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一百五十五 终南捷径

一百五十五 终南捷径

        长安城南,山脉如龙脉般逶迤绵延,云雾缭绕其间,犹如一幅水墨长卷。山峰巍峨耸立,峰峦叠翠,峥嵘嶙峋,状若笔架横空,险峻异常。

        世人皆道此处是通天道途,称为“终南捷径”。

        只见太乙峰,尤为显赫,高耸入云,俨如仙境中之仙宫所在。峰巅积雪,冬夏不融,洁白如玉,日光映照之时,熠熠生辉,远望犹如皇冠镶嵌于终南山之首。

        太乙峰下有一洞天,名曰“太乙洞”,洞口隐匿于古木参天之间,幽深莫测。

        洞内曲折幽深,石壁滴水成乳,形态各异之钟乳石,或似神灵,或如瑞兽,千姿百态,妙不可言。穿行其中,仿佛进入仙人秘境,每一步都踏着三界之外的土地。

        洞中溪流潺潺,清泉石上流,其音悦耳,如在奏响天籁之音。

        “真好听。”一条小蛇听着那水流声音,忍不住发出舒服的慨叹。

        她之所以感到舒服,是因为正躺在一个宽厚的背上。

        那背若幽岩,坚毅而温润。衣衫半敞,露出脊背如削壁立,肌理分明,宛若古木之纹理,透着岁月之沉静与风霜之历练。

        小蛇就躺在这背上,时而蜷曲,时而伸展,宛如在享受一处无形的温柔乡。

        更为奇异的是,空气还弥漫着淡淡的血腥之气。

        这气息并不令蛇反感,反而像是来自远古丛林的召唤,充满了野性的魅力。

        小蛇细长而灵动,色彩青碧,肤如琉璃,不时地探出舌尖,轻轻地舔舐着空中的血气,那满足的样子,像是品尝了世间最甘美的佳肴。

        她似乎对这宽阔而冰凉的背脊颇为依恋,细嫩的身躯轻轻摩挲着男子的皮肤,仿佛在这接触中寻觅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安宁与舒适。

        直到,两道光芒横空飞进山洞,才惊扰了这安宁的一幕。

        两道光,一白一彩,瞬间化为两个人影,一男一女,站定在小蛇跟前,令她猛地支棱起蛇身,瞪着一双蛇眼,看着眼前两人。

        “白娘子!”

        小蛇惊喜喊道。

        “青蛇,你干的好事!”说话的是白娘子身边的彩衣少年。

        小蛇在陆羽草堂盘踞过几日,知道他的身份,白娘子的弟弟,陆羽草堂的玄风掌柜。

        “多谢玄风掌柜夸奖,我是干了一件好事,我救了这男子,当时我看他一个人孤零零躺在草堂中,血流成河,我就好心将他救到这山洞来,为他止血。”

        玄风闻言,差点气昏。

        “她修为尚浅,听不懂好赖话。”白茶对玄风道。

        “跟一个畜生计较什么?”

        “同类理应惺惺相惜。”

        玄风更加郁闷了,在人间久了,他差点忘记自己是只鸟。

        “你是如何为他止血的?”白茶问。

        “用我的信子舔舐他流血的伤口。”小蛇天真无邪说道。

        “所以,看看你干的坏事!”玄风这下直白说道。

        小蛇点点头:“是的,我把他舔死了,现在好事变坏事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想为他止血来着,但是舔着舔着,那血太香了,我没忍住,就一口一口又一口……”

        白茶道:“你去看看那男子的脸。”

        小蛇听话地爬到男子的头部前方,男子的脸歪在一旁,脸上乌青,口吐白沫,已经僵死一段时间。

        那模样甚是吓人,饶是小蛇自己也吓得后退了一步。

        “所以,并不是你吃他的血,他才死的……”

        “我也觉得不是,我这么小一只蛇,他这么大一个汉子,他身上的血够我吃一年的,怎么可能才吃几口就死掉呢?但是他又真的死掉了……”

        “他是死于你的毒。”白茶说着,手一挥,那条小蛇就被一道风带进了洞中溪流。

        溪水冲去小蛇唇上血迹,露出她黄白色的唇,宛若涂抹了一层薄薄的霜雪,冷艳而神秘。

        只见她细长而柔韧,通体草绿,犹如竹林中新发的嫩叶,背部之上,斑驳陆离,有黑斑纹如墨画般点缀其间,两斑之间,又有小白点如星辰散布,犹如夜空中的繁星点点。

        最外侧的背鳞中央为白色,自颈而起,连贯成线,似一道细细的银线,贯穿其身。

        蛇头三角形,被青绿色覆盖,瞳孔红如血,凛冽而冷酷。

        颈部分明,上唇黄白相间,下颌与腹下皆呈淡黄色,其中亦有红色纵线,或隐或现,犹如朝霞映照,美不胜收。尾端焦红,然红纹未环其尾,别具一格。

        此时,小蛇正在溪水中游曳,体态轻盈,蛇信子不时探出,细嫩而灵动,舔舐着溪水。

        “你向水中照照你的唇。”

        小蛇听话地往水中看去,只见自己的唇白中带点黄。

        “你就是白唇竹叶青,你虽美,却蕴含剧毒,毒液足以致命,你可知你在悲田院中闯下大祸了……”

        “是他们要抓我炖汤喝,我才咬他们的,我也是为了自保。”

        “你咬了他们,又用法力隐去伤口,让官府错将厨娘当凶手抓走,你这蛇,怎么这么坏呀?”听着蛇的狡辩,玄风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化作鹦鹉,朝溪水中猛地一啄,就将小蛇叼了起来。

        本就是羽族天敌,小蛇长成大蛇后就喜欢吞食鹦鹉这样的小型鸟类,玄风不少同族昔日就葬身蛇腹。

        此刻旧怨新仇,共赴心头。

        鹦鹉衔着小蛇,狠狠啄之以泄愤。

        小蛇虽然有剧毒,但在鹦鹉利喙之下,终究难敌,不由疼得哇哇大哭。

        “白娘子救我!姐姐救我!”

        小蛇在空中向白茶哭着求助。

        白茶一道法力挥出,小蛇就从鸟嘴下逃脱,到了白茶手上。

        “姐姐,她有剧毒,而且蛇类冷血,小心她咬你。”玄风化为人形,回到白茶跟前,气鼓鼓看着那蛇。

        “你会吗?”白茶也低头看手中的蛇。

        “如果我咬你也是为了自保,如今我闯下大祸,你定然会惩罚我,我不甘心就此毙命,势必反抗……”

        蛇说着,竖起身子,冲白茶吐出她红艳艳的信子。

        “姐姐你看她,死性不改……”

        白茶阻止玄风再次对蛇动手,对那蛇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我已为你指点迷津,你且去深山中修行四百年后,就可与你的姐姐白娘子于那钱塘县西湖畔相遇,你为何去而复返,不听我的劝告?”

        “我害怕孤独……”

        小蛇流下眼泪,“四百年,我怕我熬不住。”

        “所以,我也为你指点了另一条路,放下执念,不寻不找不等,过自己的自在日子,不也好吗?”

        “我就是选了这条路呀!我不找我姐姐了,所以我回来找你呀,反正你也是白娘子,你也可以当我的姐姐,只是回来途中,我误入悲田院,被那群乞丐逮住,我不甘心被炖成一锅汤,于是我就咬了他们,谁知道,轻轻一咬,他们就都死了……”

        小蛇越说越小声,眼里的无辜却越放越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