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63章 打赌立字据

第63章 打赌立字据

        秦双双听了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难怪校长让我别太放在心上。”

        杨开凤似笑非笑地说道:“就算放在心上又怎么样?你有办法让高中部获奖吗?”

        微微眯眼,秦双双也似笑非笑地看着杨开凤:“如果我有办法让高中部获奖,你打算怎么办?”

        明晃晃被人挑衅,杨开凤眼底一寒:“你要有办法让高中部获奖,我杨开凤跪在你面前给你磕三个响头。”

        “不不不,我没有你这种不肖子孙,磕头就算了。”秦双双狡黠一笑,“要是我有办法让高中部获奖,元旦过后,把你的工资分我一半。”

        “可以。”

        杨开凤听秦双双骂自己是她的不肖子孙,肺都要气炸了,脑子里“嗡嗡嗡”一片空白,也不管后果严重不严重,只想争了面前这口气。

        “可以?”秦双双依然似笑非笑,随即摇头,“我不信。我要真的获奖了你耍赖,不把工资分给我怎么办?”

        陈君君看热闹不嫌事大:“这样,立字据为证,今天的在场人员都签字做证人。”

        杨开凤本来以为只是嘴巴上说说而已,没想到有人起火架秧子,她的本意就是秦双双说的那样。

        等她拿到了奖项,她肯定打死都不会承认说过工资分她一半的话。

        这会儿说要立字据,她心底真有点虚,也不知道这姓秦的什么来历,有没有本事获奖。

        万一真要得了奖,凭什么把自己的一半工资分给她?

        不过现在已经快十一月份了,到元旦也没多久。再说她是新来的英语老师,对高中部的学生都不了解。

        就算她再有能耐,也不能保证一定获奖吧?海城的中学的英语老师那可是杠杠的,绝不可能会输给她。

        看杨开凤久久不回答,秦双双冷笑:“怎么?不敢立字据?我就知道你打点什么算盘。就你这点伎俩,一张嘴我就明白你啥意思。

        无聊,没那个能耐就别在我面前装逼。我有胆量给你赌一把,你反倒没有了。”

        “赌就赌。”

        被秦双双一刺激,杨开凤顿时来劲,这么多人看着呢,输人不输阵,她也是要面子的人。

        “丑话说头里,如果你输了就主动滚出我们学校。”

        “可以。”秦双双笑得像是一只偷到鸡的狐狸,“我无所谓,反正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立字据吧!写好了我签字,在座的各位请做个见证。”

        陈君君和于娜同时点头,同时大声回答:“可以。”

        一向闷不吭声的王文亮“唰唰唰”写好了字条,递到杨开凤面前,啥话也不说。

        杨开凤看了看,字据上的意思就是刚才她跟秦双双说的那样,马上拿起手边的笔签下自己的名字。

        只要过了元旦,这个碍眼的女人就会主动卷铺盖走人。

        真是太好了,等校长找不到人抓狂的时候,必定求到她面前来。

        她妹妹已经在家里疯狂补习高中英语了,等她考上成人大学,李维一想让她来代课,妹妹还得考虑考虑呢。

        签完字,没等她说话,王文亮在证人那一行里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写完递给了边上的物理老师,随后是化学老师,数学老师,一排挨下去,一直传到陈君君手里。她签完递给了于娜,于娜签完递给了秦双双。

        秦双双看了一下,随即笑着签上自己的名字,拿着字据交给陈君君。

        “我请陈老师代为保管这张字据,别到时候我辛辛苦苦获奖了,字据找不到了,那我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听完她的话,陈君君很乐意做这个保管员,她对杨开凤也满心的厌烦。

        本来大家在一块儿做了几十年的同事,应该相互帮助,相互友爱,偏偏她不这么想。

        仗着家里有亲戚在教育局,以为找到了靠山,时不时就刺人几句,实在讨厌。

        “行。我保证把字据保管好,不让你们任何一方吃亏。”

        陈君君笑着将字据揣进自己口袋,打算一会儿锁进办公桌的抽屉里去。杨开凤瞟了一眼她的动作,没说什么。

        其他几位老师也觉得交给陈君君保管比较合适,立字据的事是她提出来的,东西交给她也应该。

        “陈老师心细,保管字据挺好。”

        “秦老师!那你可就得加把劲儿了,想获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其实我不希望秦老师获奖,只要她一崭露头角,海城教育局必定会想尽办法将人挖走。”

        “我也这么觉得,只要明年高考,英语不会拖学生们的后腿就很好了,获奖不获奖真没那么重要。”

        “校长估计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才会跟秦老师说咱们学校是陪跑的。”

        “哈哈哈!”杨开凤笑得特别开心,“照你们这么说,我的赌约赢定了。只要姓秦的没拿回奖项,她就得卷铺盖走人。”

        陈君君不满地瞅了眼她,冷哼:“就算秦老师卷铺盖走人,你妹妹也不可能来学校代课。”

        这是秦双双第一次听说这事,难怪杨开凤无缘无故总是针对她,原来是她想安插自己的妹妹进来。

        “哈哈哈!哈哈哈!”杨开凤笑得开心,秦双双笑得比她还开心,声音大地盖过了她,“我说呢,你怎么像只那啥一样咬着我不放,原来症结在这儿呀!”

        众人:“......”

        那啥是个啥?秦老师你不讲武德,直接说狗不就完了吗?

        症结一直就在这儿呢,难道没人跟她提过?

        想想也是,秦老师才来,不了解内部情况也是有的。

        既然说了,秦双双也不管杨开凤心里怎么想,不怀好意地问她:“你想让你妹妹来代课就让她来呀,大不了我跟她竞争就是,为什么总要不阴不阳地说酸话?

        是不是你妹妹没有那个实力?根本就不敢来?”

        众人齐齐面面相觑,感觉这秦老师的眼力也太厉害了,这都能知道?

        杨开兰可不就不敢来吗?她的英语连初中都教不了,哪里能教高中?不误人子弟吗?

        校长勉强听了她一节课,随后就让她回去了。

        再招不到老师,也不能招一个半桶水。

        不,确切地说,杨开兰连半桶水都没有,顶多算遮了个桶底。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