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158章 晨鸣!我是双双,你的丫头

第158章 晨鸣!我是双双,你的丫头

        秦双双不想理她,丢下一句:“陈副师长有你这么个女儿,真是上辈子造了孽。”

        一次一次拖她老爸的后腿,可不就造孽。

        沈晨鸣的事属于最高机密,不管啥消息都是保密的,陈珠珠拿出来说,就是触犯了部队的纪律。

        她要是不依不饶拉着她去陈副师长那里追责,保证她没好果子吃。

        但是她不想那么做,不是她圣母心,是她怀着孩子,不适合跟陈珠珠拉扯,万一出了啥事,她对不起沈晨鸣。

        孩子是他一直盼望的,已经这么大月份了,还是两个,可不能出一丁点事。

        别以为陈珠珠有多少良善,要是她坏心眼地故意伤她和孩子怎么办?就算把她判刑枪毙也不能换回她的孩子。

        明哲保身,远离危险才是最好的选择。

        沈晨鸣的消息该来就会来,她在家等着就是。

        见秦双双匆匆忙忙地走了,陈珠珠眼底带着得意的笑。

        哼!沈晨鸣有什么好的,以前再英俊不凡,英勇无比,如今成了植物人还有啥用?好在他当初拒绝了自己,不然这会儿哭的就是她了。

        还是杨天河好,没啥能耐,整天看着她的脸色过日子,半点不敢搞小动作。

        哪怕她赔了六千块钱,杨天河也不敢吭声一句。钱是她老妈给的,没让他出一分,他吭声也没用。

        家里从来不开火,两人都吃食堂,想吃什么吃什么,每月工资都花光。

        要是跟了沈晨鸣,她能有这样的好日子过?植物人可不好侍候,一天到晚还不得累死她。

        可见老天爷都在眷顾她,阻止她嫁给不中用的人。

        陈珠珠一顿幸灾乐祸,自我安慰,美滋滋去食堂吃饭。

        一个星期后,秦双双终于得到了沈晨鸣的消息,何志军亲自开车带着她去了海城人民医院。

        李媛也跟着去了,女儿一个人出门她不放心。

        路上,何志军把沈晨鸣的情况简单地说了一下,别的没提,只提了一句:“晨鸣在执行任务时摔下悬崖,成了植物人。”

        秦双双听了,心里的不安逐渐释放,她终于知道自己这段时间为什么会心绪不宁了。原来沈晨鸣真的出事了,而且出了很大的事。

        “没关系,只要命还在就好,我都能接受。”

        李媛拉住女儿的手,不明白什么是“植物人”,听起来像是很不好,看女儿的脸上无悲无喜,她心里很难过。

        “秦双双同志!以后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提,我们师部一律想办法解决。”

        秦双双努力抑制住眼眶里的泪,点了点头:“我知道,真到了过不去时会找师部的,只要能扛过去,我们尽量不麻烦组织。”

        听着这话,何志军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沈晨鸣不仅仅在他们师部是出了名的能耐,在军部,在整个华南军区那都是数一数二的。

        没想到突然变成了植物人,他很痛心。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醒来,要是一直不醒怎么办?

        他媳妇还怀着孩子,这个小家就像是一叶漂泊在狂风暴雨中的孤舟,随时随地都有被风浪打翻打散的危险。

        海城人民医院门口,沈国富和尤云娥在焦急地等待着,说起来,他们还没跟秦双双正式见过面,只见过照片。秦双双下车,看见他们俩,带着李媛快步走了过去。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送晨鸣回来的?”

        尤云娥看了秦双双一眼,抱着她,眼眶微红:“双双!晨鸣对不起你!”

        沈国富跟李媛打招呼:“你就是亲家母吧!我们老沈家对不住了。”

        李媛跟沈国富点了点头:“亲家!别这么说,我是双双的妈。”

        秦双双拍拍尤云娥的背,安慰她:“妈!晨鸣没有对不起我,他是英雄。”

        捂住嘴巴,尤云娥的眼泪不停地滑落,秦双双也跟着流泪。原本她不想哭的,可看着婆婆哭,她憋不住。

        “妈!我们不要难过,晨鸣知道会不高兴的。”秦双双擦干脸上的泪,也替尤云娥擦,“至少他还活着,还能陪在我们身边,这就很好了。”

        沈国富觉得儿媳妇的觉悟很高,不愧是当老师的。要严格说起来,能有命活着回来,真的已经很不错了。

        还苛求什么呢。

        他是军人,得服从命令。

        李媛的心里也不好受,亲家母哭得这么厉害,女婿的情况怕是不容乐观。

        不管怎么样,女儿已经嫁给了他,又怀了娃,往后再苦再难都得熬着。

        “双双!妈谢谢你的理解和支持。”尤云娥很感激秦双双的态度,“你是个好孩子,家里爷爷和我们都知道。”

        “晨鸣在哪儿?我想去看看他。”

        “在那边住院部。”沈国富招呼着,“跟我来吧!”

        几人到了沈晨鸣的病房外,秦双双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跟着推门进去。

        昔日喜欢喊她“丫头”的英俊男人,此刻安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打着吊瓶。

        他瘦了,黑了,头发乱糟糟的,胡子像是刚被刮过,留着青茬。

        秦双双拉起他的手,没有哭,跟平日里一般喊他:“晨鸣!我是双双,你的丫头。”

        此刻的沈晨鸣意识是清醒的,听到“丫头”两个字,脑海里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画面。

        他在跟一个小丫头包饺子,擀皮子擀不好,小丫头很嫌弃。双双就是他的小丫头?他媳妇?

        “我们有孩子了,你摸摸,孩子们在肚子里呢。”

        秦双双每说一句,尤云娥都在一旁捂住嘴巴,无声地哭泣。

        这是她最无法接受的地方,原本开开心心地等着做奶奶,抱孙子,没想到儿子突然出事。

        对她而言,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

        秦双双靠近床边,拉起沈晨鸣的手掌,贴在自己的肚皮上。

        这会儿是夏天,衣服穿得单薄,身上就穿着裴玉做给她的连衣裙。

        沈晨鸣感觉自己的手摸在了一个鼓鼓的圆球上,温热的,掌心底下有动静,一跳一跳的。

        秦双双也感觉到了,笑着告诉他:“晨鸣!孩子知道你是他们的爸爸,在跟你打招呼呢。你赶紧醒来,也给他们打个招呼吧。

        我相信你是最勇敢的,也是最棒的,你一定不忍心孩子们出生时,听不见爸爸的声音。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