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301章 东张西望被警告

第301章 东张西望被警告

        沈晨鸣手里推着自行车,打算骑车载着丫头过去。他们这里离着考场不是很远,骑车大约一个小时就到了。

        坐公交车也不是不可以,要转车,没有直达的,想想还不如骑车呢。

        骑车方便,想啥时候走就啥时候走,没那么多限制。

        大院里的人瞧着他们一大家子都出门,十分奇怪,个个都问。

        “干啥呢?怎么都出来了?这老老小小的,真稀罕人。”

        “是呀!上哪儿呢?出去玩呀?”

        沈老爷子笑着回答:“没出去玩,今天是我家双双考试的日子,孩子们来送送。”

        “哟!这么快就考试了?那是得去送送,考上了可给咱大院长脸。”

        “老刘家的三儿媳妇不也要去?怎么没瞧见人?是不是早走了?”

        “这谁知道,她走不走的跟秦老师没关系。晨鸣!你推着车是要送你媳妇进考场?”

        沈晨鸣笑着回答:“是呢,不管能不能考上,咱都得陪着,我媳妇头回来京都,对路况不熟悉。”

        “说的是,你是得好好陪着,这么有福气的媳妇,咱大院就你独一份。走了,上班去了,回见。”

        “哎!回见,回见。”

        话说完就到了大院门口,秦双双再次挨个亲了亲孩子,笑着跟他们道别,坐上沈晨鸣的自行车后座。

        孩子们似乎知道爸爸妈妈去有事,也不哭,就一个个伸长脖子瞅着,目送他们离开。

        直到看不见了还不肯回家,一直要在大门口等。

        考试的地方就在教育局,准备了一间屋子,全京都报考的人数不多,一共就二十几个,宋云和秦双双都在列。

        位置是随便坐的,没有分号码,秦双双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她喜欢安静。

        宋云坐在两个男人中间,她来得早,找的位置比较好。

        从她身边经过,听见她跟那两男人说要相互帮忙的话。那两人似乎不怎么乐意,敷衍低笑着,并没有答应。

        考试开始,拿到卷子,秦双双先看了一遍,按照考试先易后难的流程,开始埋头写卷。

        宋云的基础不扎实,没写几道题就被难住了,她东张西望,想抄别人的,才转头两次,就被监考老师警告。

        “这位同志,请遵守考试规则,你已经是成年人了,再伸头看来看去,卷子没收。”

        宋云不敢再东看西看,低着头,硬着头皮往下写。

        那些题她真的不会,写也是瞎写,全靠蒙。不管能不能蒙对,都得将卷子写满,不然怕被人耻笑交白卷。

        四十分钟考一场,一个上午考两场,下午也是两场。

        外头的沈晨鸣怕丫头渴着,中间去买了冰绿豆汤提在手上,等她出来就不怎么冰了,刚好常温,喝下去也不用担心肠胃受不了。

        考试结束,大家交卷离开。

        宋云特意看了看秦双双的卷子,整张都写完了,嘴巴一撇,冷呲:“不会靠蒙的吧?”

        秦双双当没听见,放下卷子快步离开。

        沈晨鸣见她出来,朝她招手:“丫头!这里。”

        走过去,手里被塞了杯绿豆汤,沈晨鸣好看的眉眼里都是微笑:“喝点,饿不饿?要不要吃包子?”瞧着手里的玻璃杯,秦双双讶异:“你从哪儿买的?人家怎么肯把玻璃杯给你?押钱了?”

        “是,押了十块钱,一会儿你喝完我去还杯子退押金。试卷难不难?考得怎么样?”

        到了这会儿,秦双双也不隐瞒了,不远处还有宋云虎视眈眈地瞧着呢,她一点不谦虚。

        “还好,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我的试卷基本上都做完了,估算一下,考八十分没问题。”

        不远处一个人孤零零站着的宋云冷笑:“吹牛。”

        为什么她一个人站着?

        实在是她被监考老师警告,大家觉得她是异类,不爱跟她站在一处。

        都是成年人,分得清轻重缓急,又不是毛头小年轻,只要合眼缘,管他是谁,都能聊嗨。

        成年人的世界不一样,有许多顾虑,一旦觉得你这个人会对他造成不好的影响,必定远离。

        “真的?”沈晨鸣替丫头高兴,习惯性摸摸她的头,“太好了,你要考上了,那就没必要回海城去,你留在京都,我一个人回去帮你把事情处理完就行。

        还有一点最重要,你考上了,爷爷和爸妈再不会看我不顺眼。”

        秦双双喝了一口绿豆汤,甜滋滋的,有点冰,还沙,很爽。

        “我保证,一定能考上。”

        “我相信,只要是你想干的事,就没有干不成的。”

        夫妻俩说着话,一个吃着绿豆汤,一个看着她吃,所有来考试的人里,就数秦双双最特别,有家属陪伴。

        其他人都没有。

        宋云看得羡慕嫉妒恨,她家男人要上班,不可能请假来陪她。哪里像沈晨鸣,整天都在家里带孩子,这种男人最没出息。

        大院的人还说他多厉害,年纪轻轻升为师部参谋长。

        瞎说的吧?参谋长有这么闲?整天窝在家里看娃?

        第二场考试她不坐中间了,她要坐在秦双双身边,监督她,要是看到她打小抄,保证检举揭发。

        考试铃声响起,大家陆续走了进去,秦双双在跟沈晨鸣说话,故意晚一步。

        实在是人太多,天气又热,挤着一块儿进,味道有点大。

        她踩着点进去,避免被味道熏着。

        看大家都走了,她才把手里的玻璃杯递给沈晨鸣,拿出手绢擦了擦嘴巴,跟男人打了个招呼,朝考试的地方走去。

        身后不远就是监考老师,她半点不慌,进教室,眼睛一瞟,发现宋云坐在她之前旁边的座位上。

        眉头一皱,转身换了个方向,走到另外一旁的空位坐下,看得宋云目瞪口呆。

        哇靠!秦双双这个可恶的女人,居然不跟她坐一起?

        她偏不,她就要跟她坐。

        宋云想着就站起来,要往秦双双那边去,被她呵斥住:“宋云!我不喜欢跟你挨着坐。”

        监考老师刚好进来,瞧见了快要走到秦双双身边的宋云,语气不悦。

        “这位同志!你在搞什么?刚才你不是坐在中间的位置吗?怎么又跑那儿去了?考试的场所很神圣,你当是菜市场呢?想坐哪儿坐哪儿?”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