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249章 我不是你妈,没有义务提醒你

第249章 我不是你妈,没有义务提醒你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进材料能把三个师傅都带走?还是连夜走的,不会是不来了吧?我那一千块钱可是借的,就为了能让我儿子学点手艺。”

        “我家也是借的,那黄老板要是不来了可怎么办?这钱要回不来,我一大家子可就被害苦了。”

        “镇长!当初我痛快拿钱,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要是不跟着那什么黄老板一起来我们村,我也不会随随便便拿钱出来集资。”

        “对哟!我也是看在镇长的面子上投的钱,没想到老板居然跑路了,这可怎么好?

        “天啊!可千万不能跑路,那可是我攒了十多年才攒起来的。这钱要真没了,我都得跳河。”

        “不要啊!这钱不能没啊!那可是我准备给儿子盖新房的,想着再晚一年盖也没什么,就把钱拿来给我女儿学手艺了。”

        “镇长!人是你找来的,你就再去找一趟吧!藤椅厂干不干我也不管了,把钱还给我就行。”

        镇长看了眼大家,苦着脸:“黄老板不是我找来的,是他自己找来的,我也是想着给咱镇上弄点副业,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

        老百姓一听,个个傻眼。

        “镇长!你什么意思?不是你找来的?那你带着他来我们村做什么?坑我们吗?”

        “你都不认识人家就劝我们集资,镇长!你是不是从黄老板那里弄到好处了?”

        “那肯定的,没有好处,谁这么积极带着外人走村串户?完了,我们的钱肯定要不回来了,怎么办呀?老天!那可是我借来的钱。”

        “不行,我们不能就这么被骗,一定要找镇长讨个公道。黄老板跑了,镇长还在呢,咱们就找镇长要钱。”

        “对,镇长!你必须赔钱,人是你找来的。”

        “镇长要是不给钱,我就不走了,以后吃住都在镇政府。”

        “对,我们也是。”

        消息传到学校,于娜乐得笑出声:“哈哈哈!杨老师!我好在没投钱进去,不然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学手艺?一千块钱拜师?哈哈哈!多可笑!”

        杨开凤黑着脸,一句话都不想说。

        其他几个交了钱的老师全都后悔不已,恨不得时光倒流,把那一千块钱拿回来。

        “我们都大意了,还是秦老师有眼光,不是知根知底的人,真不能随便相信。”

        “秦老师到底懂得多,是我们傻,上了杨老师的当,要不是听她蛊惑,我也不可能出一千块钱。”

        杨开凤不服气:“你可别扯我头上,我没喊你交钱,是你自己要交的。再说了,人家明明知道黄老板是骗子,可有真的提醒过你。”

        秦双双知道她针对自己,抬头瞅着杨开凤,冷冷地发问:“想说什么直接说,不要拐弯抹角,指桑骂槐。

        我是看出那位老板做事不靠谱,我没有提醒吗?我很明确地指出,让他说明集资款的去向,以什么样的方式回来。说得这么明显你还听不懂?难道要我明明白白地告诉你黄老板是骗子?”

        “就算秦老师说了,你们也不一定信。”陈君君为秦双双打抱不平,“咱们都是成年人,都应该具有一定的辨识能力,不能出了事就怪这个怪那个。”

        “可不,秦老师说不集资的时候,大家就该看清楚事情的本质。”于娜不客气地说道,“有钱挣谁不想挣?问题是你得分清楚,这种钱是不是咱们能挣到手的。”

        “校长还特意来叮嘱过大家,不要随便集资。”王文亮扭头看着杨开凤,“你们当时也答应了,现在出事了,怪到秦老师头上,不觉得很可笑吗?”

        “我又不是你爹妈,凭啥管着你?”秦双双也盯着杨开凤,语气严厉,嘲讽,“你的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说了你就一定会听吗?”

        杨开凤低着头,不敢说话。其实她心里也很后悔,一千块真不是小数目,觉得是镇长介绍来的人,肯定没问题。

        没想到还是出事了,镇长也是个不靠谱的。

        “秦老师!那你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有人虚心请教。

        回头看了那人一眼,秦双双很是同情:“当初你们集资的时候,可有让黄老板打借条?”

        “借条?”那人吃惊不已,随后黯然摇头,“没有。就登记在一个本子上,没写借条。”

        秦双双爱莫能助地说道:“那这钱你们也别想要回来了。”

        有人疑惑,追问:“那如果有借条呢?”

        “如果有借条,还能去黄老板的家乡法院起诉。”秦双双稍微给大家科普了一下法律知识,“也许,会有办法要回来。”

        “起诉?那得多麻烦?”

        “是,很麻烦。”秦双双不否认,本来起诉这种事情就是个麻烦的过程,“要想起诉成功,首先你得知道黄老板的家乡在哪儿。车费,住宿费,伙食费一扣除,基本上所剩无几。

        为了一千块钱,实在不划算。但如果大家一起联名起诉,那还是划算的,可惜你们手里没一个人有他打的借条。

        黄老板敢明目张胆行骗,就是料定了你们都不懂法律意识,他只要销毁了那本登记本,就没谁能证明他找你们借过钱。”

        杨开凤冷不丁又丢了一句出来:“既然你知道,为什么早不说?”

        秦双双冷笑:“我说了,我不是你妈。”

        于娜跟着开怼:“说什么说?一把年纪了,啥事都指望别人提点,你还活个什么劲儿?”

        她真的太烦杨开凤了,啥事要是她占理,就总爱嘚瑟。要是她不占理,就爱胡搅蛮缠。

        “我没跟你说话,你一边去。”杨开凤不想搭理于娜,她是秦双双的跟班,“秦双双!作为同事,你就算不跟我说这事,也可以提醒一下别的老师呀!你早看出来黄老板是骗子,为什么不叫我们防患于未然?”

        “噗嗤!”秦双双不厚道地笑出声,被杨开凤的话给气的,“杨开凤!你还真是不要脸。我都说了我不是你妈,没有义务提醒你,怎么你就跟个白痴似的听不懂?

        我是看出黄老板没安好心,我也当着大家的面说了,是你们不听,我有啥办法?他还没把你们的钱骗到手,我要说他是骗子,你能信?”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