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280章 这个节骨眼上离婚,等于葬送前程

第280章 这个节骨眼上离婚,等于葬送前程

        沈晨鸣没意见:“可以,啥时候去让你家老赵来说一声。”

        “诶!”

        刘淑英答应完,提着那块咸肉走了。

        这段时间,杨天河在跟陈珠珠冷战,他不再去陈世光家蹭饭,总是一个人去食堂吃。吃完就回家看电视,没有陈珠珠的日子,他觉得很惬意。

        再没人从头到脚管着他,也没人在他耳朵边聒噪,一个人想干啥干啥,想吃啥吃啥,跟结婚前一样自在。

        只是他要不要离婚呢?

        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觉得还是不能离婚,离了身败名裂不说,还捞不着一点好处。

        陈珠珠不会生就不会生吧!大不了领养一个,再说了,以后的事谁能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去海城国防大学进修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这个节骨眼上离婚,等于葬送前程。

        他不离婚,也不想这么快就跟陈珠珠说,能拖一天是一天。

        实在受不了她把自己管束得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日子,她在娘家有吃有喝,回不回来又有什么关系?

        她那块地怎么耕耘都不会有收获,他这头牛正好歇歇。

        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陈珠珠回来了,推开门,黑着脸,随手就将电视关了。过后想想不对,又将电视打开,音量开小了不少。

        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温和了许多,老妈说让她要温柔些,不能太强势。

        她学着点儿。

        “天河!我们谈谈吧!”

        杨天河坐起来看着她,面无表情:“你想谈什么?”

        “谈我们以后的日子。”

        陈珠珠靠了过去,抱住杨天河的手臂。杨天河要甩开,没能得逞,陈珠珠抱得太紧了。

        “说话就说话,动手动脚做什么?”

        杨天河的语气十分嫌弃,陈珠珠瞪着他:“你是我男人,跟你动手动脚不是天经地义?说,你还想不想谈?”

        做一个温柔的女人很难,陈珠珠表示她不会,无意之间就又强势起来。顿了顿,再次放柔声音,尽量不显得那么咄咄逼人。

        “天河!我以后对你好点,再不吼你了。你的工资卡自己拿着,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存起来也可以,我都不拦着。”

        “真的?”杨天河挑眉,还是从陈珠珠怀里抽出手臂,“一下子变得这么大方?你想做什么?”

        “我没想做什么,就想跟你好好过日子。”陈珠珠举手发誓,“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不然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原本就没打算离婚,见她发誓,杨天河的脸色好看了不少。

        “陈珠珠!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没人逼你。我就要求一点,你不能背叛我们的婚姻。没有孩子我可以接受,但没办法接受你跟别的男人胡来。”“我知道了,我一定不跟谁胡来。天河!我想努力一把,要是到了二十八岁还要不上孩子,咱们就去领养一个。万一我能生呢?那咱们的名额不是白白浪费掉了。”

        杨天河沉默了片刻,随后叹气:“随你,这些事你看着办。我的工资卡我自己拿着也行,有一点要跟你说明,我家里弟弟妹妹都在读书,上大学什么的需要我帮一把。”

        这话要在以前,杨天河根本不敢说,现在趁着陈珠珠巴结他,一次性说清楚,免得钱没了找自己闹腾。

        “你弟弟妹妹上学还得你掏钱?你父母不管吗?”

        话一出口,杨天河的脸色就变了,声音也提高了不少:“我父母怎么不管?他们都在农村,收入不高,供一个大学生很吃力。

        我又没啥开销,帮他们一把怎么了?你要看不惯就把眼睛闭上,我家里就这条件。”

        瞧着他那不耐烦的样子,陈珠珠真想给他几个大逼兜。麻蛋!给你脸了是吧?居然跟我大呼小叫?

        转念一想,她不能这么做,杨天河还没被她哄得回心转意,她要敢发飙,他就敢离婚。

        她的事家属院的人都知道了,不能生的秘密也隐瞒不住,往后谁敢娶她?

        “行行行,我知道了,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的工资我自己拿着,不能给你。还欠着我爸妈六千块钱呢,他们非得要我还,你也听见了。”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管借谁的钱,都得还给人家,就你爸妈也一样。”杨天河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教训陈珠珠,一点不浪费,“不是我说你,多大人了,啥啥都拎不清。早知道你是这种货色,我就不该搭理你。”

        这下真把陈珠珠惹怒了,无名火一下子被点着,她没有跟往日那般大吼大叫,而是阴恻恻的冷笑:“你不搭理我想搭理谁?秦双双吗?

        切!你在人家眼里连个屁都不是。今天我去镇上回来时遇见她了,你猜她跟我说什么?”

        杨天河又变得沉默起来,一声不吭地靠在沙发上,等着陈珠珠自己说。

        他心里当然清楚秦双双不待见他的原因,他们定亲,不是因为两人有啥感情,是因为他爷爷的苦苦哀求。

        在爷爷眼里,秦双双是个极好的姑娘。在秦家人眼里,他却不是秦双双的良配。

        他们的事,只要有一点不顺畅,就是分道扬镳的结局。早知道沈晨鸣喜欢的人是秦双双,他真不该先提出退亲。

        得等秦家人提,那犯错的人就是秦双双,而不是自己。

        可惜世上没有早知道,他提出的退亲,就得承受别人的白眼。如果陈珠珠啥啥都比秦双双强,他也许什么想法都不会有。

        偏偏陈珠珠就是个蠢货,啥都比不过秦双双,他心里真的恨死自己了。

        怎么就那么沉不住气呢?

        看杨天河不理自己,陈珠珠自说自话:“她说跟她不共戴天的仇不是你提出的退亲,而是我掐她人中掐得太疼了,她为此记恨我。

        瞧瞧,你在她心里啥都不是,还不如你打她一下的疼能让她记住。”

        杨天河无声叹息:“本来就是,有什么可说的?我们俩虽然定亲了那么久,却极少见面,跟陌生人有什么区别?她不把我当回事一点不稀奇。

        好端端提起这事想说明什么?说明咱们夫妻俩不如沈晨鸣夫妻俩?你实在没脑子,不知道我当初看上了你什么。

        不生孩子也好,免得遗传了你的蠢笨,家里更是一团糟。”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