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肆意在线阅读 - 黑玉楼篇 第六十五章:回归界山清门户

黑玉楼篇 第六十五章:回归界山清门户

        “这里?”

        未等陈墨白反应,林妙才眼中一亮道:“确实,这里最合适。外有茶馆掩饰,内有这番乾坤,况且在鸿城之中没人敢大动干戈。”

        “这片林地处于山中腹地,三面环山,一边是崖,除非有通天彻地之能,否则想要进入此地需将山体凿穿,再无其他途径,现在外面连通这里的只有你们进来的那间茶馆。”

        “可这样的话等于占了两位前辈的隐居之所。”

        “我们既然都要给你去当长老了还要什么居所,再说你黑玉楼搬至此处我们反而更熟悉一些。”

        “我不喜欢叫长老,换一个。”洛青丘插话道。

        “那就叫掌事。”林妙才道。

        陈墨白见洛青丘没有反对,于是说道:“那便依前辈们的意思。”

        “接下来是不是要去你的黑玉楼了?”洛青丘问道。

        陈墨白笑道:“是啊,该去收收尾了。”

        日落后的界山一片漆黑,只有山坳深处的寨子中灯火散落。

        此刻的黑刹堂内聚集了黑玉楼中的一众高手,笑里刀和毒天师正在发难。

        “遁影,你冒充无邪这么久真是骗的我们好苦啊。”

        “嘻嘻嘻嘻,以前一直藏在罗刹背后不肯露面,我看你现在是想浑水摸鱼成为黑玉楼的主人吧。”

        “你俩放什么屁,主人遭人迫害下落不明,少主有事外出,若非少主授意,让遁影暂代他稳住寨子,你们怕是早就要反了。”铁骨怒斥道。

        “嘻嘻嘻嘻,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现在我们只看到遁影鸠占鹊巢,而你们多半也已被收买倒戈,早就不把罗刹和众兄弟放在眼里了。”

        大堂上两拨人剑拔弩张,荼靡铁骨等人却不敢动手,因为笑里刀不仅策反了缩地鬼和索命虫,还预先带了一队竞军上山,控制住了炼武堂和机括堂,就连鬼见愁与半壶酒也中了毒天师的毒,被绑了起来。

        “行了,别跟他们废话,荼靡铁骨,你们也算是黑玉楼的老人了,若是现在降了,你们依旧是黑玉楼的骨干,之前有什么过节一笔勾销。若是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们不讲情面了。”

        “降你姥姥!”

        “降?向谁投降?你吗?你配吗?还是向竞军投降,主人是被谁害的你们不知道?”荼靡冷言道。

        “黑玉楼本就该听命于朝廷,是罗刹搞不清主从关系,不听话的狗要她何用?”

        荼靡几人万不能忍受对方如此诋毁罗刹,正欲上前却被一人打断。

        “奔波了几天,终于赶上这场好戏。”

        见到两男一女大摇大摆进入,笑里刀等人都十分诧异。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陈墨白不紧不慢地取出无邪面具与指环,带上后说道:“回自己的地方,怎么不能进来?”

        “想不到那女人把这地方弄的还不错,真有点忠心的属下。”洛青丘环顾一圈,丝毫没把当前的状况当回事。

        陈墨白则是悠悠走到主座上坐下,又将面具摘下。

        “其实这无邪面具防的只是怀有异心的人,若是被这种人知道了我的面貌,再知晓我的身份,那可了不得。对了,在黑玉楼这么久,还没好好向诸位自我介绍过,我本名陈墨白,陈玄宗与文若兮之子。”

        大堂上众人顿时如五雷轰顶,头皮发麻。陈墨白当众说出这些目的已经非常明确,此间之人,非他亲信必遭灭口。

        笑里刀此时也再难笑得出来,立刻拜倒道:“少主您可回来了,我一直担心您的安危,只是得知遁影冒充您的时候实在气不过,这才有了点误会。”

        “哦?那你还真是一条忠犬。以你的意思,外面那些竞军是毒天师带来的喽?那他一定是条恶犬。”

        笑里刀被陈墨白说的背脊发凉,冷汗直流。

        毒天师也不傻,这会还想要服软可来不及,幸好他们手上还有筹码,于是说道:“管你是无邪还是什么陈墨白,黑玉楼如今已在我们控制之中,你还能翻起什么浪。”

        “其实我昨日便到了,知道为什么等了一天才出来?”

        话音落,李序庭与公孙衡便分别掐着一人走进大堂。

        众人看向那两个如同死狗一般被掐住的人,不是缩地鬼和索命虫还能是谁。

        “你……”

        “别急。”

        这会毒天师已经预感到大事不好,还未等缓过来,雪姬焱姬来到堂上。

        “少主,寨子中的竞军已被解决,逃走的人烟客兄妹已去追剿。”

        紧随其后到来的是半壶酒与鬼见愁。

        “少主,笑里刀和毒天师的党羽都除掉了。”

        陈墨白缓缓起身,来到毒天师面前,从腰间抽出断月,托起对方的头说道:“我翻起的浪还可以吗?”

        毒天师早已汗流不止,眼看局面已无可挽回,索性心一横,就算死也要拉上陈墨白。

        刚要运功,咽喉处一丝凉意闪过,这个人就像泄了气一般,哪里还提得起一点真气,径直向后倒去。

        笑里刀吓得魂都没了一半,玩命的磕头,生生将额头磕的血肉模糊也不敢停。

        见陈墨白没有立刻动手,还以为有一线生机时,一团青色火焰突然轰在自己头上,疼的刚叫出半声便没了气息。

        洛青丘则一脸不屑地说道:“和这种人浪费什么时间。”

        说完真气散开,瞬间笼罩住整座大堂,就连陈墨白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

        “青丘姐,你这是?”

        “你的身世不能让这么多人知道。”

        陈墨白这才恍然大悟,对于洛青丘而言,除了他们几人,剩下的都是要被灭口的人。

        洛青丘已是宗师境界的高手,真气掌控极为精妙,除了陈墨白几人,其余人都感觉到呼吸困难。

        陈墨白来不及劝阻,急忙全力放出自身真气,才堪堪抵掉洛青丘的部分真气。

        “青丘姐快住手,他们都是可信之人。”

        “你的身世过于敏感,稍有差池便是万劫不复,怎能因小失大。”

        “我以性命担保,他们与我是过命的交情,就算有朝一日我因各位而死,也绝不后悔今日所为,还请青丘姐手下留情。”

        洛青丘目光再次扫向众人,收敛气息叹了口气道:“罢了,依你吧。”

        黑玉楼的事其实早有红衣一直暗中监视,并及时将消息传给陈墨白,所以笑里刀毒天师的事也都在陈墨白掌握之中。

        他回到界山没有第一时间动手就是要等到摸清对方的情况,暗中将被困的人救出来,再对始作俑者动手。

        唯一没有护住的便是机括堂的堂主鲁师傅,竞国军方看重他制造陷阱机括的本事,想要将其收入军中制造器械,结果他将来做说客的人和毒天师骂了个狗血淋头,被惹恼的竞军将领直接叫毒天师将鲁师傅杀死,以儆效尤。

        陈墨白趁众人都在将洛青丘等人介绍了一遍,同时也将自己的计划告知八九。听完一番话,众人有的震惊有的镇定,不过很快又变得跃跃欲试起来。

        “我的身世大家也都已知道,黑玉楼以前过的是刀尖上舔血的日子,虽然这两年逐渐转变,但黑玉楼在外人眼中的性质并没有改观。接下来黑玉楼不再藏于暗处,我是谁也会被更多人知晓,留在黑玉楼可能比之前更危险。所以我想跟诸位说的是若有顾虑则就此退出黑玉楼,我绝不阻拦更不怪各位,日后江湖相见仍是把酒言欢的好兄弟。若要留下,那就是将各位的命交在了我陈墨白的手上,我无法向各位保证什么,但谁若伤我黑玉楼之人我必百倍奉还。”

        “别人我不管,我跟着你。”鬼见愁第一个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铁骨紧接着道:“白泽之子又怎样,我听闻白泽当年为人豪爽仁义,我本就佩服,文女侠是能抛开世俗的人,也不是一般女子能比,要说当年他们二人的事江湖中有多少人意难平。若是有人因为少主的身世想害你,那也得看看和咱黑玉楼比,谁杀人的本事更高。”

        “少主,除了黑玉楼我们兄妹也不想去别的地方,庄家一战让我热血沸腾,我们留下。”

        荼靡见状也说道:“少主,不用大家一一表态了,黑玉楼也算是江湖中小有名气的势力,与其到头来只被人说是见不得光的杀手组织,不如与你一同。将来就算死了,自当是偿命而已。”

        “荼靡姐说的没错,无论少主什么身世,反正我们姐妹只会跟着主人和少主。”

        “多谢诸位。”

        这时洛青丘靠近陈墨白耳边道:“这花茹芊可以嘛,能培养出这么多忠心属下,还真让我有些刮目相看,就算刚刚我不演那一出他们此刻也不会有二心。”

        “演戏?”

        “好了,这几日我也累了,要先去休息了,具体的你问林小弟吧。”

        接下来陈墨白快速安排眼下的事,将鲁师傅安葬于黑刹堂后的花田旁,入土为安,便和林妙才、公孙衡以及荼靡几人商议起迁走的事。

        待一切定好才单独问起洛青丘说的演戏一事。

        “当然不是真的要灭口,就算是也要先问过你啊。”

        “是为了震慑众人?”

        林妙才坏笑道:“还有收买人心。”

        陈墨白一怔,想不到林妙才连自己当时会如何都猜到了,转而会心一笑,有这家伙在身边,确实令人放心不少。

        第二日,黑玉楼中人分为三队人马,陈墨白与洛青丘、林妙才几人前往兖州与红衣汇合,烟客剑穗鬼见愁和半壶酒继续寻找罗刹的踪迹,而林序庭和公孙衡则带着荼靡铁骨等大部分黑玉楼的人迁至鸿城。

        与此同时,红衣也开始令情报堂的人在江湖中散播黑玉楼开始除魔卫道的做派,制造正面的言论加以传播。

        不出数日,黑玉楼的事情在江湖中传播开来,武林中人议论纷纷,就连听闻过黑玉楼的百姓也将其变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只不过大多提起黑玉楼还是心中恐惧,认定黑玉楼只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组织,不配称其为正道。

        凡事需要过程,引起注意成为谈资只是第一步,这样的展开都在林妙才计划之中。而陈墨白等人也再度回到川南,抵达了西南望。

        西南望本不算是一座城,与西北望原是直通都城安阳的最后两道关隘,很多时候,外邦使臣来访亦会在这两地驻留,等待召唤方可进入都城。因此朝廷对于两地的发展也比较重视。

        又因为太靠近都城,人口日益增多,但凡不是改朝换代的时期这两地都不会受到战争的波及,两地逐渐变得如同小城一般。

        陈墨白几人途径此处歇脚,稍作停留便要继续赶往兖州,随意找了间客栈,安置好房间后让店家准备了单独的雅间准备用餐。

        正说话间,淡淡茶香飘过,林妙才便叫来小二问道:“伙计,沏一壶龙井。”

        店小二略显歉意道:“这位客官,咱们店里可没有龙井,倒是最近新到了一批毛尖,虽然是被宫里挑剩下的,但也算是地方献上的佳品,您看要不要……”

        “哦?这更好啊,沏一壶上来吧。”

        小二走后林妙才喃喃说道:“飘来的茶香分明是龙井,看来是有人自备了好茶,可惜喽。”

        “想喝还不好说,我们去向那人买一些便是。”

        “我的好洛姐姐您可别,那样太失礼了。”

        刚要作罢,洛青丘神色突然变化,邪媚一笑道:“看来人家没准还想请我们喝茶呢。”

        “青丘姐,我同你一起去看看,遁影轻语不用护我,守着妙才。”

        林妙才满脸疑惑道:“怎,怎么了这是?怎么这么突然?”

        轻语解释道:“刚刚有高手的气息传过来,而且是针对我们放出的真气。”

        “啊?我怎么没感觉到。”

        陈墨白与洛青丘顺着刚刚的真气穿过房间外的庭院,来到对面房间外面。

        这时里面传来苍劲的声音。

        “二位请进吧,品品老夫这上好的龙井。”

        “故弄玄虚。”

        洛青丘冷哼一声推开门,看见对方稍顿了顿便走到对面坐下,陈墨白随后进来,稍稍施礼,见老者示意请他坐下,便也在洛青丘身边落座。

        “洛姑娘,好久未见。”

        洛青丘却是冷言回道:“说吧老头,你特意把我们引过来有什么话要说。”

        “青丘姐,你认识这位老先生?”

        “十一道宗几个快作古的老头之一,以前打过架。”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