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140章 参加资格证考试

第140章 参加资格证考试

        感谢秦双双?陈珠珠整个人都呆愣住了,感觉服装厂的家属们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秦双双抢了原本属于她们的手工活,非但不责怪她,还说感谢她。

        脑子铁定进水了。

        她这意思好在没人知道,不然非得喷她一头一脸。

        她们才没有脑子进水呢。

        以前做手工是多少能挣些,可没啥社会地位,如今不一样,她们可是凯盛服装厂的工人,说出去都有面子。

        凯盛服装厂可是国营大厂,这些年接的都是国外的订单,效益好,福利待遇好,不知道多少人走后门想调进来。

        书记说不要外头的人,安排厂里的家属,不够再去找外头的。

        手工活外包给秦翻译,她也不是为了给自己挣钱,是为了给部队家属院的嫂子们弄点活干。

        她们进厂,工资比不了正式工人,福利待遇是一样的。正式工发什么,她们就发什么。

        一年到头,什么苹果,橘子,香蕉,梨啥的根本不用买,全都是厂里发的。不管过啥节都有礼品,还发过节费。

        在家里做手工能有这么多东西?

        根本不可能。

        她们为什么不感激秦翻译?

        要不是她承包了手工活,她们哪儿有机会进厂?

        陈珠珠自然不知道这里头的事,她只想问能不能把凯盛服装厂的手工活,从秦双双手里抢过来。

        话刚问出口,就被大家炮轰了一顿。

        “你这人是不是疯了?当我们这么大的厂是胡乱跟人开玩笑的?书记当着全厂职工的面开大会时说的话,你当是放屁?”

        “手工活给秦翻译的事可是通过全厂职工同意才定下的,可不是随随便便几个人的决定。”

        “你要有本事搞定我们书记,给我们厂里做出突出贡献,让我们全厂职工满意,说不定也有机会,”

        突出贡献?让全厂职工满意?那怎么可能?

        她就一文工团的歌唱演员,除了唱歌就不会别的。要给服装厂做突出贡献,光唱歌也不行呀!

        陈珠珠放弃了,灰溜溜回到部队,好在嫂子们整天忙着,也没谁指望她真的拉来什么手工活。

        今天看见张德文开车来接秦双双,她心底酸成了柠檬,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走在路上,越想越觉得秦双双男女关系混乱。

        可惜没有确切的证据,跟家属院的嫂子们说也没人会信,只能憋在心里,等机会合适她再说。

        秦双双带着李媛和孔少卿,一起去往海城,参加考试。

        孔少卿把秦双双送进考场,陪着李媛在外头等着。

        李媛心底十分感激这位孔老师,说了好几次谢谢。孔少卿却不以为然,觉得她太客气了。

        “阿姨!我跟秦老师是同事,朋友,她来考试本来就得有人陪同。秦老师是我们学校的骄傲,又怀孕了,校长不放心她一个人出门。

        我自告奋勇答应陪考,校长还给我多算了一天的钱呢。”

        听完她的话,李媛的心里好受了些,没耽误人家的时间就好。她陪着来只能帮点小忙,要有个啥事,她大字不识一个,根本没啥用处。学校的校长考虑得很周到,居然派了人来陪着女儿考试,可见学校有多重视她家双双。

        她家双双打小爱看书,不管哪儿弄来的书,只要有字,就能看好半天。路上一张被人扔掉的废报纸条,都要蹲下来看看。

        那会儿她偏科的厉害,读完初中就没读了,没考上高中,回家还哭了一场。

        没想到本事这么大,竟然能教高中的英语,接到她写回去的信时,全家都高兴坏了。

        秦双双进了考场,安静地坐着,许多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她。

        考试的人大约有五六十个,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孕妇只有她一个。

        大家集中在一中的一间教室里考试。

        监考的人是教育局派来的,两男一女,看上去十分严肃。

        考试的座位也没有编号,谁来坐哪儿都各凭自己的意愿。很多相熟的人招呼着坐在一起,秦双双跟谁都不熟,找了最后面的一个位置坐下。

        她身边的座位一直空着,没人过来。

        大概是最后一个位置,没人瞧得上。

        秦双双没去理会,她是来考试的,坐哪儿都行。

        老师开始发卷了,后头又来了一位老师,二十来岁,剪着一头利落的短发,眼眶红红的,像是哭过。

        看了看教室,见座位基本上都坐满了,最后走到秦双双身边坐下。

        一坐下就跟她嘀咕:“我不想来考试,家里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轮番上阵劝说,我就闹不明白了,为什么家里那么多老师了,还得逼着我继承他们的衣钵?

        有意思吗?我不想当老师怎么了?我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不行吗?”

        秦双双看了看她,笑了一下,没开口。

        这位估计是受刺激了,一来就跟她嘀咕家里的事。

        “我就想去外头看看,不想窝在海城,一个个就跟天要塌了似的,非逼着我来参加考试。我根本就没复习,哪里能考过?

        他们更狠,说我要考不过就一年一年接着考,只要考过了才考虑要不要让我出门。

        你说这都什么奇葩逻辑?我都十九了,成年了,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屁孩。

        照他们的说法,我是不是一辈子都长不大?一辈子都得待在他们身边?我连考个大学都得是师专,哪儿都不许去。

        我气不过,故意不去学校,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嘿!没想到他们居然替我报名来考试,不来都不行,我怎么活得那么憋屈?”

        女孩说着又想哭,眼眶红红的,鼻头也红红的,看上去像是被家里人欺负惨了。

        秦双双愕然,十九岁来参加教师资格证考试?这是怕她跑了?

        “你若是考过了呢?会怎么样?”

        女孩微愣:“考过了就让我出门溜达一圈。”

        秦双双没再说话,女孩像是顿悟到了什么,眼光蓦地闪亮,随后又暗淡下来。

        “我没看书,一天都没看,他们让我复习资料,我就不,就跟他们对着来。这样的我,哪里能考过?”

        “未必。”秦双双笑着鼓励她,“你连大学都能考上,一个小小的资格证考试怎么可能难倒你?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