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剑肆意在线阅读 - 黑玉楼篇 第六十三章:寻访天狐洛青丘

黑玉楼篇 第六十三章:寻访天狐洛青丘

        陈墨白听的汗颜,却也不得不认同林妙才说的有道理。

        “嗯,此事不宜耽搁,越快越好,只是有风险,墨白的身世已经暴露,恐怕会被很多人盯上。”夏星颜担心道。

        “夏前辈,你和孟前辈会暴露陈墨白的身世吗?”

        “当然不会。”

        “那就不会那么快暴露,就算冯玉知道无非是告知和她有关的人,想传信给当年那些人,也需要些时间。不过陈墨白的身世终究藏不了一世,待时机成熟说不定还需要他曝光身世以此来添一把火。有多少人心中意难平,就有多少人心所向。”

        “苏禾,你怎么看?”

        “我还能怎么看,小林子鬼主意多的是,只要臭小子同意去做便是,再不济还有你我给他托底。当年护不住若兮,现在无论如何也不会再让这臭小子有个好歹。”

        “那便如此吧,我们也该向其它各派去信说明本派发生的事,离下一次八方会武还有一段时间,既然苏禾已是掌门还是要为此先做准备。”

        “嗯,你不说我才懒的想这些,要不还是你做掌门,我负责跟着这小子算了。”

        夏星颜微微一笑,随后问道:“墨白,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明日一早。”

        陈墨白不愿耽搁,只想尽快出发。

        孟苏禾又与陈墨白说道:“冯玉是金相真气,特点是对体魄的增强,即便冯玉疏于炼体,也不是你现在能应对的。而且她自创了一种凝气成丝的武功,名为千金黹,杀伤力虽不如其他功法,却可操控他人,你需留心。”

        “她与您交手时为何没有用出这门功法?”

        “火克金,这招对我没用,更何况虽然同为宗师,她那点修还入不了我眼。总之之后你若遇上她小心便是,你的日相真气强归强,境界的差距也不能忽视。”

        “知道了孟姨,我会留心的。”

        次日当天陈墨白便到了川北望江城。

        这里是当年初见慕容天玑的地方,也是当初他们三人结伴同行的起点。

        有黑玉楼提供信息,想要找到天狐帮并非难事,陈墨白递上求见帮主的拜帖。

        “你是何人?为何要见我们帮主?”

        “自然是有要事相商。”

        望江城中江湖门派众多,私斗如家常便饭,天狐帮的人不会因为一封拜帖便带对方去见帮主。

        “这位朋友看着有些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正在陈墨白寻思如何介绍自己身份时,一人从屋中走来说道。

        说话之人也令陈墨白觉得有些面熟,却想不起来是谁。

        这时对方恍然大悟,这不是几年前帮自己解围的少年吗,于是热情上前说道:“少侠可还记得在下?当时仗义出手逼退血手门,还未有机会好好报答。”

        陈墨白这才记起,原来是他。

        “举手之劳,不必言谢。不过今日前来的确有事想要拜见贵帮帮主,不知兄台可否引见。”

        “少侠要见我们帮主?不知是何事?”

        “事关二十年前异神宗的旧事,还望兄台见谅,此事不便在此细说。”

        对方闻言表情上产生一抹不易被察觉的寒意,随即又笑着说道:“原来如此,二位请随我进来吧”。

        进到后院,对方的脸色突变,冷不防的下令道:“将他们围起来!”

        对此情形陈墨白二人早有猜测,也不慌张,眼前这些人并非自己对手,只是真要动手还不能伤了他们。

        于是便客气地解释道:“兄台放心,我二人并非异神宗的人,与贵帮更非敌对。”

        “我看阁下年纪未及弱冠,二十年前异神宗的事不应与你有关,所以阁下是受何人指使。”

        “站着不好说话,要不你先让他们都趴下。”林妙才低声说道。

        “兄台似乎对异神宗的过往也有些了解。”

        “在下赢鱼,早年在异神宗曾是帮主的侍童。”

        “赢鱼兄,我并无恶意,反而是想与天狐前辈联手对付异神宗。”

        “哈哈哈哈哈笑话,异神宗何等势力,阁下这大话说的未免也太过了。”

        陈墨白这才低声对林妙才回道:“站着确实不太好说话。”

        说完人如离弦之箭般飞身出去,速度之快,对方来不及反应便已被打晕半数。

        “拿下他!”

        赢鱼见状只认为陈墨白要对帮主不利,急命众人将其擒住,自己也紧随其后。

        可惜这群人大多只有登堂境,少数气游境,达到生相境的只有赢鱼一个,哪里是陈墨白的对手,不消片刻便已纷纷倒地。

        陈墨白出手分寸把握的很好,未伤及对方。走到赢鱼身前蹲下低声道:“赢鱼兄,我是为白泽之事而来,想寻求天狐的帮助而已。”

        赢鱼愣了片刻,他也明白以对方的身手足以将他们杀死,只需留下一人带路即可,便说道:“即便如此,我也不能尽信你所言。”

        “我明白你护主之心,你只需将我的拜帖交给天狐前辈,是否相见她来决定,若依然不见,我立刻离开绝不纠缠。”

        “好,那你便在此等候,带我传信给帮主等她回复。”

        陈墨白笑着将赢鱼拉起道:“如此便好。”

        赢鱼很快安排人将陈墨白的拜帖送去,自己则是留下盯着对方。

        见陈墨白他们并没有不轨的举动,赢鱼的态度也逐渐缓和了一些,邀请二人坐下,并让人端上奉上茶点,慢慢等待。

        陈墨白本就没有恶意,闲谈中聊起二人当时在望江城相遇的情景,不由得提到血手门。想不到血手门现在已是异神宗的爪牙,受命于梼杌,眼下已是望江城最大的帮派。

        林妙才在一旁解释,望江城的地理位置特殊,是南北来往的重要通道,一旦发生江湖争斗,望江城更是遏制归元派与素衣派的核心要地。

        只不过异神宗想要控制此处的用心恐怕不仅是针对江湖门派,一旦外敌入侵,川北出现险情,望江城被控制住,昊国再想要从南部调军支援就会变得非常麻烦。

        “天狐前辈就没对血手门出手?”

        “帮主与异神宗的关系其实很微妙,之所以异神宗的人有所顾忌,未曾直接对天狐帮发难是碍于刑天冷廉的面子,但帮主绝对不会妥协,如果有天冷廉失去了耐心,或许就是天狐帮在劫难逃的时候。”

        “即便如此,天狐前辈也未曾向以前的友人求助?”

        “你指的是?”

        “我说的……”

        话还没说完,强悍的气息伴随着曼妙女子雷霆般落在陈墨白身前,抓起他便又如电光般离开了。

        “……帮…………主…………”

        赢鱼目瞪口呆的看着眨眼之间所发生的一切,还没来得及施礼,人早已走的没影了。

        林妙才也完全没反应过来,手中端着茶正要喝,就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打断了。

        “刚才那是你们帮主……?”

        “是,是……”

        确认对方身份,林妙才长出一口气,缓缓说道:“吓死我了。”之后恢复了淡定,继续喝茶。

        “我从未见过帮主如此,朋友被抓走你却似乎不担心。”

        “担心啥,没事,等着就好了。”

        陈墨白此时只感觉自己像是一只小鸡子一般被人拎在手中,毫无还手之力。

        直至一处静谧处,天狐终于停下,满目喜悦地问道:“你真是他的孩子?”

        “是,我叫陈墨白,我爹是陈玄宗,我娘是……”

        “好了,我并不关心你娘是谁。”天狐稍有不悦的打断道。

        之前听孟夏二人提到过天狐对父亲情有所依,陈墨白也没在意此刻对方的态度,只是说道:“天狐前辈,今日拜访您其实是有事相求。”

        “告诉我你爹在哪。”

        “啊?”

        “啊什么啊,告诉我他在哪。”

        陈墨白看着眼前的天狐,语气像是在命令自己,表情又像是在撒娇,明明该是不惑之年的人,可无论是脸孔还是气质都如同年轻女子一般,而且透着万般妩媚。

        猛地抖了抖脑袋,心道:好家伙,这天狐前辈可比那赤月瞳要命多了。

        天狐看着陈墨白不禁嘻笑起来:“不仔细看倒真看不出你是他的儿子,不过你刚才的样子倒是和你父亲一摸一样。”

        陈墨白无语,只是想到当年父亲面对这等女子竟然都没沦陷,定力果然够强。

        “不若不带我见他,我凭什么相信你是他的儿子?”

        “带您去见我父亲目前我还做不到,所以我只能尽量证明我的身世,相信与否我想前辈自有判断。”

        说完陈墨白便释放出真气,紧接着便闪身至对方身前,连续几拳打出。虽然都被对方轻松化解,但不难看出天狐脸色的变化。

        “日相真气,瞬息步,追影拳,果然是他当年所创的武功。”

        见到对方一眼便认出来,陈墨白没再继续下去。

        “虽然瞬息步和追影拳是他独创,但并非不能效仿的武功,拥有日相真气只能说明你的真气相性极为稀有而已。我此前从未听说过江湖中有你这么一号人物,凭空出现在我面前就说自己是陈玄宗之子,还是很难让我完全相信。”

        这时陈墨白取出自己的无邪面具和一枚黑色扳指,随后说道:“其实我还有一层身份,您或许没见过这两件物品,但没准听说过黑玉楼的无邪”。

        “这倒是没想到,这些年江湖上所传的黑玉楼无邪竟然是你。”

        “听我爹说,他在异神宗时,与关系亲近的几人私下都会互叫名字,而非诨号。我爹称您做青丘,而非天狐,洛前辈,我给您讲讲我踏足江湖后的故事吧。”

        天狐听到自己的本名顿时感慨万千,相较于他人称自己天狐,她更喜欢那些叫她青丘的人,尤其是陈玄宗。

        现在对于陈墨白是陈玄宗之子的事更加相信了几分,于是难得的静下心来,开始听陈墨白的讲述,目光死死盯着他,隐隐有泪光闪烁。

        关于陈墨白的故事,洛青丘听了多少不知道,也不重要,她放佛只是想从陈墨白身上看到更多陈玄宗的影子。

        直到陈墨白说完,炙热的目光也从未离开过片刻。

        陈墨白完全不敢与其对视,这种火辣辣的感觉与那种饱含杀气的眼神不同,这种眼神更折磨人。

        “洛前辈,洛前辈……”

        “啊?”

        洛青丘从恍惚中回过神。

        唉,陈墨白无奈摇头,刚才自己讲的怕是她半句也没听。

        “所以你不带我去见你父亲是怕因此泄露了他的所在?……好吧,以你目前的情况来看,被人盯上是迟早的事。说说吧,你来找我想做什么?”

        “希望前辈能成为黑玉楼长老,不光您,还有我父亲当年的几位挚友,我也想一同请来黑玉楼担任长老,至于黑玉楼的恶名我会尽快……”

        “可以。”

        “您说什么?”

        “我说我可以答应你,黑玉楼是善是恶都与我无关,罗刹本名叫做花茹芊吧?”

        陈墨白有些意外,罗刹的身份极其隐秘,应该没几个人知道。

        “您怎么会……”

        “我怎么知道?离开了异神宗,洛青丘依然是天狐,以为只有花茹芊在追查当年迫害你爹的人?若不是看她有心为你爹报仇的份上,我先杀了她。”

        “起初我也恨过她……”

        “她能将黑玉楼交给你,足见她的诚心,原谅她也不是不可以,其实我更恨的是我自己,面对宗内的人,我没能义无反顾的去追随他,也难怪他选择文若兮而不是我。”

        “这不怪您……”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启程去找公孙衡和李序庭。”

        “他们是?”

        “前异神宗神使角端和陆吾。”

        很快,洛青丘便带着陈墨白回到了赢鱼处。

        “帮主?”

        “小鱼,天狐帮之后先交给你,我与这小家伙要出去一段时间,至于多久还说不好。”

        “可是……”

        “不用担心,压抑了那么久,也该出去走动走动了,从此以后你也不用在叫我帮主,你从小便跟着我,以后就称我姐姐吧。”

        “好,好的帮……姐姐,我会守好天狐帮,不会让您的……”

        “其实解散了也行,算了无所谓吧,你自己决定就好。”

        对于洛青丘如此随意的态度,赢鱼早已习惯了。他跟在洛青丘身边这么久,只有遇到她感兴趣的事才会格外上心,其它的事都会处理的非常随便。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