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重生八零闪婚柔情铁血硬汉沈晨鸣秦双双在线阅读 - 第6章 跟她回家办结婚

第6章 跟她回家办结婚

        “什么闪婚?咱们认识都五年了,要不是这几年我时常在国外执行任务,早就跑你家去把你给弄回来了,还能有杨天河什么事。”

        提起杨天河,秦双双有点心虚,毕竟原主确实跟那人定亲了三年,想赖都赖不掉。

        低着头扒饭,恨不得将脸都埋进碗里。

        沈晨鸣一看小丫头的动作就知道她这是心虚了,夹起一块瘦肉放进她碗里:“不能不吃菜,吃不完浪费,浪费可耻。”

        秦双双放下手里的碗,也给沈晨鸣夹了块红烧肉:“你也吃,咱们明天回去办结婚。”

        反正迟早都得嫁人,不如就眼前的男人了,兵哥哥是她前世向往过的,可惜一直没找到合适的。

        没想到这世一穿过来就捞住一个,还是高颜值高品质的,不冤枉,那就嫁了吧!

        秦双双和沈晨鸣在谈婚论嫁,杨天河却躺在宿舍的床上愁眉苦脸。

        没想到秦双双这么狠,张口就要一千块,这些年努力攒下的钱都拿出来还不够,还差一些。

        五百斤全国粮票也凑不齐,还得去找陈珠珠商量。

        之前一口答应秦双双是不想她把事情闹大,免得影响恶劣,用了缓兵之计。要真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和票来,还是非常吃力的。

        陈珠珠追求过沈晨鸣的事他都知道,后来陈珠珠找他,他犹豫了几天,怕沈晨鸣回来吃醋。

        原来是他想多了,沈晨鸣根本就不喜欢陈珠珠,哪儿会吃什么醋。

        陈珠珠家庭背景是不错,条件也好,可脾气也傲,将来娶了她,别想挺直腰背做人。

        此刻的陈珠珠也一样的懊恼愤恨,没想到沈晨鸣喜欢的人居然是秦双双,杨天河的未婚妻。

        说起来就是个天大的笑话,她追求了他那么久,那男人连正眼都不给他一个。见到秦双双笑得那叫一个开怀,不就当年救了他一命,值得以身相许?

        沈晨鸣!你实在可恶,我到底哪里不够好,为什么你就是看不上我?

        吃过饭,秦双双被沈晨鸣带去看电影,看的是《英雄虎胆》。这部电影她前世在怀旧频道看过,重温一遍,还是看得津津有味。

        沈晨鸣瞧她这么高兴,也乐意陪着她,只是那手有意无意地总爱落在她的脑袋上,时不时地撸几下。

        秦双双好几次都想问,你撸猫呢?

        看完电影,两人一起回招待所,没到门口,黑暗里窜出来一个人,仔细一看,是杨天河。

        “你来做什么?”沈晨鸣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悦,“钱和票都准备好了?”

        “还没有。”杨天河求助地看了眼秦双双,红着脸开口,“双双!我......”

        “叫秦同志!”沈晨鸣瞪着杨天河,不满地叮嘱,“双双不是你叫的。”

        抿紧嘴巴,杨天河再次看向秦双双:“秦同志!钱我能不能先给八百,粮票只给三百斤,剩下的以后补齐行吗?”

        “行,明天一早送来。”

        秦双双还没答应,沈晨鸣已经替她答应了,拍了一下杨天河的肩膀,没收着力度,将杨天河拍得身体一颤,差点没站稳。

        “我们在招待所等着,你回去吧!”

        “是!”杨天河行了个军礼走了,秦双双皱眉:“你怎么答应他欠账?万一不给我岂不是亏了?”

        “不会。”沈晨鸣黑着脸,捏了一下秦双双的脸,“他是我手下的兵,不敢玩幺蛾子。五天后我归队,即将升为副团长,营长的位置会空出来。

        杨天河跟陈珠珠搅和在一起,十有八九是冲着营长的职位去的,你说他敢玩花样吗?”

        “这么厉害?年纪轻轻就成了营长?”

        秦双双感觉杨天河脑子挺活络,懂得利用裙带关系往上爬,话刚说完,脑袋上的头发就被揉乱了。

        “厉害什么厉害?年纪轻轻成营长怎么了?我还是副团长呢?你怎么不说我厉害?我比他厉害多了,怎么没听你夸我?”

        “我没夸他。”秦双双瞪着沈晨鸣,伸手将自己毛毛的头发顺了顺,“我话还没说完你急什么?我是说杨天河心机挺深,知道利用陈珠珠。”

        沈晨鸣歪着头思考了片刻,笑了:“你说的是,这次要不是有陈珠珠,杨天河估计想升营长很难。

        有陈珠珠就不一样了,毕竟陈副师长的关系摆在那儿。大家实力旗鼓相当,谁当营长都差不多,再拼就拼的是关系了。”

        “以后我来了部队,是不是要跟他们住同一个家属院?”

        “是呀!我们部队的家属基本上都住一起。”沈晨鸣牵住秦双双的小手,稍微用力握了一下,“你别怕,陈珠珠不敢拿你怎么样。”

        “我没怕。”秦双双反手握住了男人粗糙的大手,“就是觉得闹心,跟他们住一块儿很别扭。”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沈晨鸣不想这么早回去睡觉,想跟小丫头多待会儿。

        心心念念的人终于来了,他心底欢喜,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拉着她在外头转悠。

        秦双双感觉这一天很刺激,也没睡意,跟着沈晨鸣在外头瞎溜达。

        晃悠到很晚,两人才各自回房休息。

        次日一早,秦双双吃完早饭,杨天河就来了,把钱和票都给了她,最后什么都没说走了。

        沈晨鸣说要出去一趟,快中午了才回来,带回来两个大大的旅行袋,里头不知道装的什么,鼓鼓囊囊的。

        吃完中午饭,坐着营里的汽车去了市里的火车站,到了这时秦双双才体会到他说的话有多真。

        他要跟她回家办结婚。

        火车从海城出发,一直坐了十几个小时才到他们县,下了车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两人在火车站随便吃了点东西,沈晨鸣带着她去了县武装部,后来又去了县运输公司,找到熟人,借了一辆吉普车,开着往家里赶。

        秦双双也会开车,只是没开过这种老式的吉普。

        沈晨鸣很熟练,点火启动,挂档踩离合,给油加速,一气呵成。

        这个年代,会开车的男人不多。

        不是有句俗话吗?

        手握方向盘,钞票滚滚淌。

        司机是个非常吃香的行业,不像后世,全民皆司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