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40章 晚上杨天河和陈珠珠会不会来

第40章 晚上杨天河和陈珠珠会不会来

        沈晨鸣吃着饺子,心底美滋滋的。

        他家小丫头实在能干,瞧那切萝卜丝的手法,厨艺绝对差不了。

        两人边说话边吃饺子,没多会儿,一大碗饺子就被沈晨鸣干光了。

        秦双双也吃完了最后一口,肚子吃得浑圆,靠在沙发上不想动。

        沈晨鸣拿起碗去厨房清洗,回来坐在秦双双身边,将她抱住,让她舒舒服服地靠在自己怀里。

        “忙一上午了,休息一下,晚点起来和面包饺子。”

        “我早上起来的晚,不用午休,倒是你要不要去睡会儿,早上几点起的?我怎么不知道?”

        “看你睡得香,没喊你。”

        秦双双瞧他一眼,伸出手指,捏了捏他好看的下颌线:“为什么你出去我一点都没听见动静?我睡得有那么死吗?我一向都是浅眠的人。”

        沈晨鸣笑了,低头亲了亲小丫头的额,大言不惭地解释:“就知道你浅眠,所以我轻手轻脚地走了。

        也不想想你男人我是做什么的,只要我不想,就可以做到悄无声息地离开。”

        秦双双不说话了,有点被感动到。

        翻了个身,让自己躺得舒服一些:“沈晨鸣!你会永远都对我这么好吗?”

        “当然。”沈晨鸣将人搂得更紧,“会一直对你好的。”

        “嗯!”

        秦双双轻轻地答应了一声,心甜如蜜。

        两人相拥着坐在沙发上,厨房来传来高压锅的“呲呲呲呲”声,秦双双睁开眼睛要起来:“我得去将炉子底下的门关起来,让高压锅里的汤慢慢熬煮。”

        “我去弄,你再躺会儿。”

        把小丫头轻轻地放在沙发上,沈晨鸣起身去厨房,将煤炉底下的铁门封住。

        高压锅的“呲呲呲呲”声瞬间慢了下来。

        小丫头很有头脑,做什么都井井有条,回到屋里,重新把人抱在怀里,爱不释手地抚摸着秦双双的发顶。

        一下一下又一下。

        “丫头!临走前妈跟我说你极少操持家务,可我看你做事情有条有理,一点不慌乱,是不是在家里藏拙了?”

        秦双双思考了片刻,闭着眼睛回答:“不是藏拙,是偷懒。家里有老妈和四个嫂子在呢,哪儿用得着我动手?

        家里要是有人干,你想看我动手都不可能。”

        “狡辩。”沈晨鸣捏了捏小丫头的脸颊,“我本来还担心你没办法做这顿饭,打算去喊人来帮忙。

        瞧你条理分明,啥都安排得明明白白,连包饺子都能自己一手整好,我就放心了!即便有时候我出去忙了,你在家也不会饿着。”

        “切!”秦双双睁开眼睛,拉开沈晨鸣不停揉捏自己脸颊的手,“你也太小瞧人了,即使我不会做饭,大不了吃食堂呀,哪能饿着?”

        “怕你老实,去食堂打饭都不敢。”沈晨鸣的表情很认真,不像是在跟秦双双开玩笑,“那就糟糕了。”

        秦双双瞪了眼沈晨鸣,感觉他的担心纯属多余。

        她老实?她是老二的大姐好吗?

        “因为这被我妈的话吓唬到了?我妈那是戴了滤镜看我的。

        在家里只要我想做点什么,她就不让,怕我伤了手伤了脚。在她的潜意识里,我就是一个瓷娃娃,属于易碎品。你也不看看我那日是怎么对付杨天河的,要真那么没用,还能让他答应给我赔偿?

        对了,晚上杨天河和陈珠珠会不会来?你请他们了吗?”

        “没有看到杨天河的人,只是顺口让人通知他一下,来不来的不知道。”

        按照沈晨鸣的意思是不想请杨天河,那人心术不正,欺负了他家小丫头。还有陈珠珠,也不是什么好人,总喜欢无事生非,无中生有。

        可到底是自己手底下的兵,大家都请了,不请他说不过去。就随口让人通知他一声,到底有没有人去通知,那就不是他的事了。

        团长,团政委,还有其他平时要好的战友,他都有请。

        秦双双眼眸微眯,笑着分析:“如果我是他,肯定不会来,都闹得这么难看了还来什么来?好意思吗?

        还有陈珠珠,昨晚你那么说她,一定怀恨在心,应该也不会来。要是敢来,那脸皮得有多厚?城墙做的吧?”

        沈晨鸣被秦双双的话逗笑了:“不来更好,我巴不能够,那就是个没脑子的蠢货。当初刚追我的时候就跟她说过了,我有喜欢的人。

        一直死缠烂打,纠缠不清,实在恶心。后来被逼得没办法,干脆出国,懒得理她。

        没想到她后来又缠上了杨天河,也好,她要没缠上去,我还得费一番功夫才能把你弄到手。”

        秦双双不想谈论杨天河那个人,转移了别的话题。

        那就是个渣渣,有啥好说的。

        “晚上来的人里有女同志吗?我都不认识,你认识吗?”

        “我也不认识。”沈晨鸣拉起秦双双的手,握在掌心,“没关系,我让她们自我介绍。”

        “行。”

        两人聊着天,看看时间快两点了,秦双双起身去了厨房。

        “不早了,我去看看锅,你要没事来和面,一会儿准备包饺子。”

        “好!”

        沈晨鸣没有异议,跟着小丫头去了厨房。

        煤炉门打开,端起高压锅看了看炉灶,煤火还挺旺。

        高压锅已经没有“呲呲呲呲”的声音了,她拿掉高压锅盖上的球珠子,“砰”地打开锅盖,骨头汤已经被熬煮成了浓稠的白色。

        把切好的萝卜块倒进去,再将锅盖盖好,放上球珠,再压一下就好了。

        沈晨鸣将十斤面粉倒进了小的脚盆里,那是专门拿来做吃食的,大脚盆是用来洗澡洗衣服的。

        “你怎么全都倒进去了,加水的时候可得慢慢加,别和稀了,不然没面粉可以添加了。”

        说完拿了一个碗,舀了一碗起来。

        “这个留着我一会儿煎鱼用,你和面小心些。”

        “我知道了,小丫头!就爱瞎操心,你男人是那么没眼力见的人吗?擀皮子不会,难道和个面还不会?这可是我生平第一次和面,一定和好,不给你丢人。”

        听说他是第一次和面,秦双双还是不放心,决定自己来加水。

        万一要是水加多了,可就糟糕了,还得跑去食堂找人借面粉。

        “你只管揉面,我来添水。”

        “怎么?怕我真丢了你的脸?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