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一百五十 泡杯白茶汤

一百五十 泡杯白茶汤

        见白茶抬头看过来,房梁上那条青蛇“啪嗒”一声掉落在了桌上。

        这一下,白茶更加看清了她,她的眉心竟有一个红色斑点,眼睛里还噙着泪水。

        “你怎么了?”白茶本是随口一问,那蛇竟然开口说话。

        “我在找我的姐姐。”

        “你的姐姐是……”

        “我的姐姐是一条白蛇,也叫白娘子。”

        原来郊区有个刘老头,养了两条蛇,白蛇叫大白,青蛇叫小青,两条蛇的眉心都有一个天生的红色斑点,这使得它们显得非常特别和珍贵。刘老头对这两条蛇非常喜爱,但有一天,大白突然死亡,让刘老头感到非常伤心。他想要再找一条蛇来和小青搭档,但灵蛇难寻,很难找到合适的替代者。

        而小青苦苦等不回大白,就兀自伤心地离家出走,离家出游,游着游着,听说长安城里有一家“陆羽草堂”,坐诊的医师就叫白娘子,她于是游过来看个究竟。

        “我不是你姐姐。”

        小青点点头,豆大的蛇泪滚落。

        “我知道,我就是来看看,让自己死心。”

        大白死的时候,小青就在旁边,她当然知道白茶不是白蛇。

        “你也不必心死,四百年后,你去钱塘县西湖畔,就能遇见她,不过那时,不叫钱塘县,而叫临安府了。”

        听了白茶的话,小青惊呼起来:“真的吗?”

        “真的。”

        见白茶回答笃定,小青十分激动。

        “我姐姐那时也是去西湖畔寻我吗?”

        “不是,她去寻一个叫许仙的男人。”

        小青听闻,不免失落,低垂蛇头,叹了口气。

        白茶伸手,同情地摸摸她的蛇头,道:“你若不执着呢,现在就可以放弃,倒也不必煎熬受苦,你若执着呢,那就去深山苦修,等待四百年后的姐妹重聚。”

        小青谢过白茶,重新爬上房梁,一转眼,游得无影无踪了。

        也不知她是选择执着等待,还是转身离开。

        那自己呢?

        白茶心头又燃起了一把执着的火焰:陆羽,你到底在哪里呀?

        ……

        后院借宿的杨玉奴睡得并不安稳,不一会儿就惊醒了。

        醒来,见侍女在地铺上睡得死沉,越发了无睡意,于是起身,走出了房间。

        草堂前边的屋子里还亮着灯,杨玉奴忍不住走了进去,见年轻女子正手握医书专注看着。

        草堂内,油灯的光芒映照在女子的脸上,她身着一袭素雅的衣裳,身姿端庄优雅,手指纤细而灵巧,轻轻地抚摸着医书的纸页,眼神专注而深邃。

        草堂内弥漫着淡淡的草药香气,那是女子平日里研制的药方所散发出来的。这香气与油灯的烟雾交织在一起,营造出一种宁静而神秘的氛围。女子的身影在灯光下若隐若现。

        杨玉奴不由脱口而出:“仙子。”

        白茶放下医书,向杨玉奴看过来,示意她进去坐。

        “你怎么醒了?”白茶问。

        杨玉奴在她面前的椅子上坐下,道:“盹了片刻,醒了。你呢,怎么也睡不着?”

        白茶指了指桌上的杯子:“今日喝多了这茶饮。”

        杨玉奴看向那杯子,这是北方邢窑生产出来的白瓷,瓷质洁白如玉,光泽柔和,类银类雪,里头的茶饮汤色呈自然雅致的淡黄明透,若隐若现中透露着丝丝翠绿,如同初春柳叶轻染。其样貌澄澈见底,如山泉涓涓,宛转悠扬。

        “这是……”

        “白茶汤。”

        “也是一种茶吗?”杨玉奴十分好奇。

        白茶点头:“是的。”

        “从未听过白茶汤。”

        杨玉奴说的是实话。圣人喜欢喝蒙顶山茶,益州大都督府长史便命雅州刺史遴选最好的蒙顶山茶,以向圣人进贡。蒙顶山茶成为贡品,圣人也不独享,常常会将蒙顶茶赐予皇室成员和高品阶的官员。

        杨玉奴成为寿王妃后,就有幸得到圣人的恩赐,有蒙顶甘露,也有蒙顶黄芽。

        蒙顶山茶的口感鲜、香、醇、甘,且外观浅绿油润,汤色清澈明亮,其中蒙顶甘露,外形紧卷多毫,呈现出浅绿油润的颜色,汤色则是黄微碧,清澈明亮。香气高爽,味道醇厚甘鲜,给人以舒适的品饮体验。

        蒙顶黄芽,则香甜鲜嫩,甘醇鲜爽。

        圣人喜欢喝,杨玉奴便也觉得蒙顶山茶的味道是极好的。

        “那今日就请贵客尝一尝陆羽草堂的白茶汤,如何?”

        “自然好呀!”

        不知为何,杨玉奴看眼前的白娘子,只觉打心底里的亲切,仿佛认识了很久一般。

        白娘子轻轻挽起袖子,准备为杨玉奴泡上一杯白茶汤。她取出一只精致的白瓷盏,轻轻地摆放在桌上,白瓷盏外形简约而优雅,釉面光滑如镜,透出一种清幽的气息。

        她用茶匙将茶叶拨入茶盏中,她手捧茶壶,将清澈的热水倒入白瓷盏中,顿时,一股热气腾腾的白烟升腾而起,弥漫在空气中。

        她轻轻搅动着茶水,使茶叶在水中舞动,散发出一股清香。

        杨玉奴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白娘子熟练地泡茶。白娘子的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仪式感,不由让杨玉奴心中暗自庆幸,能与白娘子共享这杯茶汤,是一种难得的缘分。

        水与茶叶相接触的瞬间,茶叶开始舒展开来,仿佛在水中舞蹈。茶叶的香气随着水汽的升腾而散发出来,清新宜人。

        白娘子静静地等待着茶叶的沉淀,看着茶汤逐渐变得清澈明亮。这个过程仿佛是一场仪式,让人心生敬畏。

        “茶之为饮,味至寒,为饮之最。”白娘子喃喃道。

        终于,茶汤已经泡好。白娘子小心翼翼地端起茶盏,递给杨玉奴。她接过茶盏,微微一笑,轻轻抿了一口茶汤,眉头微不可见皱了起来。

        “这茶汤未免太过清淡,清淡到几乎没有味道,还有你这泡茶方法未免也太过简单了……”

        “大道至简,简朴之美正是白茶汤的魅力所在吧,也正因为它的口味清淡,才给人不一样的品饮体验。”

        被白茶这么一说,杨玉奴又忍不住端起茶盏,呷了一口,这一次她果然品出了清雅和鲜香来,道:“如幽兰之馨逸,竹风之清和,令人回味绵长……”

        白茶欣慰一笑。

        杨玉奴立即问道:“这白茶产自哪里?又是谁制的茶,你又是如何知道它的冲泡、饮用方法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