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28章 去镇上

第28章 去镇上

        这话不敢随便说出口,怕被人笑。即便这个人是沈晨鸣也不行,可不想落下笑柄,被他嘲笑打趣一辈子。

        “我考虑考虑。”

        敷衍地回答一句,秦双双低头吃饭。昨晚上随随便便扒拉了几口就睡了,被沈晨鸣翻来覆去折腾个遍,早饭都没赶上。

        她这是早饭午饭一块儿解决,饿死了,哪儿有精力去想事,干饭要紧。

        看小丫头的胃口这么好,把一饭盒的饭和菜都干光了,沈晨鸣嘴角含笑:“吃饱了吗?要不要再去打一份?”

        “不要,我吃饱了。”秦双双打着饱嗝,将饭盒推到一旁,“很饱。”

        “那就好。”

        说完,沈晨鸣去了厨房,将饭盒洗干净,筷子勺子都洗了,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碗柜菜橱还没买,一会儿去镇上看看有没有卖的,有卖就买一个。

        没想到置办一个家需要这么多东西,往日里就他一个人,随便怎么着都能过。小丫头来了,可不能让她为这些事操心。

        她年纪小,在家里也没管过柴米油盐,许多事都不懂,得慢慢教她。

        秦双双坐在沙发上听着电视里的声音,默默发了一会儿呆。

        沈晨鸣进来,见她呆愣愣的,感觉好可爱,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坐在她身边,将人搂住。

        “丫头!想什么呢?想得那么入神?”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磁性低沉,听上去真的很诱人,加上一张帅气的脸上满是笑意,很容易迷惑了秦双双的心智。

        她慢慢地抬起手,不知不觉朝男人的脸摸去,感觉有点粗糙,下巴上还有胡子,扎了她的掌心一下。

        猛地一愣,清醒过来,想将手抽离,却被男人抓住,放在他的脸上。

        “丫头!喜欢就上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这是在家里,没人会笑话你。”

        秦双双灿然一笑,摸着沈晨鸣的脸:“我就想知道你是怎么长的?为什么能长得这么好看?刚好每一处都长在我喜欢的点上。”

        这是老天对她前世没有男人的补偿吗?

        “是吗?”

        沈晨鸣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直白地夸他长在别人的审美上,眼底的笑意挡都挡不住,抬手对着秦双双的脑袋就是一顿揉搓。

        “小丫头!你可真敢说。”

        “不是你让我说的吗?”秦双双歪头躲过沈晨鸣的魔手,“我说了你又不乐意。”

        “我没有不乐意,我乐意。”沈晨鸣不敢再摸秦双双的脑袋了,怕她不高兴,“丫头!以后这种话只能说给我一个人听。”

        “那当然了,外人又没你长得好看,我又不喜欢,为什么要说给别人听。”

        “对,他们没有我长得好看。”

        沈晨鸣第一次庆幸老爸老妈给了他一张小丫头喜欢的脸,要是没有这张脸,小丫头当初肯定不会同意跟他结婚。

        放下自己的手,秦双双准备坐好,被沈晨鸣拉着不放。

        “我们这地方比较偏,一般没什么人会来,你安心靠在我身上休息一会儿,一点钟带你去镇上,咱们买点东西回来做饭吃。”

        “你会做吗?”

        秦双双顺势靠在沈晨鸣的怀里,下意识地问了一句。问完就后悔了,想来他是不会的,他一直在忙着工作,又常年待在国外,哪儿有时间做饭。没想到他的回答居然是:“我会呀!我们几个在外头待久了特别想念国内的饭菜。去外头吃又贵得离谱,加上我们的时间不确定性,很难吃得上一顿可口的。

        后来就学着做,一开始做得不好吃,做多了就越来越好吃了。这几天我刚好有空,一定给你露一手。”

        “好!我等着。”

        秦双双没有推辞,沈晨鸣自告奋勇要露一手,她是傻子才会说不要。

        有现成的吃不好吗?干嘛自断后路?

        两人腻腻歪歪到了一点钟,沈晨鸣推出自行车,拍了拍后座:“丫头!你坐上来,我带你去市里。”

        秦双双关好门,扶着沈晨鸣的腰,坐上了自行车。

        男人的大长腿往前一蹬,自行车飞快地蹿了出去。路上遇到家属院的不少军嫂,她们笑呵呵地跟沈晨鸣打招呼。

        秦双双一个都不认识,只是跟着微笑,点头,也算是跟人打了招呼。

        家属院挺大,有好几排房子,他们住的平房在最里头,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路。

        路两边都是家属房,一排一排又一排,很是整齐。

        出了家属院就是部队大门,边上有战士值岗。

        看见沈晨鸣过来,战士跟他敬礼,并热情地喊:“沈副团长好!”

        沈晨鸣帅气地一手扶着自行车龙头,一手跟战士回礼:“辛苦了!”

        秦双双本来以为会听到值岗战士雄赳赳,气昂昂地来一句:“为人民服务。”

        谁知人家根本没按照她想象中的来,只是微微地摇了摇头,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这是不按套路出牌?”秦双双小声嘀咕,“阅兵的时候,战士们不都这么回答的吗?为什么他不喊那句口号?”

        小丫头嘴里叽叽咕咕的,也没听清她在说什么,沈晨鸣回头看她一眼,好奇不已:“丫头!你在说啥?”

        “啊?”秦双双装聋作哑,“没有,没说啥。”

        要是被他听见,打破砂锅问到底怎么办?幸亏她说话的声音不大。

        两人骑着车往镇上去,后头开来一辆小汽车,经过他们身边时,车上个个女战士惊叹唏嘘。

        陈珠珠也坐在车上,随意看了外头一眼,心里闷闷得特别难受。

        沈晨鸣骑着自行车的样子很帅,根本不是杨天河能比的。

        何况人家的职位是自己一步一步拼出来的,杨天河要是没有她老爸的提携,绝对止步目前的职位。

        秦双双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沈晨鸣那么宝贝她?

        听说昨天动手整理他们的小家,秦双双从头到尾都没动一下,全是沈晨鸣和其他人在干。

        一个晚上,沈晨鸣宠老婆的名声就跟一阵风似的在家属院上空刮着,她好不甘心。

        看秦双双的手搂住沈晨鸣的腰,恨不得将她的手拿下,换上自己的。

        那样一个绝世好男人,怎么就那么想不开,非得娶个农村出来的土妞儿。

        连杨天河都不要的土包子,沈晨鸣为什么对她视若珍宝?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