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118章 陈珠珠演出搞砸

第118章 陈珠珠演出搞砸

        听到大家的热情相邀,秦双双唱得兴起,笑着答应了:“行!那我就再唱一首,这首歌也是首老歌了,会唱的都跟着我一起好吗?歌名就叫《唱支山歌给党听》。”

        她不知道乐手们能不能给她伴奏,扭头看了一眼,再次转身给大家鞠躬,熟悉的伴奏旋律再次响起。

        “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底下的我们一起来。”

        这首歌脍炙人口,很多人都会。

        秦双双这么一引导,底下许多人都跃跃欲试,跟着她的节奏一起唱。

        “旧社会鞭子抽我身,母亲只会泪淋淋,......党的光辉照我心。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

        一曲唱完,台下的人意犹未尽,秦双双凭一己之力,把独唱变成了大合唱。

        何志军欣慰地笑了:“晨鸣媳妇真不错,让大家都跟着过了一把唱歌的瘾。”

        陈世光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他心里很清楚。秦双双唱的歌曲,一会儿女儿也要唱,只是她刚才的表演那么到位,女儿还想压过她吗?

        绝对不可能。

        他这个女儿被王大丽惯坏了,什么都想压人一头,偏偏什么都做不好,这样的人注定不会成功。

        心胸狭隘,小肚鸡肠,工于心计,沈晨鸣瞧不上她,十有八九就是因为这些。

        新婚夜被杨天河甩一巴掌,回来找他哭诉,当时他没理她,把杨天河叫进了书房。

        “珠珠是你自己找的,应该也是你喜欢的吧?既然这样,你又何必在乎她的过去?”

        杨天河抱着头,一句话都不说。

        他知道,他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结婚了,再闹不愉快,不但他女儿没脸,他更没脸。

        “自己选择的路,不管遇到什么都要咬牙走下去,跟珠珠好好过日子。下次她再胡来,你想跟她怎么着我都无话可说。”

        这种憋屈的滋味他当年也承受过,没有逼迫杨天河,只是把事情的利弊跟他提了提。相信他是个聪明人,懂得取舍。

        沉默了许久之后,杨天河同意不再闹,跟女儿好好过日子。

        夫妻俩目前还是相安无事,日后怎么样就不知道了,女儿这么能做,估计走不远。

        就今天她整秦双双这事,一旦传出去不仅仅丢她自己的脸,把他们一家的脸都丢尽了。沈晨鸣回来要是知道,保证把他一起恨上。

        生这么个女儿,简直就是来讨债的。

        思绪拉回,陈世光继续看着台上的表演。今天是除夕夜,得陪着一起看到最后,如果是平时,他早就走了。

        一会儿的丢人时刻他真的不想面对,一辈子的英明都叫女儿给毁了。

        秦双双唱完歌走下台,被一众军嫂夸赞,个个都觉得她给她们长脸了。以往在部队文工团的人眼里,她们就是一群头发长,见识短,没本事,不认字的农村妇女。

        每天只会在家里洗衣服,做饭、带娃,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低人一等。

        如今不一样了,她们有自己的事情做,能挣钱,能给家里孩子买新衣服新鞋子,感觉再也不比那些有工作的人差。

        特别是妹子,领着她们改变了军嫂们的形象,她们不再蠢笨如猪,不再一无是处。她们用自己的双手努力劳作,增加收入,改善家庭生活。

        管爱珍也走过来凑热闹:“双双妹子!你的嗓音很好,歌唱得不错,把我们大家都惊艳到了。”刘淑英捂住嘴笑:“没错,妹子的能耐实在不一般,不但能带着咱们挣钱,还能带着咱们享乐。”

        自从早餐摊子开起来,刘淑英的性子再不似以往那般沉闷,变得爽朗而温和。生意人的圆滑机智,和气生财在她身上都能看出一点雏形。

        卢晓珍跟着笑:“是,妹子太有才了,不但会教人做生意,还能教书,我看教人唱歌也没问题。”

        邱美琴,冯星星、柳叶儿、贾媛媛,王秋霞、何晓娟、吴莹莹还有其他军嫂,全都跟着笑。

        当然,她们笑也不敢大声,说话也都是小小声的,只有小范围的人能听见,怕影响了其他人欣赏节目。

        今年过年特别不一样,让她们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军嫂也有自己独特的地位。

        台下人聊得热闹,根本无心看台上的表演。

        她们声音不大,没影响台上的演出,就是沉浸在刚刚秦双双的歌声里出不来。

        陈珠珠压轴出场,唱的还是那首《一条大河波浪宽》。

        只是,底下人听着就觉得她唱得不如秦双双,高音部分显然用的是假音。

        假的太狠,跟捏着嗓子尖叫的公鸡似的。

        以前没有对比,也没人听出陈珠珠演唱的不足之处。

        这会儿两厢对比,立马显出高低。

        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陈珠珠不管怎么卖力,就是唱得不如人家。

        一看台下的人兴趣缺缺,没有往日那般专心致志地听自己唱歌,陈珠珠的心态崩了。

        接连唱错了好几个节拍,外行人是听不出来的,伴奏得能听出来,她自己也知道。

        军嫂们不知道在说什么,个个眼睛看着台上,脸上却挂着笑,像是在嘲讽她。

        对,她们就是在笑话自己,笑话她选了跟秦双双一样的歌曲,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应该是秦双双唱了跟她一样的歌曲。

        她也不知道那女人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唱了她的歌。如果不是知道她事先没看过节目单,都要怀疑她是故意的了。

        心底一怒,歌词唱错了不说,高音直接破音,听得台下的军嫂们个个收了脸上的笑容,诧异地看着台上的陈珠珠。

        她们就说会儿话的功夫,陈珠珠怎么变鬼吼了?

        “这人还说是文工团的台柱子,就这唱歌水平?我看还不如咱妹子呢。”

        “可不!刚才这首歌妹子唱得多好听,到她这里可好,像是有人掐着她脖子,鬼吼鬼叫。”

        “真的,听得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太难听。”

        “陈珠珠今天的表现太心浮气躁,可能是被妹子刚刚的演唱给惊吓到了。”

        其他军嫂:“......”

        知道自己今晚的演出搞砸了,陈珠珠破罐子破摔,勉勉强强唱完,连谢幕都顾不上,落荒而逃,扭头跑回后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