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一百五十四 你下辈子卖炭

一百五十四 你下辈子卖炭

        悲田院出了这么大型的命案,已经惊动悲田使、京兆尹等人,只不过武侯铺的人先到了。

        但李老四也不是仵作,验尸还是得等仵作到了才能进行,他只能带领衙役们维持现场秩序先。

        裴兆尹很快带着人来了,仵作验尸后,麻溜得出结论:悲田院里的乞丐、老人是中毒而亡,而悲田院后厨发现了乌头,误食乌头的确会使人面色乌青、口吐白沫,尔后死亡。

        于是,在悲田院厨房当差的所有厨娘、帮工,全被带走。

        悲田院的命案竟然如此快就告破,让李老四觉得不可思议,但裴兆尹和悲田使都没说什么,一个武侯铺的小官差能说什么呢?

        案子虽然告破,嫌犯们也被带走了,裴兆尹却没有急着走,而是将守真法师喊到一边,道:“就不能改个名吗?”

        “贫僧法号乃玄奘法师所赐,如何改得?”守真法师挺不耐烦的。

        等裴兆尹终于走了,他不由嘟哝:“京兆尹大人好生奇怪,怎么每次见到,都让我改名?”

        李老四咳咳,善意提醒守真法师:“大师您可知道宁州有个刺史叫裴守真吗?”

        “贫僧一个方外之人,如何知道?”

        “正是京兆尹的爹。”

        这下轮到守真法师咳咳,怪不得偶尔碰到京兆尹,他看自己的眼神都又亲切又怪异,原来如此。

        但守真法师现在也顾不得改名的事,他得回大慈恩寺向慧光住持汇报悲田院的事,这些乞丐和老人生前已经够可怜的了,没想到下场还凄凉,他们大慈恩寺得组织法事,为这些冤死的亡灵超度。

        李老四带着四名衙役从悲田院赶往陆羽草堂之前,白茶和玄风已经在杏花楼吃上了“鹅笼糯米烤羊”:

        这道菜是杏花楼的招牌菜,制作工艺独特,首先,选用新鲜的糯米,经过浸泡和蒸煮,使其颗粒饱满、口感糯软。

        将蒸好的糯米饭藏于鹅腹中,鹅经过精心处理,去除内脏和杂质,保留完整的外形。

        接着,将装有糯米饭的鹅再放入羊腹内,羊腹经过洗净,确保无异味。整个过程需要小心操作,确保鹅和羊的腹腔完全包裹住糯米饭,不留空隙。

        接下来,将处理好的羊进行烤制。

        选用炭火或木火,温度控制在适宜的范围内,慢慢烤制。烤制过程中,需要不断翻转羊肉,确保每一面都受热均匀。

        同时,刷上适量的调料,如蜂蜜、酱油等,增加风味。烤至羊肉表面金黄且略带焦香,鹅肉和糯米饭也熟透即可。

        这道“鹅笼糯米烤羊”的滋味独特,三重滋味相互融合。外层的羊肉鲜嫩多汁,带有微微的焦香;中间的鹅肉肉质细腻,味道浓郁;内层的糯米饭则糯软可口,吸收了鹅肉和羊肉的精华,因而使这道菜口感丰富,层次分明,令人回味无穷。

        玄风却只吃糯米饭的部分。

        白茶道:“你好歹也吃些肉呀!”

        “但是最好吃的部分就是糯米饭呀,因为糯米饭吸收了鹅肉和羊肉的鲜美汁液,口感糯软且带有浓郁的肉香味。”玄风嘴里含着饭,口齿不清。

        “但是花了五百文呢。”白茶觉得肉疼。

        羊肉价格大约每斤二三十文,鹅肉价格约为每斤五六十文。

        这道菜又是杏花楼出品,自然卖得贵。

        来杏花楼光顾的都是达官贵人,几百文对他们来说又是牯牛身上拔根毛,但普通百姓却是一辈子也未必有机会吃上一次的。

        听了白茶的话,玄风象征性,用筷子夹了一片鹅肉经过烤制后呈现出金黄色的脆皮。

        于是,白茶便让店小二将剩余的鹅肉、羊肉打包,又点了松鼠桂鱼、艇仔粥、肉松咸蛋黄青团、鸡肉包等几样菜,一并用食笼装了,带去悲田院,救济一下那些被收容的乞丐和老人。

        傍晚时分,白茶和玄风回到陆羽草堂时,李老四已经带着四个手下等在草堂内。

        板舆上的男人已经不见,板舆上的血已经干涸,但一大滩,依然触目惊心。

        而陆羽草堂内被打砸得一片狼藉,也是惨不忍睹。

        “应该是同行恶意竞争吧。”李老四判断道。

        这种案子一般都是这个原因。

        “那大人以为是哪家私人医馆幕后指使呢?”

        “曹仁堂咯,西市就你们两家私人医馆挨得近,都在醴泉坊一条街上。”

        李老四说完,他四个手下立刻拍他马屁,有一个还说道:“李大人断案如神,下辈子可以当个青天呢。”

        “他下辈子卖炭。”白茶直言不讳。

        李老四和四个手下都脸上一滞。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白茶指着李老四道。

        “什么鬼,你们开私人医馆的,怎么都喜欢作诗?那曹仁堂门口也挂着‘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以后不要叫草堂,叫诗社算了。”

        “医馆不培养医师,却培养诗人,这叫怎么回事?”

        “培养医学生,还得太医署,这些私人医馆靠不住的。”

        衙役们叫嚣着。

        李老四已经黑沉着脸,拔腿向外走去,边走边道:“曹仁堂那边,是需要某替你去过问,还是你们自己私下解决?”

        白茶并未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冲他背影道:“悲田院的命案并非乌头所致,是冤案。”

        李老四猛地站住脚步。

        李老四回过头来,见白娘子正站在一片狼藉之间,脸上的表情却很是风轻云淡,一点儿也不为草堂的事故而担忧。

        “和那些厨娘没关系,你们抓错人了。”

        “不是我们,是京兆府抓的人。”李老四道。

        “那就劳烦李大人去向京兆府的人说一声,那些乞丐、老人所中之毒,与凡人无关。”

        “越说越离谱了,和凡人无关,难道还能是鬼下毒的?”

        “也和鬼无关,是畜生下的毒。”

        李老四再也听不下去,初见白娘子时的好感,此刻大打折扣。

        好看的女人,看起来也满嘴跑车呀!

        武侯铺的人一走,玄风就关了大门,嘴里道:“什么东西,好心提醒他,他还不乐意。”

        再一回身,愣了愣,草堂的打砸仿佛没发生过一样,草堂内又恢复如初,一切摆设有序,而他家姐姐甩了甩自己的袖子,啥也没干过的样子。

        凡间的女子们看了仙女儿就是这样干家务的,大概要羡慕了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