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236章 我是你爸

第236章 我是你爸

        王云丽在一旁笑,感觉这小姑真不错,一心一意为张德文着想。

        “小文!听小姑的,别理那人。他都没管你,你何必去管他儿子?”封建英愤愤不平,“你爷爷奶奶走后,他有说管你一天半天吗?

        你是我们封家人。虽然姓张,那也跟他没关系。我听说他儿子是个不务正业的扒手,那种无底洞,你管不起。”

        张德文笑:“我没想过管,我也不想管。我这趟回来是给我封爸上坟的,告诉他我有女朋友了,明年会结婚。”

        “这就对了,姑姑为你高兴。”封建英瞅着王云丽,怎么瞅怎么满意,“以后你跟你女朋友成家了,这边的事啥都不要管,没必要。”

        王云丽觉得也是,封家就剩下个小姑,以后管管她还行,张家人她是真不想管。

        “我知道。”张德文点了点头,突然试探性地告诉封建英,“我女朋友是个体户。”

        封建英愣了一瞬,笑了:“怎么?个体户配不上你?小文!你可别小瞧了个体户,能走那条路的人都是勇气可嘉的。

        别管人家是干啥的,只要不偷不抢不走歪门邪道,对你一心一意就够了。个体户怎么了?那也是响应国家号召,靠自己的劳动挣一份工资。”

        “哈哈哈!小姑!谢谢你对我的支持。”

        王云丽个性洒脱,还以为封建英会反对她干个体呢,谁知人家没有,全力支持,可见眼光有多好。

        “我在海城跟其他两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酒楼,叫益盛居。等有机会,想办法开来京都。”

        “开酒楼好啊!”封建英赞同,“我们单位每年的招待费基本上都花在酒楼,酒店。你要是开来京都,拉上几家单位,说不定每年挣得比小文还多呢。”

        “她的酒楼生意很好,确实比我挣得多。”

        封建英夸赞王云丽:“说明你媳妇眼光好,迈出了第一步。你也要好好打算打算,国营企业不会一直这么下去,早晚都得转型。”

        “我知道,等我家丽丽的酒楼做起来了,说不定我也会从服装厂出来自己干。”张德文有自己的打算,他不会一直待在服装厂耗着。

        “这样很好,是得早做打算。”

        跟着封建英一家过了个欢乐年,正月初一一早,张德文带着王云丽去了封建兵的墓地。

        封建英买了些纸钱让他们带着来祭拜,王云丽还买了水果和别的过来。

        “爸!我来看你了。”张德文带着王云丽对着墓碑鞠躬,“这是我媳妇,她叫王云丽,海城人。以后我们会在那边生活,每年会抽空回来看你。

        爸!你见到我妈了吗?你们是不是已经在一起了?我妈这辈子苦,你也过得苦,要找到她,你们再不要分开了。”

        王云丽听得很心酸,看得出来,张德文很希望养父能跟自己的妈妈在一起,这是他心底的期望。

        烧完纸钱,清理完墓碑周边的杂草,两人坐了会儿,出了墓园,打算回家。

        封建兵的墓地在一片修建整齐的陵园里,而且还是一般普通人进不来的那种陵园,可见他生前也是个有能耐的。

        张德文没有详细介绍,王云丽也没问,她不是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什么时候他想说了自然会告诉她。

        刚走到墓园门口,旁边冲出来两个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两人是一男一女,男的浑身酒气,显然喝了不少。两人都是四五十岁,头发花白,满脸皱纹,从穿着来看,生活一般。

        张德文的长相跟那男人一点都不像,王云丽吃不准这两人是不是他的亲生父亲和继母。

        “德文!我终于找到你了,给我五百块钱。”

        男人见面啥话没有,开口就要钱,王云丽的眉头微微皱起,没吭声,想听听张德文会怎么说。

        “给你五百块钱?凭什么?”张德文冷眼瞅着男人,“你是我的谁?”

        “我是你爸。”男人仗着自己喝了酒,梗着脖子吼了出来。

        “我爸?”张德文看了眼身后的墓园,声音更冷了,朝墓园里头指了指,“我爸在那儿呢?我刚刚去看完他。”

        “逆子,你这个逆子,别忘了,你姓张,是我张伟明的儿子。”

        “我是姓张,可我却不是你儿子,因为我妈也姓张。”张德文的语气不紧不慢,像是要把人气死。

        果然,张伟明气得脸红脖子粗,没了言语回答。

        没错,张德文的妈也姓张,封建兵收养了他,一直没改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女人凑过来,道德绑架:“小文!你不能这么跟你爸说话,再怎么样,他也是生你的人。”

        乜斜了那女人一眼,张德文眼底的寒意更深:“生而不养是畜生,我宁愿当初他把我射在墙上。”

        “你......”

        张伟明气得颤着食指指着张德文,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对于这个儿子,他实在没尽到过一天的责任,如今被怼,他哑口无言。

        “要我拿五百块也不是不可以,我有要求。”张德文慢悠悠地抛出一个诱饵。

        “什么要求?”张伟明迫不及待地问。

        “我妈不能白死。”说这话时,张德文的目光阴冷地盯着张伟明身边的女人,“罗小红当初算计了我妈的命,害得我自小失去亲妈的痛苦,我要她用下半辈子去忏悔,偿还自己欠下的孽债。”

        “我没有,我没算计你妈。”罗小红矢口否认,“你妈是自己跳楼死的,跟我没关系,我为什么要去忏悔?”

        王云丽冷哼:“怎么跟你没关系?你要不同意他抱儿子去找妈,他们会吵架?没有吵架,妈会跳楼会?你的恶毒心思他傻看不出来,不代表我们看不出来。

        那就是你设下的一条毒计,我妈原本就对他没有好感,迫不得已生下德文。你利用自己刚出生的儿子打击她,她无法承受才会做傻事。”

        “是这样吗?”张伟明暴怒地望着罗小红,眼眶充血,“当年你说自己没有奶,让我带德武去找她,就是为了刺激她?让她对我失望?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