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107章 陈珠珠新婚之夜挨揍

第107章 陈珠珠新婚之夜挨揍

        瞧杨天河不说话,他老妈继续抹着眼泪:“你要早写信回去,我们也不会让双双来部队找你。

        她要不来,你跟她的婚事我们可以黑白不提地退了,外头的人也不会说咱们什么。”

        杨天河:“......”

        那会儿陈珠珠也没跟他彻底确定下来,还处于摇摆不定的状态,他要怎么给家里写信?

        想起这些糟心事,杨天河就头疼:“妈!别说了,我送你们去招待所吧!明天日子过了,你们就回去吧!”

        杨家夫妻相互看了看,纷纷摇头叹气,他们算是看出来了,儿子跟他们有了隔阂,这是不待见他们呢。

        也罢!往后要真娶了陈珠珠,这个大儿子基本上就跟死了没区别。那女人很强势,他们来,连新房都不让住,非得让他们住招待所去。

        偏偏儿子还一个屁都不敢放,这么强势的儿媳妇,以后还能想起来老家的他们吗?

        想都不要想,估计结完婚,儿子就成别人的了。

        他们对此一点办法都没有。

        次日就是陈珠珠和杨天河结婚的正日子。

        秦双双和刘淑英她们依然一早就去了学校,其他有在镇上做生意的人都去了。

        大家都有自己的店面,工作,需要干,谁也不会巴巴儿地等着他们的结婚酒席吃。

        卢晓珍这些在家里做手工的军嫂也没去,有那吃饭的时间还不如在家里多做点东西,多挣点钱。

        陈珠珠的结婚酒席,早上,中午都没几个人去。只有徐爱华一个人去了,整个家属院的嫂子,就她一个人还在家里闲着。

        也就她跟陈珠珠走得最近,最听她的话。

        其他军嫂全都被卢晓珍叫去做手工了,第一批货有八千多件,价格也不低,只要肯干,一个人一天基本上能挣三五块钱。

        一斤肉才卖一块八九到两块的年代,坐在家里,什么都不用花费,就花费点时间能挣这么多,已经很不容易了。

        军嫂们个个越干越有劲儿,除了做家务,吃饭睡觉,基本上都在干活。

        有钱挣谁不爱?

        哪里有工夫去吃饭?在家里随便吃点就算了,免得来来回回耽误时间。

        晚上秦双双跟着刘淑英她们去吃了顿晚饭,一桌坐的全都是认识的嫂子们,大家说说笑笑,吃完就回来了。

        陈珠珠和杨天河的婚房也没人闹洞房,就陈珠珠的父母和杨天河的父母坐在一起喝茶聊天,到点他们各自散去。

        等他们走了,秦双双迷迷糊糊睡着了。她现在肚子里怀着娃,嗜睡得很,沾上枕头就能睡着。

        一般的动静都吵不醒她,除非动静特别大,吵闹得厉害。

        此刻隔壁的动静就特别大,陈珠珠叫得很高亢,生怕自己不知道她今天洞房花烛,正在被杨天河那啥。

        秦双双被吵醒,感觉好无语,这女人是不是疯了?不就跟男人睡觉那档子事,当谁没经历过,至于叫得那么曲线高低吗?

        明明知道他们隔壁就是自己,叫得那么高亢激昂想表达什么?

        杨天河那方面的能耐很大?让她欲罢不能?

        的了吧!她家沈晨鸣需求量更大,每次都得求饶几次才会放过她,也不知道此刻他正在干什么,真的去了她想象中的那个地方吗?前世她在一段视频里看到过,那场战役其实打了很多年,百姓们知道的也就短短二三年,其实打了十来年才结束。

        隔壁的动静闹得实在大,吵得秦双双根本睡不着,盼着他们快点结束,她好安静休息。

        这一盼就到了夜里一点多,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秦双双闭上眼睛打算好好睡一觉。

        刚刚快要睡着,被杨天河一声怒吼惊醒。

        “陈珠珠!你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你第一次没出血?你是不是被别的男人睡过了?”

        “是又怎么样?”陈珠珠跟着回吼,“杨天河!别跟我扯这些,我能嫁给你,算你家祖坟冒青烟了。”

        “啪!”

        巴掌打人的声音很大,应该是杨天河动手甩了陈珠珠一耳光。

        陈珠珠鬼哭狼嚎:“啊!杨天河你敢打我?”

        随后像是想到什么,蓦地又安静了下来,不再吵闹。

        秦双双闭上眼睛,心里祈祷,可别再吵了,我还要睡觉呢。

        不知道他们两人是不是听到了自己的心声,果然没有再吵,安安静静的。

        次日,秦双双起来,看见杨天河黑着脸,陈珠珠也黑着脸,一前一后走了。

        今天早上有两节课,她也得赶紧走,晚了怕赶不上。

        起来烧了点热水洗脸,收拾干净自己,骑着自行车赶往学校。现在她的早饭基本上都在刘淑英摊位上解决,她还不肯收钱。

        刘淑英说了:“妹子!你帮嫂子的太多太多,就你一个人吃点早餐还收什么钱?嫂子没把你当外人,就当自家妹子看待。

        不管你给嫂子什么,嫂子都收下了。你也一样,不管嫂子给你什么,都收下,没必要客气。”

        秦双双没有再反对,默认了去刘淑英摊子上吃早餐的习惯。沈晨鸣不在家,大冬天的太冷,她一个人真不爱动手去做早饭。

        中午在学校吃,晚上回去才会煮点米饭,炒个菜。

        家里就她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

        早上要了碗炒米粉,刘淑英炒好给她端上来,秦双双就着她的耳朵边,轻轻地说了一句:“昨晚上我隔壁那两人打起来了。”

        “啊?新婚之夜打起来?为什么?”

        八卦这种东西,只要是个女人她都爱,刘淑英此刻吃惊的表情足以说明一切。

        秦双双依然压低声音:“说是陈珠珠第一次不见红,杨天河怀疑她跟别的男人睡了,不是第一次。”

        “那个傻逼,现在才知道吗?”刘淑英跟秦双双咬着耳朵,“大前年,陈珠珠跟文工团的一位笛子手搅和到了一起,两个人粘粘糊糊了半年,那人突然调走了。

        据说就是因为陈副师长抓到了他们俩大白天在一起胡来,你想想,陈珠珠还能是完璧吗?”

        “啊?”秦双双的八卦之火熊熊燃起,“杨天河不知道这些?”

        沈晨鸣知不知道?

        刘淑英笑了一下:“这件事,知道真相的就我和陈副师长夫妻俩。”

        秦双双瞪大眼睛,感觉不可思议:“为什么?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