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126章 她这是断了我的财路

第126章 她这是断了我的财路

        徐爱华感觉自己好笨,陈珠珠心思这么恶毒都没看出来。

        “嫂子们的活路跟她有什么关系?她的心思你还不明白吗?她气沈副团长不娶她,娶了现在的秦双双。

        秦双双又这么优秀,哪儿哪儿都比她强,她嫁的男人还是秦双双不要的,她能甘心?能不千方百计想着让她出丑?”

        “难怪她每次都喜欢在我面前说秦双双的坏话。”徐爱华明白过来了,陈珠珠在利用她,“原来她别有用心,可她对我下手干什么?有本事她直接去找秦双双呀!”

        “说你蠢你还不肯认。”徐爱华的男人不满地看着自家媳妇,“整个大院除了你,谁搭理她?她又搭理过谁?

        你不嘴巴大爱说闲话吗?她不找你能找谁?她敢明目张胆地找秦双双吗?除了从你这里下手,还能从谁那里害死秦双双?”

        徐爱华不说话了,低着头,红着眼眶:“那怎么办?被毁掉两百条货,赔偿款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她要害秦双双没关系,至少得把赔偿款给我呀。只要出钱赔偿,她毁多少条都跟我没关系。”

        “胡说。”男人被她这话给气死了,“你以为出钱赔偿就可以相安无事了?只要你损毁货物一次,下次你就别想再拿到活。

        协议上写得清清楚楚,只要发现损毁,就会终止双方的合作关系。”

        “什么?”听完男人的话,徐爱华再也坐不住了,“协议上真这么写了?”

        “是!”她男人点了点头,“人家厂里开出来的协议,所有的风险都考虑进去了。今天你的货被损坏,以后想拿货根本不可能。”

        “她她她......她这是断了我的财路。”徐爱华彻底坐不住,“我要去找她,她不能这么对我。”

        “你回来。”一把抓住冲动的女人,徐爱华的男人将她按坐在椅子上,“你这会儿去有啥用?她是不可能承认的,你没有证据指向她。”

        “那怎么办?”

        徐爱华哭得很伤心,捂住嘴,肩膀一抖一抖地,不敢大声哭,怕影响不好。

        “能怎么办,这个哑巴亏咱们得咽下去。”

        男人看了眼自己的媳妇,心里也不好受。媳妇是有缺点,可做这批手工活她是认认真真在做。

        每天都算着自己挣了多少钱,拿到钱后给孩子们买什么,给家里添置什么。

        一大家子全靠他的工资过日子,其实过得捉襟见肘,有额外收入,他跟其他战友一样,心里都很感激沈副团长的爱人。

        陈珠珠实在是可恶,她要跟人家比能耐,不该挑他媳妇下手。

        “你别哭了,晚上去一趟沈副团长家,把这事跟他爱人说清楚,看看有什么补救的方法没。实在不行,该怎么着就怎么着,谁让咱们理亏。你先回去,把剩下的做出来。”

        徐爱华听了,没说什么,点点头,起身回去了。

        好巧不巧,走在路上,碰见了陈珠珠。

        她像个没事人一样跟徐爱华打招呼:“徐嫂子!你来营里做什么?哎!你怎么哭了?出啥事了?有啥困难跟我讲,能帮的我一定帮。”

        以前看见陈珠珠这么嘘寒问暖,徐爱华会觉得她对自己很好,给她面子。这会儿看见,只觉得恶心。

        那脸上的笑明明透着虚假,为什么她以前没瞧出来?

        这个可恶的女人,实在太坏,难怪大院里没人跟她说话。嫂子们火眼金睛,早就看出她的伪善。只有自己傻不愣登地围着她打转,结果被她狠狠地咬了一口,毁掉她挣钱的门路。

        没见着人,徐爱华还能压下心口的恶气。

        见到人,特别是见到陈珠珠脸上明晃晃的笑,她就觉得那是在嘲讽自己。

        按住自己蠢蠢欲动要打人的手,徐爱华扭头想走,不想搭理陈珠珠,偏偏被她拦住了。

        “徐嫂子!为什么连你也不理我?我怎么你了吗?”

        徐爱华:“......”

        你还有脸问?你怎么我了?你说你怎么我了?你把我害惨了,我要是拿不到手工活做,我就天天盯死你。利用我的大嘴巴,让你在大院待不下去。

        不想搭理她,徐爱华将她扒拉到一旁,也不知道是她力气太大,还是陈珠珠故意的,居然“扑通”一下摔在地上。

        “徐嫂子!你不理我就不理我,为什么打我?”

        这明晃晃的诬告,徐爱华彻底忍耐不住,转头,死死地盯着陈珠珠。

        “你说什么?我打你?我什么时候打你了?我就轻轻扒拉了你一下,你自己站不稳摔倒就说我打你?”

        陈珠珠捂着被摔痛的膝盖:“什么我站不稳?明明就是你推我,我膝盖都摔破了,好疼。”

        “我没推你,是你自己摔的,管我什么事?”

        徐爱华觉得陈珠珠就是爱做戏,她根本就没用力,自己摔一跤都能怪到她头上,实在无理取闹。

        陈珠珠没想到徐爱华说话那么冲,顿时火冒三丈:“怎么不管你的事?你推倒我还有理了?徐嫂子!咱们两个平日里是要好,可你也不能无缘无故打人吧?”

        “打人?”

        默念着这两个字,徐爱华再也无法忍住心底的怒气,抬起手,抡圆了胳膊,用力朝陈珠珠脸上甩去。

        “啪啪啪!啪啪啪!”

        她被气狠了,不管不顾地朝陈珠珠脸上不停摔巴掌,不停地骂。

        “我打人?就打你怎么了?你特么就不是什么好人,表面上跟我好,背地里毁掉我的货。我要是交不了差,你也别想好过。”

        货被毁掉就算了,还故意摔倒污蔑她。泥人也有三分气,逼急了,别说兔子会咬人,蛤蟆也会咬人。

        一旦开撕,徐爱华就再没了顾忌,下手也没个轻重。

        几巴掌下去,把陈珠珠的脸打得又红又肿。

        她想开了,陈珠珠欺人太甚,不狠狠教训一顿,以后说不定还会害人。

        男人是在陈副师长手底下没错,可部队不只有陈珠珠老爸一个领导,还有别的领导。

        既然闹开了,她也不怕,都被人欺负到脸上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货物被毁的事一定要找陈珠珠仔细说道说道,就算她要耍赖也没关系,就要闹得人尽皆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