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一百五十三 祆祠

一百五十三 祆祠

        在长安城开私人医馆已经大半年时光了,但白茶和玄风还从来没有好好逛过长安城。

        陆羽草堂所在的醴泉坊,位于朱雀门街之西,第四街街西,从北第四坊,南临金光门大街与西市,北临顺义门外大街与金城坊,是个繁华所在。

        早在晨雾未散,露水还挂在路旁的叶尖上时,坊门就已缓缓开启,行商们早已候在门外。

        随着市门的开启,人们络绎不绝地涌入坊内。街边摊贩迅速摆开货摊,挂起各式招牌,热气腾腾的早点腾腾烟雾,飘散着诱人的香味,吸引行人驻足品尝。

        此时,日上三竿,阳光洒满大地,街市更加热闹非凡。

        布匹、陶瓷、香料、鲜果……各种货品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

        商贾吆喝着,夸赞自己的货物天下无双,其间不乏来自丝绸之路的珍奇宝物,让白茶和玄风大开眼界。

        小贩们挑着担子,穿梭于人群之间,吆喝声此起彼伏。

        但见集市喧嚣,人声鼎沸,好一幅盛世画卷。

        白茶与玄风漫步于醴泉坊的繁华街市,走着走着,便行至一处,人潮渐稀,却见一座祠矗立于此,其貌古朴而神秘,二人不由驻足观望。

        “姐姐,这座祠和人间别处看到的祠,不一样。”

        白茶也发现了。

        这座祠与普通祠堂或寺庙在外形上有很大不同,普通祠堂的墙壁或柱子上雕刻的都是常见的家族纹饰,或孔圣人那些儒家神祇,这座祠的神祇雕刻图案,显得陌生。

        “这祠叫祆祠,来自异域,供奉的是异域的神祇。”白茶道。

        “祆祠。”

        玄风喃喃。

        但见祆祠伫立在一片清幽的竹林之中,仿佛岁月的尘埃未曾触及它的庄严。门前两侧,立有两尊石狮,威武雄壮,口中各衔一环,环中绳索似乎牵引着古老传说中的神兽。

        门楣之上,刻着难以辨认的古文字,笔划苍劲有力,似乎诉说着不为人知的史诗。

        玄风就要上前轻推朱红漆的大门,被白茶制止了。

        白茶纤手轻抬,细指轻拢,指尖如玉笋轻盈点划,似乎在织着无形的法界,默运天机。每一下掐指,都似星河流转,每一算落下,宛如天地交泰。

        她的双眸微启,眼中仿佛蕴含着诸天星辰,通过掐指间的灵动,洞察尘世间一切缘起缘灭。

        祆祠周遭顿时多了一团仙气环绕,清香袅袅,伴随着她细腻的咒语和曼妙的仪态,一切尽显玄妙莫测。

        “长安城内共有五座这样的祆祠,除了这座位于咱们醴泉坊的,还有三座位于街西诸坊靠近西市的位置,分别在布政坊、崇化坊和普宁坊,另外一座位于街东的靖恭坊。”

        “姐姐可知,祆祠中供奉的是何方神祇?”

        “每座祆祠供奉的神祇有所不同,一些祆祠中设有圣火坛,用于供奉祆教中的至高神阿胡拉·马兹达,另一些祆祠中供奉风神……”

        “没想到异域的祆教徒竟会供奉咱们东方天庭的风伯飞廉。”玄风只觉新奇。

        白茶却摇头道:“非也,风伯飞廉长着鹿的身体、豹子的花纹,头部像孔雀,头上有角,尾部如蛇,祆祠供奉的风神却是三目三面多臂的形象,是他们自己的风神,与咱们的风伯飞廉并不同。”

        “原来如此,那这座祆祠供奉的是风神,还是……至高神……”玄风一下没记住那位至高神的名字。

        异域神祇的名字都长。

        “阿胡拉·马兹达,”白茶提醒他,同时望着眼前的祆祠,道,“醴泉坊这座祆祠供奉的是火神……”

        一听火神,玄风头皮一麻。

        火神祝融与水神共工打架打败,一头撞向不周山,导致天穹的不周山倒塌,天空出现了一个大洞,天火从九天之外倾泻到凡间。幸亏女娲氏寻找五彩石补天,才挽狂澜、扶大厦,不然如今哪有这繁华李朝盛世,人类早就灭亡了。

        火神是个暴脾气的。

        白茶安抚玄风道:“醴泉坊这座祆祠,供奉的自然不可能是咱们的火神祝融,而是他们自己的西域天神,叫摩醯首罗。”

        好吧,又是个难记的名字。

        “横竖我记住祆祠供奉的是西域天神就好了。”

        “嗯,”白茶点头,“祆教来源于波斯,祆教徒信仰自然神,特别是火神,他们认为火是洁净的象征,代表智慧和生命力。祆祠不许外教人入内,咱们走吧。”

        玄风一边走一边愤愤不平:“岂有此理,他们从波斯来到李朝土地,用李朝的土地建立祆祠,却不许李朝人入内……”

        “这不正显示泱泱大国的包容与开放吗?胸怀天下,有容乃大,岂是你一只小鹦鹉能体会的博大精深奥妙?”

        玄风抓抓头皮,博大太玄乎,他一只小鹦鹉还是享受些口腹之欲,方为实在,于是跟着白茶向杏花楼走去。

        ……

        长安城身为帝都,街市繁华,国泰民安。

        然,皇城一侧,有一所名为悲田院的慈善之所,专门收容无依之老弱与流离之乞人。其院落位于长安城的西南隅,毗邻西市,便于行旅及市民施舍。

        悲田院乃一大庭院,四周围墙高筑,以防外界纷扰。内有数进院落,房舍鳞次栉比,以作病房、斋堂与管理人员居住之用。院内绿树成荫,有几处小园栽花种草,为那些生活不能自理的乞丐与孤老提供了一片抚慰心灵的净土。

        圣人的皇祖母掌管朝政时,朝廷就已设置了悲田使,负责悲田院的相关慈善事务,但实际的管理工作却由寺院主持,悲田使只具有监督之权。

        到了今上登基,长安城的悲田院则由大慈恩寺实际管理。

        李朝太宗皇帝为了追念文德皇后,敕令修建了大慈恩寺,第一任住持便是玄奘法师。

        玄奘法师在这里主持寺务,并且领管佛经译场,并创立了汉传佛教八大宗派之一的唯识宗,因此大慈恩寺也成为了唯识宗的祖庭。

        玄奘法师还亲自设计并督造了大雁塔。

        如今大雁塔安在,玄奘法师却已圆寂多年。

        眼下,大慈恩寺的住持是慧光法师,负责管理悲田院事务的是慧光法师的师弟守真法师。

        坊正监一早接到报案,说悲田院出了大事,便请武侯铺帮忙前往查案。

        坊正监大人是不能直接差遣武侯铺官差的,但李老四刚好负责醴泉坊的治安,接到坊正监的请求,立即让整个醴泉坊武侯铺倾巢而动。

        倾巢而动,也不过五人。

        武侯铺负责长安城的治安和消防,长安城一百多个坊每个坊都设有武侯铺,其人员配置根据坊的大小而有所不同。醴泉坊作为一个较小的坊,它的武侯铺配置了五名官差。

        李老四率领四个手下,抵达悲田院时,悲田院内一片愁云惨淡,往日热闹的景象不见了踪影,大批乞丐和老人们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面色青紫,口吐白沫,景象凄凉无比。

        李老四眉头紧蹙,赶紧令衙役们速将尸体搜集一处,好生检验。

        而守真法师带着几个小和尚,面露惊色,疾步迎过来,对李老四道:“看情形,像是中毒而亡。”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