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18章 车上有四个岛国人

第18章 车上有四个岛国人

        “以前我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妻子,只给我妈我姐买那些东西。到了部队,我马上打电话回去,让我妈把存着的那些东西都给你寄过来。”

        “什么?这怎么行?”秦双双急了,赶紧对沈晨鸣摆手,让他不要那么做,“那是你买了给你妈妈用的,怎么能给我寄过来?”

        沈晨鸣握着秦双双的手,捏了捏,软得很,真的是柔若无骨,他要稍微用点力,都怕捏碎了。

        “怎么不能?我妈每次都说,少给我买这些东西,赶紧给我整个儿媳妇回来。我把那些东西都存着呢,等你有了媳妇,我都给她。

        这不你来了嘛!正好让她给寄过来。你这皮肤有点干,得好好保养。夏天还好,到了冬天会起皮。”

        秦双双明净清澈的眸子里闪过惊讶:“你还懂皮肤护理?”

        “不懂,就知道个皮毛。”沈晨鸣也不瞒小丫头,笑着告诉她,“那会儿我在国外跟个当地女人搭档查一个案子,那女人啥都好,就是龟毛自己的皮肤。

        出门啥的总爱往脸上抹这涂那,没事的时候就跟我说皮肤怎么怎么滴,听了好几次,就记住了。”

        秦双双眼眸微亮,感觉沈晨鸣似乎不像是这个年代的人,到底待在国外多年,见识不少。

        居然知道女人要好好保养,比一般男人见识广。

        女人的确需要好好呵护自己,该干工作时干工作,该放松时要放松,千万不要把自己当作女汉子。

        过得太累太辛苦,不值。

        广播里响起了该检票上车的通知,沈晨鸣拎起西瓜和其他东西,从口袋里掏出两张车票来,给了秦双双一张。

        示意她:“丫头!拉着我的手,别走丢了。”

        秦双双手上就拎着点鸡蛋糕,除了这个就没别的。沈晨鸣不同,身上挎着包,一手抱着西瓜,一手拎着别的,两只手都满了,还让她牵?

        往哪儿牵?

        “放心!又不是第一次坐火车了,丢不了。”

        秦双双没牵男人的手,大庭广众的不能太过亲密,会被人笑话。

        再说了,不就坐个火车,找个车厢,寻个位置,怎么可能丢?

        这年月出门的人也不多,哪怕火车在本站停留的时间短,也够她找到车厢的。

        沈晨鸣担心小丫头出门少,找不着座位在哪儿,看她不肯牵着自己的手,只好用眼睛关照着。

        秦双双排在他前边检票,出了闸口,跟着人群往前走,沈晨鸣拿着东西,紧跟其后。

        小丫头还挺精明,居然知道坐的是哪节车厢,哪个座位。他都不用特意去看,跟着小丫头就行。

        找到位置,上边坐着一位五大三粗的男人,大约三四十岁,满脸写着“我很不好惹”的架势。

        男人个子不高,有点矮,还胖,满脸油光。他身边坐着三个穿着黑西服的男人,瘦嘎嘎的,跟那位三四十岁的男人有着强烈的反差。

        沈晨鸣今天没有穿军人的衣服,穿的是平常人的衣服。看见位置被人霸占,秦双双很是礼貌地走过去,笑着跟胖男人说道:“对不起!你坐的位置是我的,请还给我。”

        胖男人抬起小眼睛,看了看秦双双,一脸不耐烦:“多少钱?我买了。”

        沈晨鸣在往行李架上放东西,边放边回答:“多少钱都不卖,想要座位票,去联系列车服务员。”

        边上三个黑西服男人看了看秦双双和沈晨鸣,凑到胖男人耳朵边,用岛国语言小声嘀咕:“头儿!我们这次来海城有事要办,别搞事情,要低调。”

        胖男人不服气地瞪了那人一眼,最后悻悻然起身,带着人走了。

        临走,不怀好意地看了眼秦双双和沈晨鸣,无声地用岛国语言骂了两个字。

        “巴嘎!”

        秦双双不懂唇语,沈晨鸣懂,可不懂胖男人骂的是什么。毕竟只懂中文和英文的唇语,别国的真不懂。

        一胖三瘦男人离开后,去了隔壁车厢,秦双双坐下来,悄悄告诉沈晨鸣。

        “这四个人是国外来的,岛国人,据说是来办事儿的。具体办什么事没说,胖男人是头儿,其余三个是跟班。”

        “呃?”沈晨鸣惊诧地瞧着小丫头,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你能听懂他们的交谈?”

        秦双双不动声色地点头,至于为什么能听懂她没解释,沈晨鸣也没问。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那几个岛国人的身影,还有秦双双告诉他的话。那些人是来办事的,究竟办什么不清楚。

        低下头思考了片刻,沈晨鸣握住秦双双的手:“你跟我去个地方,这件事得跟车上的乘警报备,至于他们要怎么办,那就不是咱们的事了。

        既然知道了,不管他们是来办啥事的,都得提醒当地公安同志注意。目前国家正在改革开放,保不齐就有一些不法分子混进来。”

        秦双双微微点头:“可以,我跟你去。”

        两人起身,没有往那一胖三瘦的方向去,而是往反方向走,找到列车工作人员,让他把乘警叫过来。

        乘警四十来岁,一身乘警服,见到沈晨鸣和秦双双很意外:“是你们二位同志要找我?”

        沈晨鸣微微点头,掏出口袋里的军官证递了过去,告诉他:“我妻子发现车上有四个岛国人,一个胖子,三个瘦子,组合明显。”

        翻开军官证看了看,乘警合上还给了沈晨鸣,态度比之前恭敬了不少:“请问听到他们说什么了吗?”

        沈晨鸣没说话,而是让秦双双说,本来以为小丫头会胆怯,谁知没有,小丫头似乎对蓦然见到的陌生人一点不怯场。

        “他们用岛国语言交流过一次,说是来海城办事的,具体办什么不知道。”

        乘警略微思考了片刻,看了眼身后的车厢,这四个人他刚才过来时也看到了,那个胖子满脸横肉,像是很不好惹。

        “知道了,我会马上核实,也会打电话通知海城公安局,让他们多多注意这四个人的行踪。”

        “唔!你看着安排就好。”

        沈晨鸣说完,拉着秦双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他们只是把情况提供给乘警,至于他要怎么操作,那不在他的职权之内。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