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156章 他是谁?他在哪儿

第156章 他是谁?他在哪儿

        什么?王云丽手里没钱了?那位双双是什么人?本事咋那么好呢?把她的老底都掏空了?那她在这里演半天有啥用?

        知道今天讨不着好,余璇也不装得那么狠了,收着些:“丽丽!今天你心情不好,我们不适合再见面,我先回去了,过两天再去找你。”

        “别!”王云丽伸手拒绝,“余璇!咱们之间没必要再见面了,我忙得很,整天要陪我男朋友,就不跟你浪费时间了。”

        张德文笑着赞同:“对,丽丽忙得很,没空跟你见面,以后别来找她。”

        余璇看了他们一眼,没再说话,转头快步离开。

        她走了,张德文和王云丽纷纷松了口气,今天的表演到此为止,不用再逢场作戏。

        “张厂长!谢谢你!”王云丽坐上车后,真诚跟张德文道谢,“要不是你来了,我一个人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他们。”

        扭头看了眼小白一样的王云丽,张德文笑了笑:“谢倒不用谢,以后余璇再来找你,记得一定不要理她。

        你那同学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爱慕虚荣,徒有其表,你是怎么跟她做了那么多年好朋友的?

        用你的金钱维系着你们之间的关系?不觉得这种关系很奇葩吗?朋友之间是相互的,不是一个人单向付出。”

        王云丽想想以前的自己是挺傻的,余璇不管提什么样的要求都尽量满足她,生怕她不理自己了。

        久而久之,她就变得越来越贪心,索取的越来越多。

        “谢谢你的忠告,我知道了,以后再不会理她。我现在真的一文不名,我和双双还有许叔,三人合伙准备开一家饭店,钱都投进去了。”

        “哦?你们打算合伙开饭店?”张德文对秦双双的举动很感兴趣,“谁的提议?是不是秦老师?”

        就凭王云丽这么简单的头脑,肯定不会想到干什么事业,她就一混吃等死的料。

        “是呀!你对双双倒是了解。”王云丽笑着打趣,“许叔是厨师,祖上几代人都是开饭店的。

        双双说我不懂得利用人脉资源,我们三人吃了一顿饭,就把合伙的事给定下来了。”

        张德文一点都不奇怪,秦双双就是个敢想敢做敢去拼的人。

        “秦老师对做生意很有一套,灵山中学门口那一排店面瞧见了吗?她租地建的。给军嫂们免租金三年,十二间店铺全都被军嫂拿了,现在那边成了军嫂一条街。”

        这事王云丽还不知道,她没问,秦双双也没说,猛一听,觉得她家双双可真能耐。

        跟着她干饭店,一准儿能干起来。

        “双双实在太能干了,我是她姐,感觉我好像怎么改变都没用。不过我喜欢,那么厉害的她是我妹妹。”

        “你很幸运。”张德文启动车子,语气里带着一丝羡慕,“能跟秦老师成为小姐妹。”

        “嘿嘿嘿!我也这么认为。”

        “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在前边的公交车站把我放下来就行,你忙你的去,我还得去店里看看。”

        张德文没有勉强,毕竟他跟王云丽不是很熟悉,送回家有点过了。

        被人瞧见,闲话满天飞,对她不好。

        将人放在公交车站,两人挥手道别,张德文开车回厂里,王云丽坐车去饭店。秦双双送走王云丽,回到家,无所事事,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散步。她上次去医院做了个产检,别的都没什么,医生说她怀的是双胎,还说孩子很健康。

        可她没觉得自己的肚子比一般普通的孕妇大多少,医生告诉她。

        “肚子大小,跟怀了几个都没有啥定数,取决于个体差异。你的肚子看着比同月份的人稍微大一些,但里头却是两个健康的小宝贝,发育得都挺好,不用担心。”

        两个吗?她怎么感觉不太像?

        不确定的事她谁都没告诉,每天饿了就吃,水果蔬菜,肉类蛋类,还买了奶粉来泡。

        前后两世第一次做妈妈,尽量不能让孩子亏空了身体,她吃下去的东西会化作营养提供给孩子们。

        记得沈晨鸣曾经跟她说过,希望她一胎能生出好几个孩子来,这样既不违反了计划生育,还能多几个娃。

        当时她还笑话他想得美,看来他的美梦要成真了,就是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到底在哪儿,好不好。

        上次做完那个梦,就再也没梦见他,放假在家,她一直关注着师部的动静。沈晨鸣要出了啥事,师部肯定会传出消息。

        她是沈晨鸣家属,有事肯定也会第一个通知她。

        此刻的沈晨鸣躺在京都陆军医院接受各方面的检查,前线的陆军医院虽然已经检查过了,为了万无一失,他们还得检查一遍。

        他感觉周围一片漆黑,仿佛被无尽的夜色所吞噬。

        意识陷入了混沌之中,思绪如同一团乱麻,无法理清。

        他试图睁开眼睛,但无论怎样努力,眼皮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所束缚,无法挣脱这沉重的黑暗。

        感觉自己仿佛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四周的墙壁挤压着他的肺部,让他呼吸都变得困难。

        他想要大喊,但喉咙里只能发出微弱的呻吟,无法传递出去。手和脚都被束缚住,无法动弹,只能任由恐惧在心底蔓延。

        周围的声音逐渐变得模糊,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他试图聆听这些声音,但它们却像是在遥远的彼岸,无法触及。

        沈晨鸣慌了,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活着,或者已经陷入了一个永远无法醒来的梦魇。

        在这片无尽的黑暗中,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和无助。

        心灵被困在黑暗里,如同被抛弃在荒芜的沙漠中,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他脑子还有点乱,有点麻木,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也记不起任何东西。

        他是谁?他在哪儿?为什么会在这里?

        全然不知。

        不管他怎么挣扎,黑暗始终笼罩着他。

        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够挣脱这片黑暗,重新回到光明之中。心中充满了困惑和恐惧,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醒来,也不知道自己能否醒来。

        更害怕的是,醒来后能想起来自己是谁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