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292章 沈老爷子凡尔赛

第292章 沈老爷子凡尔赛

        沈晨鸣第一个举手赞同:“我知道,以后我负责带孩子。”

        尤云娥跟着举手:“我负责一家人的衣服,卫生,买菜。做饭的事交给亲家母,她做出来的菜比我做的好吃。”

        “我和老秦帮忙带孩子,生活自理。”沈老爷子拉着秦爷爷的手一块儿举起来,“咱们不是主力军,打打助攻就行了。”

        秦爷爷“呵呵呵”地笑:“行,我听安排就是。”

        李媛没说话,笑着看女儿,感觉她嫁得真好,不但女婿疼她,亲家也疼她。真是老天注定的缘分,这辈子都不用为她担惊受怕。

        秦双双也举手:“我努力争取一次性考过,给我家三个宝宝做个表率。”

        三个孩子不知道妈妈说的表率是什么,但妈妈提到他们了,三个宝个个开心。

        大宝低着头偷偷笑,没发出声音。

        二宝笑得最张扬,乐呵呵的,手舞足蹈。

        三宝像是害羞了,看妈妈一眼,笑一下,躲进奶奶的怀里。

        可把尤云娥乐坏了,孙女跟她亲呢。

        一家人做了重大决定,便开始实施。高中所有书籍,沈晨鸣都拿了回来,秦双双抓紧时间翻看,名也报完了。

        这个时候的考题大部分都是书上的,只要能把课本里的知识点掌握,考大学不是十分难。

        不像后世,考题超纲,语文卷子居然有考《红楼梦》里边的内容。这个时候是绝对不会考的,啃书本就行。

        还有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她觉得够了。好好学一下,有九成的把握能考过,毕竟她有前世的记忆。

        沈老爷子带着秦爷爷,抱着二宝出去玩的时候,遇到了前院的刘老爷子,两人坐下来闲聊。

        “老沈!你家三个娃是咋养的?怎么个个都这么水灵?这个是老几?瞧着很是活泼好动。”

        沈老爷子指了指秦爷爷手里抱着的大宝:“我们家三个娃娃很好辨认,那是老大,很少哭闹,极其沉稳。

        我手里这个是老二,比较调皮。老三是个女娃娃,娇气得很。”

        刘老爷子瞧了十分是羡慕:“你真有福气,孙媳妇一下子给你生了三个娃,曾孙子曾孙女都有,心满意足了吧?”

        “是,很满足。”沈老爷子抱着二宝,实在抱不动了,把他放在地上,让他扶着石凳子自己玩,“我家孙媳妇啥都特别好,晨鸣等她这么多年很值得。你家那几位怎么样?都还好吗?”

        “还行,就老三媳妇不自在,整天折腾来折腾去。”刘老爷子叹气摇头,“三十好几的人了,非得赶时髦。”

        “赶啥时髦?”

        沈老爷子从地上捡了几个小石头放在石凳子上,让秦爷爷把大宝也放下来,两个小奶娃一人站一边,玩着凳子上的小石头。

        你丢过来,我丢过去,二宝玩得很开心,不断地“啊啊啊”大叫。

        大宝依然高冷,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等二宝急了,才会拿起一个小石头丢给他,还一脸的不屑。

        感觉他就不是个孩子,像个大人。秦爷爷蹲在一旁陪着他们俩玩,让沈老爷子专心致志跟人聊天。

        看得出来,这位刘老爷子比沈老爷子起码小了十多岁。

        “嗨!都是些不入流的,前段时间给人介绍业务,说有提成,后来被人坑了,一分钱没拿着。”

        刘老爷子极其讨厌三儿媳妇,实在是没有深度,事情还没做成,就满院子嚷嚷,逢人就说她马上会挣一笔大钱。

        结果呢?连钱爷爷钱孙子都没见到,多少人看他们家笑话。

        就老沈家还算厚道,没有当面笑话他。

        尤云娥:“......”

        我们都是躲起来偷偷笑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沈老爷子心底在笑,脸上却没表现出来,很贴心地安慰刘老爷子:“年轻人!沉不住气,有点成绩就容易骄傲自满。咱们都年轻过,等上了年纪就沉稳了。”

        秦爷爷:“......”

        谁说的,我家双双就不这样,从小到大都比较沉稳。天大的事到她面前也就那样,从来不大惊小怪。

        “唉!都三十多了,要沉稳也该沉稳了。十七八稳不住常有,孩子都要读初中了还沉不住气,那就不应当。这不想一出是一出,说要去参加成人高考。”

        “好事啊!”沈老爷子把二宝丢在地上的小石头捡起来放在石凳上,“孩子有上进心,咱们得支持。”

        刘老爷子摆了摆手,一脸愁容:“好事是好事,这我知道,可她才初中毕业,成人高考得读高中。

        她从来没读过,哪里能考过?万一考砸了呢?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不能这么说。”沈老爷子劝慰对面坐着的刘老爷子,“孩子要去考,咱们的支持鼓励,说不定就考上了。”

        “唉!你不知道,她说参加高考,就脑子一热的事,实际上是为了逃避劳动。”说起三儿媳妇,刘老爷子满脸嫌弃,“自打说要复习功课,下班回来,家里的事半点不沾手,全是我老婆子做。

        星期天休息在家也不干,睡到日上三竿,起来吃点饭就进屋去。

        有时候中午吃饭还得去喊她,前天我找小孙子打听了一下,孩子说她妈妈看书看不了多久就趴在桌上睡觉。这哪里像是要考学的人?真要想考学还能看书看睡着?”

        沈老爷子心底笑哈哈,忍住了,他清楚,刘老爷子跟他说这些,都是基于他不喜欢说人闲话的份上。

        要是他当面笑话他,以后都不会跟他说家里的事了。

        “那你就忍忍,听说八月十号十一号就考,考完她就再不能找借口不收拾家里了。”

        刘老爷子奇怪:“哎!老沈!你是怎么知道的?”

        沈老爷子笑了笑:“我家孙媳妇也想去报考成人大学,这不也在家天天复习呢。咱们当老人的,再苦再累,也就这一个多月,之后考完就没事了,多担待担待。”

        “你孙媳妇也去考?”刘老爷子诧异至极,“她不是英语老师吗?怎么还用考学?”

        “瞧你说的,能考为什么不考?教师资格证她是有,可文凭没有大学的,这不回来就想着去考一个。”沈老爷子凡尔赛了一把,“考上了,那就是妥妥的大学生。”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