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一百六十八 被俘山匪窝

一百六十八 被俘山匪窝

        大慈恩寺,古木参天,梵音缭绕。

        一袭青灰袈裟的少年,正为方丈煎茶。

        他轻巧地取出炭火、茶壶和茶叶,动作熟练而不失庄重。

        炭火在炉中噼啪作响,茶壶中的水渐渐沸腾,热气蒸腾,带着淡淡的茶香飘散开来。

        方丈端坐于蒲团上,微闭双眼。

        少年轻手轻脚,将第一泡茶恭敬地倒入弃水碗,这是对长者的尊重,也是洗净尘嚣之意。

        随后,他再次取茶入壶,水温适中时轻轻倾入盏中,茶水呈现出诱人的琥珀色。

        茶煎好了,少年低头奉上,方丈接过茶盏,两人目光相遇,一切尽在不言中。

        茶香袅袅,如同佛法无边,让人心生敬畏。

        方丈轻啜一口,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仿佛是对少年的认可,也是对这宁静时光的赞美。

        此刻的大慈恩寺,没有繁复的经文诵读,只有茶烟轻绕,和着春天的暖阳,显得更加祥和宁静。

        少年心中涌起一股澄明之感。

        “方丈大师,弟子昨晚又梦见那座石头山和那位绿白渐变色衣裳的仙子了……”

        “所以你待如何?”慧光法师看着眼前的少年。

        鸿渐身上虽然依然穿着袈裟,但头发已经蓄得很长。

        “弟子已经还俗,不能在留在大慈恩寺,叨扰佛祖,叨扰方丈了。”

        “所以你还是要走?”

        “嗯。”

        慧光法师叹口气,没想到他终究挽留不住这个慧根极好的少年,对于有些人来说,的确红尘更有魅力。

        “既然还俗,不能依靠佛祖,从今往后你就要靠自己了。”慧光法师寄语鸿渐,“你打算如何立足?”

        “弟子打算在长安城里开一家茶馆。”

        这是此前从未有人做过的营生,但鸿渐想试一试。

        除了在龙盖寺时跟着师父学到的一身制茶手艺,鸿渐没有其他本事了。

        “只是开茶馆需要资金,弟子想先向方丈大师筹借。”

        “说什么筹借,贫僧愿意赠与。”

        开一家茶馆,需要涉及店铺租金、装修费用、茶叶和其他商品采购、包括厨师、服务员等员工的工资在内的人工成本、木炭、柴火、蜡烛和油灯、食材等在内的日常运营成本,以及开张后的税费及杂费等,慧光法师给了鸿渐一盘开元通宝,一块块银铤像一艘艘银色的船停在盘子上。

        慧光法师虽然说是赠与,但鸿渐内心已打定主意,等开茶馆赚了钱,定然要还的。

        鸿渐将那袭袈裟还给慧光法师,换上一身对襟棉衣,戴了一顶笠帽,背上那些个银铤出了大慈恩寺。

        好巧不巧,就在大慈恩寺外遇到谢清昼和穆白主仆俩。

        好朋友再度重逢,喜极而泣。

        “某就要离开长安了,特来和鸿渐弟弟辞行。”谢清昼揽着鸿渐的肩说道。

        穆白牵着马在他们身后跟着。

        郊区,万木竞绿。群山环抱,白云轻绕。

        田野间,农人耕作,牵牛横笛,歌声悠扬。黄鹂鸣翠柳,紫燕双飞,穿花蛱蝶,无不入画。溪流潺潺,碧波荡漾,垂柳依依,倒映其中。花香四溢,风送千里,时有蝴蝶翩翩起舞,宛如天上人间。

        两个年轻人的身影在这一幅美丽图画中,成了更美的风景。

        “兄长不是离开大慈恩寺已久,怎么这会子还在长安城内?”

        “病了一场,耽搁了。”

        鸿渐一惊,不知道谢清昼生了何病。

        “执念吧,不过鸿渐弟弟不用担心,某已经被一位神医娘子治好了。”

        “哦哦。”鸿渐松一口气。

        提到神医娘子,谢清昼来了精神,对鸿渐道:“也许某这一场病,都是为了成全弟弟你的缘分。”

        鸿渐不解。

        谢清昼道:“鸿渐弟弟爱茶,这位神医娘子也是爱茶之人,所以某是特地到大慈恩寺来告知鸿渐弟弟一声,某已在神医娘子跟前提到鸿渐弟弟你,弟弟如今既已离开大慈恩寺,不如就去陆羽草堂与白娘子一叙。”

        “兄长可否陪我前去?”

        “不了,某已寻到自己的价值所在,要攒自己的佛缘去了。”

        谢清昼说着,与鸿渐告别。

        两厢行了叉手礼,彼此告辞。

        目送谢清昼主仆跨上马背,离去,鸿渐颠了巅肩头的银锭,准备进城。

        暮色渐浓,一队骑马的盗贼如鬼魅般出现在天际。

        他们身披黑袍,手持长刀,眼神冷酷无情。

        马蹄声如雷霆般响起,声势惊人。

        这群盗贼驰骋于原野上,所过之处,尘土飞扬,草木皆兵。

        他们的目标未知,但他们的出现,无疑给安宁的小村庄带来了无尽的恐惧与不安。

        盗贼们肆无忌惮地冲进村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们放火焚烧村民的房屋,烟尘滚滚,火光冲天。村民们惊恐无比,四处逃窜,哭声喊声乱成一片。

        这些无法无天的盗贼,不仅抢夺财物,还对村民施暴。他们挥舞着利刃,砍伤无数,鲜血染红了土地。强暴妇女,无恶不作,令人发指。

        村民们无力抵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园被毁。他们的心中充满了绝望和无助,泪流满面,向天祈祷着能有奇迹出现。

        然而,盗贼们并未因此罢手。他们将村民的粮食抢劫一空,甚至连家禽家畜也不放过。他们将一袋袋粮食扔上马背,一边嘲笑着村民的无能为力。

        最终,盗贼们满载而归,留下一片狼藉的村庄。

        村民们跪在地上,伤心欲绝。他们的眼泪与血液混合在一起,渗入泥土,化作无尽的悲伤。

        ……

        山上盗贼窝,四周皆是险峻崖壁。

        夜色中,火堆燃起,照亮了整个山谷,盗贼们围坐其间,酒肉歌舞,欢声笑语。

        而被绑在一旁柱子上的少年正是鸿渐。

        鸿渐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绑在山匪窝里。

        他四周望去,只见几个山匪正在调戏一名俘虏的女子。

        女子衣衫褴褛,面色惨白,眼中充满了恐惧与绝望。她的哭声刺痛人心,可那些山匪却毫不在意,反而更加兴奋起来。

        他们抓着女子的手臂,嘴里说出不堪入耳的话语。

        女子挣扎着想要逃脱,却被他们紧紧地按住。

        她的眼神中透露出无尽的悲痛与无助,正望向鸿渐的方向。

        鸿渐心中愤怒不已,他努力想要挣脱绳索,去救那名女子。然而,他的努力徒劳无功,绳索紧紧地束缚着他的身体,让他无法动弹。

        他眼睁睁地看着那群山匪对女子施暴,却无能为力。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