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115章 没有伤及内脏,骨骼

第115章 没有伤及内脏,骨骼

        沈晨鸣受伤昏迷后,他的意识陷入了深深的梦境之中。

        在梦里,他看到了他家小丫头,那个美丽动人的女孩。

        丫头微笑着向他走来,她的笑容像是春天的阳光,温暖而明亮。

        她紧紧地握住他的手,那手心传来的温度让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心。

        “晨鸣!晨鸣!晨鸣!晨鸣!”

        丫头的声音很好听,宛如天籁。

        他听一千遍一万遍都听不够。

        “丫头!”

        他想喊她,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两人站在一个梦幻般的花园里,周围是盛开的鲜花和翠绿的树木。鸟儿在枝头欢快地歌唱,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他们身上,显得格外温暖。

        丫头轻轻地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眼眸里充满了爱意和温柔。

        低声在他耳边说:“晨鸣!我爱你,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永远陪伴在你身边。”

        紧握着她的手,他深情地看着她,“我也爱你!丫头!我会永远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他们在花园里甜蜜地相拥,像是一对恩爱的情侣。感受着彼此的爱意和关心,也感受到了自己对她的深深眷恋。

        让他感到一种无比的幸福和满足。

        他知道,即使自己昏迷不醒,他也永远不会孤单。因为他的心中有丫头,有他们的爱情。

        此刻的秦双双在一片混沌的黑暗之中,仿佛陷入了一场无边的梦境。

        她的心跳在死寂中回荡,像是在空旷的沙漠中敲响的鼓点,而她的目光则被一道微弱的光芒牵引,那是沈晨鸣的背影。

        他的衣物破碎,身上沾染着血迹,像是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战。

        恐惧如一道无形的铁链,紧紧地束缚住秦双双的心,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那个总是以冷静、沉稳形象出现的男人,此刻全身都被血污覆盖,脸色苍白如雪,平日里如星辰般璀璨的眼睛,此刻只剩下疲惫和伤痛。

        他的腹部和手臂上都是血迹,有的还在渗着鲜红的血,那些痕迹在黑色的背景下犹如刺眼的刀痕,让人无法忽视。

        秦双双几乎可以感受到他脸上的痛苦和无助,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苦,让人无法直视。

        她的心里充满了恐惧,手脚都在不停地颤抖,连声音都在颤抖。

        但她知道她不能惊慌失措,不能失去冷静。她必须坚强,必须挺身而出,去帮助他,拯救他,只是她无从下手。

        沈晨鸣身上的伤太严重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晨鸣!你怎么了?晨鸣!晨鸣!晨鸣!......!”

        深沉的黑暗中,秦双双挣扎着醒来,噩梦的余韵萦绕在心头,如同一道厚重的暗影,挥之不去。

        她的心跳如同失控的鼓点,疾疾地敲击着胸膛,带来的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慌。

        双手微微颤抖,眼神中充满了深深的忧虑和无助。

        视线在黑暗中四处探寻,试图撕开浓重的黑,寻找一丝安慰。

        梦里的沈晨鸣受伤了,受了很严重的伤,浑身血乎刺啦,她不知道这个可怕的梦预示着什么。深夜的寂静和黑暗放大了她心中的惊恐。

        思绪如同被狂风肆虐的野火,无法遏制。

        她试图理清头绪,理解这个噩梦的真正含义,但恐惧如同一只可怖的大手,紧紧地扼住她的喉咙,使她无法呼吸。

        眼角微微湿润,却不是因为泪水,而是因为深深的惊惧。

        她感到自己仿佛被困在一个无法逃脱的幽深之地,无助而孤独。那种绝望的感受如同黑夜中的寒风,刺骨的冷。

        为了不打扰到熟睡的老妈,秦双双呆愣愣地躺在床上,没有发出更大的动静。

        深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复那颗狂乱的心。

        她知道,只有自己能走出这个黑暗的漩涡,无论多么艰难,无论多么漫长。

        噩梦惊醒的时刻,秦双双内心忧虑重重。

        前世自卫反击战那场战争究竟夺走了多少人的性命,没有人知道,里头会不会有一个叫做沈晨鸣的人,她也不知道。

        只是她选择嫁给了他,就再无退路。

        沈晨鸣是军人,他有他的使命和责任,而她什么都帮不上,只能变得坚强,勇敢。

        相信他一定会度过难关,平安回来的,她和孩子在家里耐心等着。

        黑暗中的她似乎找到了属于自己内心的光,那是一种永不熄灭的无穷力量,照亮了她前行的道路。

        沈晨鸣的伤没有多严重,上头让他在医院修养,等伤好了,还得继续执行任务。

        实在是他的能力无人能及,他的人别人也没办法领导,没有那个默契度。

        目前战事胶着,需要各种各样的优秀人才。

        沈晨鸣也觉得自己身上的伤没多厉害,休息休息就好了。说起来有点奇怪,他的运气好到爆棚。

        子弹射来,伤到的只是皮肉,没有伤及内脏,骨骼。

        这种伤看着吓人,只要不失血过多,就不会死去。

        在野战医院修养的这段时间里,他还看见了一桩让人揪心不已的事。

        许多战士长时间连轴征战,脚上的胶鞋一穿几个月没换过。到想换的时候,却发现怎么都脱不下来了,皮肤跟鞋面粘连在一起。

        自己脱不下来,只能来医院请医生帮他们“脱鞋”。

        (这是个真实事件,不是四爷胡说八道杜撰的。)

        好几个战士的脚皮被硬生生撕去,露出血淋淋的嫩肉,个个疼的撕心裂肺。

        瞧着那场面,沈晨鸣真的很生气,国家的经济想崛起,为什么就那么难?连个周边小国都敢来捣乱,他发誓,不把那些人赶回去,他绝不回家。

        哪怕带伤上阵他也愿意。

        “幽灵”的所有队员都是他亲手精挑细选出来的,不管去哪儿执行任务,都会圆满完成。

        他在医院修养期间,“幽灵”交给了副队长,也不知道他们的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

        觉得自己的伤好的差不多了,沈晨鸣要求归队,军部的领导虽然担心他的身体,为了战事的大局考虑,批准了他的请求。

        回到“幽灵”侦查队,沈晨鸣投入到新一轮的任务中,继续为大部队提供精准的情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