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233章 张德文的身世

第233章 张德文的身世

        张德文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沉默了片刻,告诉王云丽:“我的家庭关系有点复杂,你听了不要害怕。

        我没决定在京都生活,以后咱们就生活在海城。我不想回京都去,离远些,没那么大烦心事。”

        王云丽点了点头:“我没关系,你决定就好。”

        叹了口气,张德文想了想,还是把家里的事说一说,免得真要去了京都,王云丽啥啥都不明白,很容易吃那女人的亏。

        “我妈生我的时候死了,不是难产,是跟我爸打架,气不过,跳楼死的。”

        “什么?”王云丽吓一跳,“为什么?”

        刚生了儿子呢,怎么就跳楼了?到底啥事想不开?

        张德文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沉默了片刻:“我爸在外头有人,我弟弟只比我小了十天出生。我妈还在坐月子,那女人没有奶水,我爸将他带回来,要求我妈哺乳。”

        王云丽气得咬牙切齿:“这也太过分了?没有奶水可以喝奶粉喂米糊呀?为什么非得抱回来找你妈?”

        刚问完,张德文就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因为事情挑明,我妈会受不住,会......”会轻生。

        “这是谋杀,诛心的谋杀。”王云丽虽然大大咧咧,可不是傻,她一下子就想到了事情的关键,“你爸和那女人是故意的,故意把那孩子抱回来,故意气你妈。

        你爸和你妈是怎么走到一起的?为什么连男人的真面目都没瞧出来?”

        “我妈......”

        张德文又陷入了沉默,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这件事真的难以启齿。

        过了一会儿他才艰难地说道:“我妈有自己的爱人,因为长得好看,被我爸用不正当手段玷污了。”

        “啥?”王云丽瞪大眼睛,像是被吓到了,“这么说你是......”奸生子?

        天呐!没想到这么一表人才的人,出身居然这么悲苦。

        难怪他妈妈要跳楼,实在是绝望啊!

        被人那啥了后生了儿子还不够,还要给外头的女人带孩子,跟这样的男人在一起,哪里有半点盼头?

        是她也不会活着,太憋屈了。

        迎上王云丽的目光,张德文没有退缩:“是,就是你想的那样。她走后,我爸和那女人不管我,我被送给了爷爷奶奶抚养。

        爷爷奶奶在我五岁那年没了,我被我妈曾经的爱人封建兵收养,他一辈子没结婚,就为了养我。两年前他得了胃癌,去世了,我心里很难过,一个人来了海城。”

        王云丽伸手将张德文抱住,什么都没说,她能想象他心里的痛苦,难过。

        难怪他大学毕业会来海城,实在是京都那边的事太糟心。

        那位封建兵是个极好的人,重情重义,将心爱女人跟别的男人生的孩子抚养长大,还没来得及享受孩子的回报就因病去世了。

        “你不用为我难过,这些话我就跟你说这一次,平时我从来都不去想,尽量让自己忙碌起来,忘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放开他,王云丽抬头问:“你跟你亲生父亲还有来往吗?”“基本上没有。”张德文摇了摇头,“但以后说不定会有所牵扯,他来信了,说张德武明年农历三月初八结婚,让我回去喝喜酒。”

        看王云丽一脸茫然,张德文解释:“张德武就是那个比我小十天出生的弟弟,那女人后来还生了个女儿,叫张素绢。”

        “张德武结婚还好意思写信让你去?”王云丽气坏了,“你爸是不是摆不清自己的位置?从小到大他有养你吗?”

        “没有,一天都没有。”张德文的语气很平静,仿佛说的不是自己的事,而是别人的,“我妈一死,我就被送去了爷爷奶奶家。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爷爷奶奶还没去世时,我封爸爸就已经找到了我。

        他给我办理了相关的领养手续,我们是合法的养父子,只是没有改名,因为我的名字是我妈取的,他说不用改。”

        “那你打算回去吗?”

        “不想回去。就算我回去了也不会去张家,我会回我养父家,去他的墓地看看他,陪他说说话。”

        “应该的。”

        王云丽很感激封建兵,如果没有他,张德文不可能读得起书。他亲生父亲不管他的死活,怎么可能让他读书?

        “我们的事必须要回去告诉我封爸爸一声,过年咱们都有假期,回去几天吧!明年咱们就结婚。”

        “好!”

        王云丽没有拒绝张德文的建议,既然决定要组建家庭,就必须相互体谅。

        握着她的手,张德文低头笑了一下:“秦老师是我这辈子的贵人,不是因为认识她,咱们不可能在一起。”

        “那不是贵人,是媒人。”王云丽笑话他,“我跟双双有缘,一见面就感觉亲切。”

        “她是个极好的人,愿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伸出手帮助别人。”想起第一次跟秦双双见面的场景,张德文很是感慨,“当时我拿着合同找人翻译,被很多人拒绝,我以为没希望了,心里很焦急。

        最后看见她出来,基本上不抱什么希望。她太年轻了,根本不可能翻译出一大份合同。

        结果是我眼拙了,她不但能翻译出来,而且速度极快。就蹲在一旁,逐字逐句,没多会儿就干完了。”

        “哈哈哈!你是不是崇拜她?”王云丽的眼底透着光,脸上全是愉悦的笑,“反正我很崇拜她。”

        张德文跟着笑:“我不止是崇拜,更多的是敬佩,还有愧疚。是我目光短浅,有眼无珠,居然没瞧出她的能耐。

        我的目标是找年纪大些的老师来翻译比较保险,毕竟他们见多识广,不会卡顿。没想到根本就没人接我的活,最后她接了,还做得极细致。”

        “那是,也不看看她是谁。”

        王云丽与有荣焉的高抬下巴,似乎张德文夸秦双双,四舍五入等于在夸她,谁让她是双双的姐呢?

        “我们扩张酒楼也是她的主意,她说等海城开好了,还可以开到京都去。以前我不敢想,现在我得努力朝着这个目标发展。

        你放心,等我们回去了,一定让你老爸后悔当年抛弃了你,还有那女人,撞我手里,肯定不给她好果子吃。”

        “无所谓!他们已经得到了报应。”

        “啊?怎么说?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