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278章 泥鳅面

第278章 泥鳅面

        谁知她满口胡言,故意气自己,实在可恶。

        既然说不过,那还有啥可说的,不如早点走。

        人被气走,秦双双毫不在意,也骑着车往家里赶。

        陈珠珠估计是被她气得太狠了,骑得很快,瞧着她的背影,秦双双脸上洋溢着得逞的笑容。

        耳根子总算是清净了,才不想跟那女人聊啥没营养的话,不如将她打发走,她一个人自在些。

        回到家,她把装在塑料袋子里的泥鳅倒进脸盆,央求李媛。

        “妈!咱们晚上吃泥鳅煮面条吧!很久没吃了,馋得很。”

        秦爷爷抱着二宝,蹲在脸盆边上看,二宝头回见泥鳅,小眼珠子紧紧盯着,一瞬不瞬。

        似乎在说,这是个啥玩意儿?怎么钻来钻去的?

        大宝三宝睡觉了,没醒。

        沈老爷子很少看见这么大的泥鳅,跟着一起看:“泥鳅面条?很好吃吗?会不会腥味太重?”

        “不会。”秦爷爷摇了摇头,告诉他,“我儿媳妇煮泥鳅面条有自己的诀窍,一点腥味没有,特别香,很好吃。”

        沈晨鸣从外头回来,也伸头看了眼脸盆:“哪儿来的泥鳅?丫头!你买的?”

        秦双双笑着回答:“不是我买的,是刘嫂子买的,她买了三四斤,我给分了些回来。”

        伸手抓起一条,沈晨鸣看了看:“这泥鳅好大,背上还黑,肯定是池塘里捞来的。”

        秦爷爷点头:“没错,这种泥鳅只有池塘里才有,田里的泥鳅,身上大部分都是黄色带斑点的多。”

        李媛从屋后进来,也看了一眼:“这么多泥鳅,一餐煮了是不是有点浪费?分两餐吧。”

        “不用,就一餐煮了。”秦双双提议,“晚上三个宝也吃泥鳅面条,不用另外做辅食。咱们今天一锅熟,全家都能吃。”

        李媛笑了:“行!一会儿我挑几条大的给三个孩子,小心剔了刺再喂给他们。”

        现在孩子们已经开始吃辅食了,一日三餐,跟着大人的时间点来。喝牛奶都是在早上,晚上和半下午。

        一天吃一次鸡蛋羹,吃一次肉沫炖稀饭,要不就是肉沫煮面条。

        大骨头汤家里基本上都备着有,这会儿猪大骨几乎没谁要,便宜的很。秦双双特意买了个土罐,放在煤灶上熬大骨汤。

        孩子们煮面条,煮稀饭,基本上都是用的那个汤。

        加上肉沫,再加上蔬菜碎,三个宝很爱吃。有时候煮的多,家里的两位老人也跟着吃。

        说实话,秦爷爷自从来了这里,脸色都好多了。

        沈老爷子也比原来要好一些,看上去没有秦爷爷那么明显。

        李媛是女儿怎么说她就怎么做,从来不掺和半句,女儿有文化,懂得多,养孩子还是听她的比较好。

        别看三个宝没有母乳喂养,可身体却是十分棒,抵抗力也好,极少有这样那样的毛病。

        每天都是笑呵呵的,见人就乐,招人稀罕。

        将脸盆里的泥鳅端走了,二宝没得看,“啊啊啊”地叫,眼眶都急红了。看见妈妈,扑了过去,将小脸埋在她怀里,很是委屈。

        秦双双安慰他:“外婆去煮泥鳅呢,一会儿煮了给你吃好不好?”二宝像是听懂了,瞬间抬头笑了起来,眼眶里的红都退了下去。

        李媛把泥鳅拿去厨房,将它们倒进锅里,盖上锅盖,没一会儿就听见锅里发出“砰砰砰”的声音。

        等到完全没动静了,掀开锅盖,把已经死掉的泥鳅装进脸盆,放水清洗。

        这时候的泥鳅身上会起一层白色的东西,那是粘液。

        为什么泥鳅滑溜溜的不好抓,就是因为有这层粘液包裹。腥味也都在这层粘液上,清洗干净,腥味会少很多。

        洗干净泥鳅,再次倒入锅里,加了水,切了姜片丢进去,开火煮。

        煮到泥鳅的肚皮裂开,就算是煮烂了。

        煮好的泥鳅装起来,接着烧水煮面条,面条好了捞出过凉水备用。

        泥鳅面好吃的关键在于什么?

        估计谁都没想到,好吃的关键在于咸肉。

        咸肉不是腊肉,是他们老家特有的一种腌制肉的方法。

        肉买回来,单纯用盐巴去腌,完了放进坛子里密封一个星期,拿出来时会有一股子特别的咸香味儿。

        到了过年,他们那边的人家家户户都会做咸肉。

        女儿家里有冰箱,本来这咸肉是放不住的,天气热会变坏。

        有冰箱不一样,可以时常放在速冻里,想吃了拿点出来化冻,十分方便。

        女儿爱吃咸肉炒菜,她时常会做一点。

        用咸肉煮泥鳅面是李媛无意之中试验出来的,鱼羊鲜不是随便说说的,有些食材碰撞在一起,就会特别鲜美。

        起锅烧油,过年还没吃完的咸肉拿出一小块,化冻后切成肉丝,放在油里爆炒,完了加其他菜进去炒至断生,装出备用。

        锅里倒进煮好的泥鳅,下入面条,烧开后加炒好的菜,下入辣椒葱花,闻着那是真的香。

        沈老爷子头一回闻见这个味儿,不住地称赞:“晚上有口福了,味道很好。”

        秦爷爷看了眼厨房,笑眯眯:“是不错,我也很久没吃泥鳅煮面条了,双双今天这泥鳅买得对,馋到我了。”

        秦双双呵呵呵地笑:“我也馋了,妈煮的泥鳅面可是一绝。”

        “是,我们村就属你妈会做菜,好吃着呢。”

        面刚煮好,大宝三宝就醒了,李媛把刚才留的泥鳅和面条装了三小碗过来,她喂大宝,秦双双喂二宝,沈晨鸣喂三宝。

        怕两年轻人不仔细,刺剔不干净,李媛在边上叮嘱着:“泥鳅的肉细嫩,刺也多,要小心。”

        秦双双赶紧点头:“好嘞!我记住了,沈晨鸣!你也要小心些,刺都得清理干净。”

        “唔!”

        沈晨鸣答应着,将三宝放在摇篮上,学着先给她喂了点水,再夹起面条喂给她。至于泥鳅,他不敢随便给孩子吃,只给她吃泥鳅肚子里的泥鳅籽儿,那东西没刺。

        李媛喂孩子的空档还给两位老爷子一人装了一碗面条,递给他们,同时叮嘱:“慢慢吃,小心有刺。”

        沈老爷子接过,闻了闻:“香!真的香。”

        迫不及待吃了一口,顿时眼睛都睁大了不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