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182章 海城没有友谊鞋厂

第182章 海城没有友谊鞋厂

        沈晨鸣看了眼王云丽,感觉她此刻顺眼了不少。凡是对他孩子好的人,他都心存感激。

        王云丽虽然不靠谱,总是纠缠他媳妇,但对他的孩子很不错,暂时先收起心底的不悦。

        嫂子们拿到货后,大家脸上都露出了笑容。特别是之前去给陈珠珠干活,中途没来接服装厂活的人,心底更是充满了感激。

        大家学习手工的技法也特别认真,生怕出错返工,到时候又拿不到钱,那就糟糕了。

        嫂子们学好以后,一个个扛着货回家,脸上带着满足的笑。

        “这批货真不少,价钱好像也比往日的高一些。”

        “冬装,布料厚一些,做起来费事,服装厂肯定考虑到了这些问题,才给咱们提价。”

        “还得是妹子找的人可靠,钱不少咱们的,该给什么价厂里都知道,不用咱们费心争取。”

        “人家那是国营大厂,肯定有自己的一套管理经验,怎么可能胡来?”

        “是呀,上次陈珠珠故意损坏东西,说翻倍赔偿就翻倍赔偿,一切按照咱们签的协议来。”

        “活该!我都嫌厂里让她赔少了。心术不正,又没本事,还想装大头,以后再有啥活,工价再高都不干。”

        “我也不干了,有这次教训够了。”

        嫂子们三三两两地说着话,看见陈珠珠从她们身边走过,理都懒得理一下,当她是空气。

        陈珠珠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哼了一声,挺起胸膛,目视前方,与嫂子们擦肩而过。

        她是来看服装厂这次弄了多少货来,秦双双到底是怎么跟服装厂的人交接的。张德文这个人她不是没去勾搭过,本来想抢了秦双双的话,谁知人家根本不鸟她。

        就算找到凯盛服装厂都没用,也不知道秦双双用的什么手段,不就会外语吗?怎么就那么牛?

        躲在一个角落里偷看了一会儿,服装厂这次来货不少。

        沈晨鸣和秦双双站在一起跟张德文说话,边上还有一个女孩,据说是秦双双在海城认识的小姐妹。

        不知道她一个农村来的女人,怎么谁都喜欢?还能认识海城的人,她都不认识呢。

        从小到大她都生活在部队,跟外边的人接触不多,同学之间也不联系,感情都淡了,真不认识几个部队以外的人。

        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趣,闷闷不乐地往娘家走。

        王大丽和陈世光都在家,看见她来,夫妻俩默契地没说话,只是看了她一眼,再没有往日的热情。

        以前王大丽见了她就讨要那六千块钱借款,后来被陈珠珠狠狠地怼了一顿,再也不敢随便开口要了。

        她怎么怼的?

        她说:“妈!手心手背都是肉,不要把女儿当外人。你就知道自己老了能靠得住儿子?不需要我这个女儿?儿媳妇娶得好,儿子才是你的。娶得不好,儿子是别人的。

        你老了,说不定还得指望我给你养老呢?六千块钱就买断我们的母女情分了?你要是觉得值,这钱我可以还,以后老了别来找我。”

        几句话一丢过去,王大丽再不敢吭声。

        儿子在外地呢,以后娶媳妇肯定也不会回来。就算回来也不一定会跟他们住一起,她也不想跟儿子儿媳妇掺和。女儿就在部队家属院,离得近。

        女婿的家是农村的,条件不好,亲家夫妻俩不会来这里跟他们一起生活。要是她老了,说不定还真得依靠女儿。

        为了这点钱跟她闹翻,实在不划算,想想还是算了。爱还就还,不还也不能强求,都是自己一手捧大的女儿,能怎么办?

        老了会不会卧病在床她也不敢保证,要真有那么一天,指望儿媳妇照顾她也不现实。

        左思右想,最后咬牙放弃了要债。

        这事王大丽没隐瞒陈世光,跟他说了,他沉默良久,最后无奈地挥了挥手:“算了,就这样吧!”

        王大丽也不敢说什么,跟着也是一阵沉默。

        不算了又能怎么样?找杨天河也没用,女儿卡住了他的工资,他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拿什么还债。

        那天说过之后,女儿已经好久没回来了,今天来肯定又是遇上事了。千万不要来借钱,她已经没钱了。

        “爸!我被骗了,我咽不下这口气。”

        陈世光抬眼看了看陈珠珠,冷着脸问:“咽不下你想怎么样?”

        “我想去找他们把钱要回来。那是我辛辛苦苦弄来的活,凭什么做了不给钱?”陈珠珠的语气很不甘,“爸!你在海城不是认识刘叔叔吗?让他帮我找找这家鞋厂在哪儿行不?”

        陈世光眼睛睁大了一倍:“你说什么?你连人家鞋厂在哪儿都不知道?”

        “是他们先找我的,我根本没去打听。”

        陈珠珠有点懊悔,她该去好好打听一下再说的,毕竟上赶着不是买卖。她还以为自己运气好,遇到了大生意,谁知是骗子。

        “你可真行,居然连鞋厂在哪儿都不知道就敢给人干活。”陈世光抬手扶额,觉得自己生了个白痴女儿,“那你知道他们鞋厂的名字吧?”

        “知道,友谊鞋厂。”陈珠珠这回回答得很干脆,“我签的合同上写着呢。”

        “有没有联系方式?”

        “有。”陈珠珠说完报出了一串电话号码。

        陈世光家里有电话,拿起来拨出去,对面一直在响铃,没人接听。一连拨了好几遍,都是这种情况。

        他随手打了个电话出去,让老朋友帮他查一查友谊鞋厂的事。

        大约三十分钟后,对付的电话打了回来,告诉他:“海城没有什么友谊鞋厂。”

        陈珠珠听见话筒的外放音,感觉不对劲,抢过陈世光手里的电话听筒,急迫地问:“刘叔叔!我是珠珠,你确定海城没有友谊鞋厂?”

        那边很肯定地告诉她:“没有,我是工商局的局长,查这种问题很简单,目前进行过工商登记的鞋厂根本没有这个名称。”

        陈珠珠整个人都愣住了,“哦”了一声,失魂落魄地坐在沙发上。

        “难道我遇上了骗子?可合同明明是真的,为什么会没有友谊鞋厂呢?”

        王大丽在边上小心翼翼地问:“会不会他们的厂子没有进行过工商登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