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一百六十三 狱中喊冤的少年

一百六十三 狱中喊冤的少年

        京兆府的牢房。

        厚重的石墙,阴冷潮湿,仿佛连空气都被囚禁,无法自由流动。

        窄小的天窗,透进几缕斜阳,却照不亮角落里的绝望。

        牢门由坚硬的榆木打造,上方刻有“忠孝节义”四个铁画银钩的大字,讽刺地与四周环境形成鲜明对比。

        一进入这阴暗的空间,便能闻到混合着霉味、汗臭和血气的独特气息。

        牢房内部的地面铺满了稻草,但那并不能吸收囚犯们无尽的悲哀与痛楚。

        墙壁上挂着锈迹斑斑的镣铐,见证了无数悲欢离合。

        昏黄的油灯发出微弱的光芒,照亮了囚犯们的脸庞,每一张脸上都刻满了岁月的痕迹,或是深深的无奈,或是愤怒的火焰。

        此刻,小青被关押在最角落的一间牢房里,那里的光线最为昏暗,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窒息的孤独感。

        她的双手被粗重的铁链锁住,只能勉强在有限的范围内活动。她干脆安心地躺在冰冷的石板上。

        和其他牢犯比起来,小青的心情是安适的,她知道白娘子一定会捞她出去。

        而隔壁牢房里,有个男囚哭声凄凉,扰了小青的睡眠。

        小青隔着墙壁冲隔壁牢犯里哭泣的男人道:“别哭了行吗?吵得人不得安睡。”

        “等砍了头,有的是时间在地下安眠,这位姐姐你何必急在一时。”

        是一个少年的声音。

        “哦,所以你是被判了砍头吗?看起来你犯下的罪可不小。”

        “我杀了人。”

        “杀人偿命,那你被判砍头,倒也不冤。”

        “未经他人苦,莫说风凉话。”

        少年说着,又呜呜哭起来。

        小青于是元神出窍,去隔壁牢房看个究竟,只见在阴湿的角落,一名清秀少年跪于冰冷石地,面庞尚存稚气,却已满是泪痕。

        他对着牢房天花板哭泣,声声凄厉,似断弦之琴,绝响于这无情牢狱之中。少年衣衫褴褛,肩头瘦削如柴,然而其目光炯炯有神,透露着不甘与冤屈。

        “吾无罪!”少年声音哽咽而坚定,每个字都充满血与泪的沉重,“苍天啊,何故降此大难于我!”。

        他的双手紧抓着铁栏,仿佛想要撼动这整个世界的不公。

        四壁回响着他的悲鸣,却无人应答,只有牢房深处的风,似乎在低声诉说着人世的沉默和冷漠。

        “你有何冤枉,不妨说与我听。”

        空气里有人在说话,可是牢房内除了少年自己,却并无旁人。

        少年于是问:“你是谁?”

        小青想了想道:“观世音菩萨。”

        “菩萨你救苦救难,你告诉世君,世君真的该死吗?”

        少年满面泪水,身上伤痕累累,质问让人动容。

        小青道:“那你且说说,你到底有何冤屈。”

        少年于是诉说自己生平:

        少年名叫刘世君。

        他自幼便遭命运戏弄,襁褓中被生母遗弃,跟着父亲生活。

        然而父亲暴力,使得刘世君并没有得到什么父爱温暖。

        后来,父亲娶了继母,那位慈祥的继母,倒是给予了世君深切的关怀,如同春日里的和风,温暖了他受冻的心。

        继母的到来,曾让这个家充满了欢笑与温馨,弟弟的出生更是锦上添花,谁料好景不长,父亲的残暴本色渐渐显露无疑。

        他对母子三人动辄打骂,态度及其恶劣,仿佛他们是他的出气筒,泄愤的工具。

        终于,父亲休了继母,又娶了一位年轻女子为妻。

        新妇入门,带来的并非新生,而是更深的绝望。

        父亲不许继母再嫁,以尽其最后的利用价值,同时为了讨好新妇,屡次殴打继母,甚至逼她跪在地上,屈辱非常。

        更令人发指的是,他要求世君与弟弟给那年轻女子磕头,行大礼。

        那一刻,刘世君内心的愤怒达到了极点。他看着遍体鳞伤的继母和无辜受辱的弟弟,看着父亲肆虐的嘴脸,一股热血涌上心头。

        在一次忍无可忍的冲突中,少年手起刀落,结束了父亲暴虐的生命。

        这一刀,划破了压抑已久的沉默,也划破了他人生的平静轨迹。

        少年一不做二不休,又一刀,结果了父亲娶的心妇。

        事情惊动了京兆府,少年被擒拿入狱,判了死刑。

        牢房中,世君无惧于即将到来的死亡,但每当夜深人静,他的心却难以平静。

        他思念着继母的温柔,弟弟的天真笑容,内心充满了对未来的遗憾与不甘。

        在这不公的世界中,他无从诉说自己的冤屈与悲痛,只能任由命运的暴风雨无情地摧残着他脆弱的身心。

        他跪在牢房的一隅,昏黄的油灯下,他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如同他此刻纠结的心情。

        他不明白,为何天意要如此戏弄自己,让他历经人世的磨难与不义。

        他始终想不通,为何亲生母亲要抛弃他。在他的记忆里,母亲的身影早已模糊,只剩下心中深深的疤痕。

        她的离去,让他在成长的道路上失去了方向,那种被遗弃的痛楚时常像寒风般刺骨,让他夜不能寐。

        而父亲的残暴更是他心中永远的痛。那蛮横的拳头,无情的责骂,犹如狂风暴雨,每每席卷他的心田。他曾渴望父爱,却换来的是无尽的痛苦与绝望。

        当父亲逼他与弟弟向新欢低头,那一刻,他的心彻底碎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终于在愤怒中迷失了自我,酿成了无可挽回的大错。

        如今,身陷囹圄,少年反复思考着自己的所作所为。

        他悔恨自己的冲动,感伤于命运的无常,但更多的是对这不公世界的不甘与反叛。

        他不愿就这样屈服于命运的安排,他要为自己寻求一个公正的解答。

        在这牢狱之中,时间仿佛凝固,刘世君的心却如潮水般澎湃。

        他知道,自己虽是阶下囚,但求生的愿望不曾泯灭。

        他向着空荡荡的牢房空中,那位看不见身影的观音菩萨乞求:“菩萨,世君不是坏人,世君只想保护饱受欺辱的继母和幼弟,也有错吗?继母对世君有养育之恩,父亲残暴,灭绝人伦,不该死吗?如若世君打小不被生母抛弃,世君的人生是不是不会走入歧途,到如今的绝境?”

        听着世君的呐喊,小青道:“若生死无改,世君,你还有何心愿要了?”

        “世君想见生母一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