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179章 鞋厂的人那么坏?打定主意来骗她

第179章 鞋厂的人那么坏?打定主意来骗她

        “我们没有学艺不精,我们坚定没有缝错,肯定是你被人骗了。”

        “对,那鞋子的缝线不难,看一遍就能学会,怎么可能错?”

        “服装厂那么复杂的花样我们都能学会,何况是缝个鞋子。”

        “这我就不知道了。”陈珠珠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人家厂里要求返工,你们自己达不到要求,那只能舍弃手工费。

        要钱可以,拿货回来返工,两天做好,做不好就赔偿,你们愿意吗?如果愿意,我马上打电话拉货回来,不愿意就只能这样。”

        所有的嫂子们都傻眼了,没见过陈珠珠这么不要脸的,一味地强压她们,剥削她们。

        徐爱华红着眼眶哭着说道:“陈珠珠!你怎么能这样?那可是我们辛辛苦苦做的活计。怎么能说不给钱就不给钱?早知道我就该推了不做。”

        她一哭,其他几位嫂子也跟着难过。

        谁说不是呢?

        她们辛辛苦苦地做了这么久,连服装厂来的货都耽误了。好在卢嫂子没有生气,秦老师也不是心眼小的人,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恼了她们。

        要是真恼了她们,往后服装厂来货都不给她们了怎么办?

        “不是我不给,是人厂里不给。”陈珠珠瞪着徐爱华,“你一把年纪了连句人话都听不懂?

        收货的人为什么不给钱,不都当着大家的面说清楚了吗?还用得着我再废话?”

        本来没钱拿,徐爱华肚子里就憋着一股气,被陈珠珠一吼,更气了。

        抹了一把脸,回吼:“说来说去还不是你无用,当初跟厂里交接的时候怎么不说清楚?

        他派来教我们的师傅教的是正确的吗?货被拉走,一分钱不给,你怎么不去找厂里的人要?跟我们生气有啥用?”

        陈珠珠眼底闪过一抹稍纵即逝的心虚,找厂里人要?她上哪儿去找?

        人家是自己找上门来的,其实她连人家的厂在哪儿都不知道,就知道在海城。

        海城这么大,到底鞋厂在海城的哪个犄角旮旯,她又没去过,上哪儿知道去。

        电话是有,从来没打过。刚才回来她试着拨打了一下,通了,没人接。

        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家故意不接,还是根本就没这个电话。

        管他的,反正她没损失什么,不就家属院的嫂子们不理她吗?那就不理好了。

        刚才一路回来她就想清楚了,这件事已经板上钉钉,成了定局。她不可能为了这事低声下气去讨好人,也不可能为这事觉得愧疚。

        她有啥愧疚的?

        缝鞋子的方法是厂里的人来教的,嫂子们学没学会,学得怎么样她也没问,各凭本事。

        现在人家说缝错了要返工,她能怎么办?只能说嫂子们学艺不精,可不关她啥事。

        “找什么找?就算真的找去了,人家还是这个说法。”

        陈珠珠不会说她不知道厂在哪儿,只会舔着脸跟大家掰扯。

        “本来就是你们缝错了,不是人家厂里的问题,没让咱们赔偿缝鞋子的线就不错了,还敢去找?”屋里的沈晨鸣听了,冷冷地丢出两个字:“蠢货。”

        秦双双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她也不赞同陈珠珠的做法,其实是可以找去厂里问问的,甚至还可以去厂里看看,到底是缝错了还是他们故意的。

        陈珠珠不想去,不想给嫂子们找回手工费,也没人能强迫得了她。

        嫂子们被她这么一说,个个都垂头丧气。

        陈珠珠不肯去找,这笔钱她们就真的指望不上了。看来白干已成定局,想要拿到钱比登天都难。

        有几个嫂子气得不行,边往回走边小小声地咒骂。

        “该死的陈珠珠,我诅咒你生儿子没屁眼。”

        “不要脸的,居然说我们做错了,她摆明了就是不想给钱。”

        “咱们都是傻子,你看人卢嫂子还有其他几位嫂子多聪明,根本不沾手。服装厂来的活也没喊咱们,人家自己就做了。”

        “以后谁再给我活都不干了,就跟着卢嫂子和秦老师,人家那才是正正经经的。”

        “对,以后我谁都不信,就信秦老师,除了她的话我再也不做别人的。”

        拿不到钱,嫂子们也没办法,只能回家去。

        陈珠珠不乐意地哼了一声,回屋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李媛做好饭菜端着进屋:“隔壁那位真不像话,人家辛辛苦苦干了那么久,一分钱都不给。”

        秦双双起身帮忙:“那有什么办法,谁让嫂子们事先不了解清楚呢。明明知道陈珠珠是个什么样的人,还要帮她干活。”

        沈晨鸣去厨房打饭端进来递给丫头和丈母娘:“这件事就是她蠢,被人三两句话一说就没招儿了。”

        “那依你该怎么办?”秦双双好奇地问。

        扒拉了一口饭,嚼了几下,沈晨鸣敛眉沉思:“依我肯定是要去厂里找他们的,友谊鞋厂,名字有了还怕找不到?

        不管是返工还是什么,都得要有个说法。”

        “如果鞋厂的名字是假的呢?”秦双双再问。

        李媛愣住了:“不会吧?鞋厂的名字还能是假的?”

        吃了一口菜,沈晨鸣反应了过来:“丫头说的没错,估计友谊鞋厂的名字就是假的。但真的要找,也不是找不到。”

        “找到了又能怎么样?”秦双双喝着汤,“鞋厂打定主意要骗人,很有可能在合同上已经做好了陷阱。

        那女人就是个小白,签合同的时候恐怕连上头写了什么都没看清楚。稀里糊涂地签了,要认真追究起来,还是她的错,还是拿不到工钱。”

        李媛倒吸一口凉气:“不会吧!鞋厂的人那么坏?打定主意来骗她?”

        “不然呢?那么多鞋子,返工的话不知道得费多少人力物力,瞧收货的人那么痛快收走,肯定不需要返工。”

        秦双双的笃定让沈晨鸣眼底一惊:“丫头的意思我明白了,他们拿出来的那双鞋子应该是故意做错的,正确的应该是嫂子们缝的那样。”

        “没错,我估摸着就是这样。”秦双双给了沈晨鸣一个赞赏的眼神,“这事只能是嫂子们吃亏,就当这一个多月的活白费力气。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