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一百五十九 女登徒子

一百五十九 女登徒子

        三人一辆马车,很快就回到了陆羽草堂。

        草堂前已经等候着几名病患。

        终于将白娘子盼回来了,病患和家属们喜笑颜开。

        玄风开了草堂门,将大家迎进来,白娘子嘱咐小青:“要给病人和家属备新鲜茶水,把前一日的倒了。”

        曹仁堂门口,掌柜的和店伙计伸长脖子,看着陆羽草堂这边,不一会儿就见小青抱着那个瓮出来,将茶水倒进了路沟中。

        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好了,这是下药被发现了吗?

        ……

        又一日的宵禁鼓声传遍长安城,玄风掌柜准备关店门,却又从门外闯进来人,这一次闯进来的是两个人,一主一仆。

        仆人背着他家郎君,一脸焦灼:“医师,救救我家郎君。”

        于是,玄风掌柜淡定关门,并将主仆引向供病人躺着的木榻。

        小青举着油灯,引白娘子过去查看那郎君病势,灯光照在郎君脸上,小青失声叫起来:“姐姐,是郎君!”

        玄风生气地瞪了小青一眼。

        小青噘嘴,乖乖举灯在一旁,不敢再多话。

        这死鹦鹉,惹他怒了,是会啄人的。

        那张臭嘴可硬了!

        穆白一旁一边擦泪,一边哭着说道:“我家郎君素日身体硬朗的,也不知怎了,才半日时光,突然就病倒了。”

        玄风看了穆白一眼,又看了小青一眼,心里说:为啥?因为这条该死的蛇呀!

        “你家郎君昏迷,乃因气血失和,心神失守,再加上内伤七情,忧思过度,心气郁结,气血运行不畅,神明失养,故而导致昏迷。”

        穆白听不懂,只求快点治疗,让他家郎君早点醒。

        “治疗之法,当以调和气血为本。首先,宜以舒肝解郁之药,如柴胡、郁金、香附等,以疏肝理气,解除心气郁结。其次,用益气养血之品,如人参、黄芪、当归、熟地黄等,以补充气血,滋养神明。此外,还可配合安神定志之药,如龙骨、牡蛎、远志、酸枣仁等,以安神定志,恢复神志清明。

        除了药物治疗外,还应注意调养身心,综合施治,方能调和气血,解除郁结,恢复神志清明。”

        “全都记下了。”小青脆声道。

        竟比玄风记得快,玄风不由翻个白眼。

        午夜时分,月色朦胧,寂静无声。

        小青独自一人,在廊下熬药。

        她的手指在药罐上轻轻拂过,药罐中的药材在热气腾腾中翻腾,发出一阵阵苦涩的气味。这气味在夜空中弥漫开来,与夜的寂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郎君要喝这么苦的药,真是好可怜。”

        小青叹息一声。

        “大半夜,好好熬夜,别犯花痴。”

        玄风的声音猛然在后面响起,小青吓了一跳。

        “神出鬼没。”

        小青一边用扇子扇着炉火,一边冷哼。

        “我是神,你是鬼。”

        玄风的嘴果然硬。

        “我也不是鬼,我是蛇!蛇!”

        “你在悲田院害死那么多无辜的人,你早就该死,是佛祖放你一条生路,不然你现在早就是鬼!”

        “佛祖放我一马,那我就还活着,那我就不是鬼,而且我现在是人!”

        “什么人?一条蛇精而已。”

        院子围墙上趴着的两道黑影此刻震惊得如被雷劈,外焦里嫩。

        掌柜和店小二悄悄从围墙溜下来,蹑手蹑脚跑走,生怕跑迟了,化作蛇精肚子里两坨肥肉。

        他们只是想趴墙头干点坏事,没想到听到了这么惊天的大秘密。

        也不知自己是要发了,还是要遭殃了。

        ……

        小青端着熬好的药走进草堂前院,谢郎君正躺在病榻上,穆白陪伴着。

        看着病榻上的郎君,小青有些心酸:哪里是佛祖放她一条生路,明明是郎君救她一命。

        如若不是郎君将她报出法场,她这条蛇,只怕现在早已灰飞烟灭。

        “郎君该喝药了。”小青对穆白说道。

        穆白想接过药,但小青要亲自喂药,找了个借口,道:“我是草堂的,我是专业的,我来喂药,郎君好得快。”

        于是,穆白起身,将病榻前的位置让给小青。

        谢郎君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呼吸微弱。他的身体被厚厚的棉被包裹着,但仍然不停地颤抖。小青轻轻地坐在床边,将药碗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扶起谢郎君的头。

        她温柔地抚摸着谢郎君的额头,轻声细语地说:“郎君,你一定要坚强,一定要好起来。”

        小青拿起药碗,用勺子舀起一勺药,轻轻地吹了吹,让药稍微冷却一些。然后,她小心地将药送到谢郎君的嘴边,慢慢地倒入他的口中。

        谢郎君的嘴唇微微动了动,似乎在努力吞咽。小青的心紧紧地揪着,她的手轻轻地抚摸着谢郎君的喉咙,帮助他将药吞下去。

        一勺又一勺,小青细心地喂着谢郎君喝药。她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但她并没有停下来擦拭,而是继续专注地照顾着谢郎君。

        药碗里的药越来越少,小青的心情也逐渐放松下来。她知道,谢郎君喝了药之后,病情一定会有所好转。

        小青将空药碗放回床头柜上,然后轻轻地放下谢郎君的头。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谢郎君的脸庞,眼中充满了关切和期待。

        一旁,穆白看傻了眼。

        这青娘子怎么可以趁着他家郎君生病昏迷,就趁机轻薄。

        “喂喂,你干嘛?”

        小青回神,腾地从床榻前起身,慌乱解释道:“我是在……我是在……替郎君治病……”

        见穆白不可置信看着自己,眼里充满警惕和敌意。

        小青豁出去了,干脆冲穆白吐出一缕白烟,穆白闻了那白烟,双眼一闭,两脚一软,就瘫倒地上,昏迷过去。

        看着病榻上喝了药依旧昏迷的谢郎君,再看看草堂内,玄风和白娘子都不在,小青心一横,对着谢郎君就开始施法。

        小青站在谢郎君的床边,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她的眉头紧锁,面色凝重,一道道神秘的光芒从她的掌心涌出,缓缓地笼罩着谢郎君的身体。

        昏迷中的谢郎君似乎感受到了这股神秘的力量,他的眉头微微皱起,嘴角露出一丝痛苦的神情。小青见状,心中一紧,更加专注地施展法术。

        随着小青法术的深入,谢郎君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他的呼吸逐渐平稳,脸色也由苍白转为红润。小青看到这一幕,心中暗喜,知道她的法术起了作用。

        终于,在小青的精心施法下,谢郎君的眼睛慢慢地睁开了。他迷茫地看着小青,似乎还沉浸在昏迷的阴影中。

        小青见到谢郎君醒来,心中一阵欣喜,“郎君,你终于醒了!”

        谢郎君定睛看着眼前青绿衣裙的娘子,猛地想起她是谁:“女登徒子!”

        一口气没上来,又昏了过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