赵的话,带着伤感,他听出来了,却要假装听不出来。

        曾经并肩作战,生死与共的战友,忽然说要分开,大家心底都有些难受。

        只是他们是男人,极少表现出脆弱的一面,否则就是性命攸关。

        他故意打趣,冲淡这份伤感:“老赵!你想错了,等我回来,家就是你的了。我看还有啥用?里头全是你生活的气息,跟我半点关系也没有。”

        “嘿嘿嘿!说的是。”赵有金抬起头,笑得有点憨,抹了一把脸,“老沈!你不厚道,我难得娘们唧唧一回,还被你无情拆穿。

        就这么说定了,你的东西都给我,以后我们家搬进去住。”

        “行,就这么说定了。”

        大家都是男人,没必要为了点啥争来争去,赵有金爽快,沈晨鸣也爽快。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