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43章 丫头!你这手艺绝了

第43章 丫头!你这手艺绝了

        “真不懂,从小到大就没见她这么做过红烧肉。”沈晨鸣摇头失笑,“别看你婆婆是京都人,做饭的水平也就一般般,跟你没法比。

        往后我有口福了,我家小丫头做菜一绝,保证顿顿都吃得心满意足。丫头!以后只要我在家,洗碗洗菜啥的我来,你负责做菜就行。”

        “好啊!我巴不能够。”

        秦双双就乐意做菜,洗碗啥的还真不爱干,沈晨鸣乐意干最好,她可以甩手不管。

        回头看了眼锅里,已经响起了“咕嘟咕嘟”的声音,转身用脚将底下的炉子门关上一些,免得煤火过旺,肉炖得不够软烂。

        炖肉就得小火慢慢来,不能急,等她饺子包完也就差不多了。

        炉子的门也不能全闭死,火太小了也炖不烂,关了三分之二,留了三分之一。这样煤火不会很大,也不会没有,就小小地往上冒,刚好能将一锅肉炖得烂乎乎。

        沈晨鸣瞧着她的动作,就知道这肯定也是有什么讲究的。

        他家小丫头懂得真多,这些事他真不懂,平日里根本没接触过。跟着小丫头学一学,以后也能帮上忙。

        弄好炉子,秦双双回身继续擀皮子,这么多面粉,可得干一会儿才能完事。

        好在沈晨鸣包饺子还挺上手,一个擀皮子,一个包,搭配默契。

        沈晨鸣眼看剂子没了,拿起一个面团揉了揉,搓成长条,揪成剂子。

        “你揪小点,太大了。”

        “好!”

        沈晨鸣答应着,果然揪得小了一些,这样擀出来的皮子跟之前的差不多大。

        花了一个多小时,两人终于将饺子包完了。

        肉馅好像能多出不少,秦双双让沈晨鸣最后的这些饺子皮,尽量多放馅料,千万不要剩。

        “饺子馅剩下了很麻烦,包一些皮薄料足的另外煮,给师长送去。”

        “行。”沈晨鸣听从安排,“老领导对我一直挺好的,我能去国外执行任务,也是他安排的,不然都得被陈珠珠烦死。”

        “知道他对你好,有时候就得相互走动,一盒饺子是不值钱,可你的心意很重要,人情世故就是这么来的。”

        “懂了。我把后头这些饺子多包点肉,馅料绝对能用完,不会剩下。”

        秦双双转身去看锅里,红烧肉已经炖得烂了,汤多了些,用脚将炉子门打开,加大火收汤汁。

        拿筷子夹起一块肉,放在嘴边吹了吹,递给沈晨鸣:“你尝尝咸淡,看看口味行不行?要不要再放点啥进去。”

        瞅着筷子上那颤巍巍,红彤彤的红烧肉,香气一直往鼻子里钻,沈晨鸣张嘴接住。

        咬一口,肥肉肥而不腻,瘦肉软烂嫩滑,八角和桂皮的香味浓郁,吃起来特别美味。

        “怎么样?是咸了还是淡了?”

        秦双双看沈晨鸣一脸享受的表情,就知道他以前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红烧肉。就算真的吃过,那也应该是很久的事了。

        “不咸不淡刚刚好。丫头!你这手艺绝了,不比京都大饭店的大师傅差。你做出来的红烧肉似乎只有他们家才有卖的,我几年前吃过一次。”

        秦双双:“......”那当然了,这手艺可是后世人总结出来的,美食节目大厨教的,怎么会比不上现在?

        “真的刚刚好?”秦双双用筷子往锅里蘸了点汤汁尝了尝,“我吃着稍微咸了一点。”

        “不会,就这样最好,太淡了配不了饭。”

        “那好吧!我收一下汤汁就装起来。”

        “收汤汁干嘛?”沈晨鸣走过来看了眼锅里,“丫头!这汤汁不用收,就这样装起来,一会儿他们可以用汤汁蘸饺子。

        有这么好的红烧肉汤配饺子,连调料都不用。”

        “啊?”秦双双疑惑,“真的不用收?汤汁稍微多了些。”

        “说不用就不用,装起来吧!你听我的。红烧肉汤汁多点怕什么,他们不吃,我拿来浇在饭里也很美味。”

        听沈晨鸣这么说,秦双双把红烧肉分成三碗装了起来。瞧着锅里的汤汁挺多的,没想到分装进三个碗里好像也不是很多。

        肉做好了,接下来就是煎鱼,洗干净锅,放在炉子上,拿出一个空碗,倒了一点面粉。

        沈晨鸣被指挥去洗辣椒和蒜苗叶子,现在的蒜苗没有整根卖的,有人将蒜苗叶掐下来,一小把七八根这样卖。

        沈晨鸣算是比较会买菜的人,还知道买一把蒜苗叶回来,这样煮出来的鱼也香一些。

        锅里倒了菜籽油,切了姜丝先丢进去,再把早就腌制好的鱼用筷子夹起来,放在面粉里裹了一下,再下到油锅里。

        洗好菜的沈晨鸣在边上看着,没说话,哪怕心里奇怪,也没问出来。

        丫头正在煎鱼,有热油,怕自己东问西问地分了丫头的心,不小心被油溅到就不好了。

        他相信小丫头做的鱼肯定也很美味,人家做鱼从来不腌制,她不一样,早就用盐巴味精和酱油腌上了。

        煤炉的火不是很旺,鱼块要是不裹上面粉,很容易煎烂了。裹上面粉以后,一块一块被煎得很完整。

        她先煎了一锅,熟透地拿起来,装在盘子里。等一锅都煎好了,再煎下一锅。

        沈晨鸣帮着切青红辣椒,按照秦双双的要求切,完了斜刀切蒜苗叶,这样切出来的蒜苗叶是菱形的,很好看。

        他家小丫头不愧是文化人,做菜都十分讲究。

        说实话,沈晨鸣活了二十八年,第一次切蒜苗叶切出菱形来。

        第二锅鱼煎好,秦双双配了一碗酱油水,将第一锅拿起来的鱼块一起放进锅里,倒了酱油水下去,瞬间盖上锅盖。

        等里头的水开了,才拿起锅盖,下青红辣椒,又加了点盐巴,还下了点白糖提鲜。

        最后下蒜苗,味精。

        一股子鲜鱼的香味直往人的鼻孔里钻,沈晨鸣嘴角的弯度压都压不住。

        “丫头!你做的菜闻起来特别香,晚上他们有口福了。”

        “我也就做这一次,可不会经常做,实在累人。”

        做饭真的是个很累人的活,买呀,洗呀,切呀,煮呀,人少还好打发,人多忙得晕头转向。

        秦双双先把话堵死,怕沈晨鸣动不动就让她做一桌,她可不干。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