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14章 妹妹早就挖好了坑等着他,不跳都不行

第14章 妹妹早就挖好了坑等着他,不跳都不行

        “三哥!过去的事就不用提了。”秦双双发现沈晨鸣脸色不好,提醒秦良,“我还得感谢他的不娶之恩呢,不然我怎么嫁给沈晨鸣?”

        原本脸色不好的男人,听了小丫头的话,心里豁然开朗,脸上的表情瞬间阴转晴。

        刚刚他还在想,回去以后要怎么操练杨天河,居然敢跟他抢小丫头,胆儿也太肥了。

        抢走还不珍惜,转头就跟陈珠珠搞暧昧,这种人真不配待在部队。

        脚踏两只船,纯粹耍流氓。

        他的小丫头多可爱,多清纯,偏偏遇见那么个渣渣。好在那天他提前回了部队,不然还遇不上小丫头。

        可见老天是眷顾他的,一回部队就看见了心心念念的人。

        “是,我还得谢谢杨天河呢。”沈晨鸣拉着秦双双的手,招呼秦良,“走!我带你去找我战友,介绍你们认识,以后你就跟着他干。”

        秦良受宠若惊地推着新买的自行车,放在了吉普车上,看见后座还有一个布包没托运,顿时愣住了。

        “双双!怎么还落下了东西?一会儿你们要拿着上车?”

        副驾驶座上的秦双双迟疑了一下,回答:“那些东西也是要让你带回去给妈的,一会儿用自行车驮回去。”

        秦良无语:“双双!你这又是要拿什么给咱妈?不敢自己给,就都交给了我?你就不怕咱妈生气?”然后打死我?

        “不怕。”秦双双狡黠一笑,“三哥肯定有办法让妈消气的,我看好你!”

        秦良嘴巴无声地动了几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妹妹早就挖好了坑等着他,不跳都不行。

        沈晨鸣从后视镜里看了看秦良,劝他:“你也别苦着脸,反正妈打一下也是打,打两下也是打,注定要挨打,干脆多办几件事。让她一次性打个够。”

        “噗哈哈哈!”秦双双觉得沈晨鸣好促狭,这种都能说出来,“你这逻辑不错,咱就这么办。”

        后座上的秦良看着妹妹妹夫,头疼不已:“你们真能耐,专门算计我,太可恶了。”

        秦双双一点不觉得愧疚,反倒沾沾自喜:“我这叫山人自有妙计。”

        “是,你的妙计成功了,你三哥我回家都得两腿哆嗦,一下子带回去这么多东西,妈铁定生气。”秦良小声嘀咕,无奈叹气,“遇上你,我算是没辙,栽了。”

        老妈要是看见他不但让妹妹妹夫买了新自行车,还带回了妹夫给的聘礼,外加一大包布匹,指不定要怎么追着他修理。

        想起那样的画面他都两股战战,老妈要是生气打人,丝毫不会手软。但愿她看在妹妹孝顺的份上,下手轻些。

        沈晨鸣开着车带着秦良和秦双双去了县里唯一的运输公司。

        公司经理姓谭,叫谭政,一位三十多将近四十,一身正气凛然的国字脸男人。

        沈晨鸣几年前来海市执行任务时认识的他,两人比较谈得来,算是忘年交。后来谭政转业,回了老家县城,分到了运输公司。

        运输队的司机大部分都年纪比较大了,适合跑长途的越来越少,他就想着要补充新鲜血液。要在以前,运输公司多的是子承父业来学开车当司机的。

        自打计划生育政策下来,许多人的心思都变了,不爱把孩子送来学开车,觉得跑运输不安全。

        其实安全不安全得看个人的能力,并不是千篇一律,有些人不这么想,宁愿让孩子去干别的,也不愿意当司机干运输。

        这事不确定因素太多,危险系数太大,家里老人都舍不得。

        谭政随口跟沈晨鸣抱怨了几句,没想到他就给自己领了个人来学车。瞧着眼前的秦良身材高大魁梧,手上力气不弱,他就欢喜。

        这样的人适合当司机,大货车的方向盘把握得住。

        八十年代,货车的方向盘都是不带助力器的,全是机械转动,一般没什么力气的人,真的连方向盘都扳不动。

        货车司机,大部分都是大高个子,小个子人家根本不要。

        秦良不是运输公司的人,按理他来学车是违规。

        谭政直接将秦良安排在自己名下,算是他家亲戚,特招进来的,还安排了一位姓何的老师傅带着。

        何师傅家里没儿子,生了三个女儿,都出嫁了。早年间干运输出了点小事故,加上年纪大了,被分配到公司的培训部门。

        这时候还没有什么驾校,运输公司要招司机,都得跟着老师傅学。

        学了一定的时长,老师傅让你自己练,倒桩,转弯啥的都会了,再去交警部门那里考试。

        考完了就能拿驾照,在运输公司工作。

        说白了,就是运输公司有专门培训驾驶员的地方,别的没有。

        “秦良!这位是何师傅,他教人耐心细致,往后你就跟着他学。”谭政将秦良交给何师傅,叮嘱他,“麻烦你多教教他,争取尽快上手,咱们运输公司人手太少了,得多培养些才行。”

        何师傅是位非常中肯之人,一打眼就能看出来,都说相由心生,什么人什么面相,不用多接触,第一眼就能判断个八九不离十。

        沈晨鸣多年来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看人很准。秦双双前世尝尽人间冷暖,自然也学会了怎么看人,怎么剖析人的内心。

        “是!”何师傅笑眯眯地望着秦良,“欢迎你来我们运输公司学车,只要你肯学,我绝不藏私,把会的都教给你。”

        “谢谢!”秦良对着何师傅鞠躬,“往后你多多费心,我这人有点笨,开车是我最热爱的行业。我一定好好学,争取早点学成。”

        何师傅和谭政都点了点头,表示对他这番话的认可。

        沈晨鸣把秦良交给谭政后,把吉普车还给他,又给了他一袋糖果,几包香烟,告诉他自己结婚了。

        谭政很意外:“这就是你说的救命恩人?小丫头长得不错,难怪你一直心心念念这么多年。

        喜酒没喝上,你的喜糖喜烟我是要留下的。晨鸣!丫头!恭喜你们!”

        秦双双笑着回话:“谢谢!谭经理!往后我三哥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您该骂骂,该罚罚,不要手软。对他严厉些,我和晨鸣感激不尽。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