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一百五十七 郎君是个有趣的人

一百五十七 郎君是个有趣的人

        小青忙从床上起身,噗通跪在白茶跟前:“谢谢白娘子!”

        “谢我做什么?并非我放你一马,是佛祖有好生之德,也应该谢谢你自己,你自己渡劫成功了,往后就好好做人吧,来,喝药了。”

        白茶说着,扶起小青,将药递到她手中。

        ……

        春回大地,暖风拂柳之际,长安城的街巷再次带来了步履匆匆的病患。

        他们希冀在陆羽草堂中找到一剂治愈身心的良药。

        今日的草堂,除了温柔仁爱的白娘子和沉稳可靠的玄风掌柜之外,多了一道青春洋溢、生机勃勃的绿影。

        那是一位身着碧绿衣裙的少女,清丽脱俗,唯眉心处点缀一朱砂小痣,宛如寒星点点,似有灵光内敛。此斑非但未损其分毫容颜,反增几分神秘之美,令人过目难忘。

        她挽着袖子,勤快地穿梭于草堂之间,或捧药研钵,或持茶献客。

        她忙碌的身影,似一枝春风中摇曳的柳丝,绿衣如翠绿的春意,给这古朴的草堂增添了一份清新与活力。

        病患们的目光不禁被这新景吸引,看那绿衣少女时而俯身研磨药材,双眸专注,显露出无比的敬业;时而轻盈递上热腾清茶,双手端稳,洋溢着满满的恩惠。

        她虽不言不语,却以行动传递着陆羽草堂对每一位客人的关怀与敬意。

        白娘子看着这位青娘子,露出欣慰的笑。

        而玄风掌柜也频频点头,赞赏其聪明伶俐,勤劳细心。

        在病人们眼中,这绿衣少女也成了草堂不可或缺的一员,是这片治愈之地新的希望与生机。

        因而,陆羽草堂,门庭更加若市,生意更加红火。

        同一条街的曹仁堂生意渐渐冷清了。

        “还以为上次给他们的教训,能让他们长点心,看起来他们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呀!”

        掌柜的,对伙计说道。

        “不如再给他们一点教训。”伙计提议。

        掌柜点了点头。

        入夜,陆羽草堂的院子里翻进来两道黑影。

        草堂前院幽深雅致,一尊石雕茶瓮安放于竹影婆娑之中,日间备满清泉佳茗,以待求医者解渴。

        这瓮白天看时,色泽淡雅,气韵生动,当病患纷至沓来时,这茶瓮更是不得闲,热汽腾腾,茶香袅袅,让病患们称赞草堂医术高明,茶水回甘。

        此时,入夜宁静的氛围被两道不速之客的黑影所打破。

        月下,二人蒙面匆匆而至,手持纸包难辨其物,神色间满是诡谲与匆忙。

        他们环顾四周,确定无人目睹,便打算将药粉倾入茶瓮中。

        然而揭开茶瓮的盖子,一股清香扑鼻而来,一道黑影道:“等等。”

        拿起一旁茶勺舀了一勺茶水,送到嘴边尝了尝。

        嗯!

        滋味淡然,滑过舌尖,仿佛轻抚琴弦,回荡于口腔之间。

        那黑影又尝了一口,砸吧着。

        不经焙火之繁复,不施花熏之华丽,保留着大自然最本真之味……

        好奇怪的茶饮,回味无穷。

        怪不得那些病患赞不绝口。

        一旁,另一道黑影好奇地也想要尝一口,但他的上司已经将药粉倒入了茶瓮中,瞬间,水中泛起微不可查的异色,如暗流涌动,却随即消失无踪。

        随着两道黑影翻墙离去,夜色中的小波澜回归平静。

        次日,曹仁堂的两位竖起耳朵,就想打听同一条街的陆羽草堂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然而没有,平静得很。

        到了傍晚,忍不住亲自去查看,于是假装逛街,晃悠到陆羽草堂前面,陆羽草堂竟大门紧闭,原来今日没有开门营业,也就是那个茶瓮里的茶水,今日无人喝过……

        怪不得。

        今日初一,白娘子携小青、玄风前往大慈恩寺上香。

        小青为人已有一段日子,白娘子和玄风陪她到大慈恩寺答谢佛祖们的再造之恩。

        穿过繁忙的市井,终于抵达了盛名的大慈恩寺。

        寺内香烟缭绕,诸信士虔诚跪拜,诵读经文之声不绝于耳。

        三人徐步前行,心中默念,感受着这片净土的庄严与宁静。

        参拜完毕,三人抬头仰望,只见九级大雁塔巍峨耸立,砖石叠垒,直指苍穹。

        小青轻挽裙摆,眺望塔尖,有些天真道:“如果我们登临此塔,是不是就能接近佛法真谛?”

        忽听一旁,有人正素手合十,对着大雁塔念道:“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那人闭目凝神,面上平和如水,心灵深处似乎已经埋下了一颗禅悟的种子,待有朝一日慢慢萌发,开出智慧之花。

        “郎君!”小青脱口而出。

        白茶和玄风都奇怪地看向她。

        “这是佛门圣地,青蛇你是不是又药性发作了?”玄风皱眉,不悦看着小青。

        小青忙摇头解释,道:“姐姐,玄风,你们不知道,那日在我大慈恩寺的超度法事中几乎没有生还可能,正是这位郎君将我抱出大殿,我才能在佛法森严中侥幸活了下来……”

        “既然如此,你就去向他谢上一谢。”

        有了白茶的示意,小青开开心心去了。

        白茶领着玄风自去大慈恩寺别处欣赏风景,对白茶的做法,玄风颇有微词,白茶却道:“昔日,我做药草精时,也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是神医一一教我,点点滴滴学起的……”

        白茶这样说,玄风就不好说什么了。

        白茶如今带着小青,教着小青,就像曾经陆羽神医带着她教授她一样……

        “玄风,我是不是太想念陆羽了,我好像又看见他了……”

        古木参天、翠竹环绕的寺院小径上,一道与陆羽面容如出一辙的身影掠过。

        那一个身穿袈裟的少年和尚,然而袈裟下,又长发如墨。

        很快,他的身影消失在禅林深处。

        玄风看向禅林深处,那里除了竹影婆娑,哪有什么陆羽神医的身影,于是对白茶道:“姐姐,你是太想他了。”

        ……

        “你叫什么名字?”青娘子大胆上前,向那位郎君行了万福礼。

        年轻娘子靠近,郎君本能后退一步,与她保持距离,并不肯告知姓名,只警惕地问她:“娘子,何事?”

        “我叫小青,你可以喊我青娘子,我来谢谢郎君。”

        郎君更加一头雾水:“何出此言?”

        “郎君救过我,这么快就忘记了?”青娘子上前一步,郎君又后退一步。

        “青娘子有何目的,直说。”

        郎君从小到大都知道自己生得俊俏,也没少见过这种被搭讪的场面,所以很不耐烦。

        “这里可是佛门圣地,青娘子要调戏良家好男儿,怕是找错地方,也找错了人。”

        青娘子忍不住大笑起来,笑罢,用手指在郎君白嫩面颊上轻轻划了一下:“郎君是个有趣的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