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白茶传说在线阅读 - 一百四十六 逃婚

一百四十六 逃婚

        盛夏,湖州长城。

        谢府之中,金碧辉煌,宾客如云。

        这一日,是谢家独子大婚之喜,整个府邸装点得如同人间仙境,彩灯高悬,绫罗绸缎铺天盖地。

        花轿已在门前等候多时,锣鼓喧天,喜乐声中却隐隐透出一丝不祥之气。新郎谢清昼,自幼才貌双全,风流倜傥,然而此刻,他却踪迹杳然,无人得知其所在。

        谢府上下一片混乱,仆人们四处奔波寻找,新娘坐在花轿内,盖头下的面容无人能见,但那双颤抖的手却透露出她内心的惶恐不安。谢老爷面如死灰,夫人泣不成声,亲朋好友议论纷纷,各种猜测与传言四起。

        有人说,谢清昼被仇家绑架了;有人猜,他或许遭遇不测;更有甚者,暗地里嘀咕,这逃婚莫非是早有预谋?

        不管逃婚是否早有预谋,谢家郎君逃婚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

        湖州通往长安的官道上,黄尘滚滚。

        一辆马车在蜿蜒曲折的古道上颠簸前行,车身略显陈旧,但依旧坚固。车内坐着一位衣着华丽的郎君,还有他的仆人。

        郎君二十出头,面如冠玉,眉目清朗,一袭青衫随风拂动,透露出书卷气。他的家世显赫,乃是东晋名将谢安的十二世孙,也是南朝诗人谢灵运的十世孙。

        故而,郎君自幼饱读诗书,学识渊博。

        奈何,郎君却对仕途功名不感兴趣,对佛法却有着浓厚的兴趣。尤其对玄奘法师的向往,更是如同渴慕明珠,日夜兼程,只为一睹尊颜。

        旁边的仆人名叫穆白,身材魁梧,面容忠厚,一身青衣,虽经风霜洗礼,却依然整洁有序。穆白自小便跟随谢家郎君,两人情同手足,无论世事如何变迁,他总是默默守在谢家郎君身边,忠心耿耿。

        他们这一路,乃是向李朝的都城长安而去。

        “郎君,天大地大,郎君既然逃脱了束缚,为何偏偏只选长安而行呢?”穆白不解地问他家郎君。

        穆白哪里知道,谢郎君心慕玄奘法师,希望得到他的佛法指点,而在长安有两大寺庙,西明寺和大慈恩寺,是李朝佛教文化的中心,更是玄奘法师的译经之所,无数求学之士慕名而来,希望能在这里得到佛法的指点。

        大慈恩寺是由李朝皇室敕令修建的,是长安城内最著名、最宏丽的佛寺之一。玄奘法师在这里主持译经工作,历时十年。

        此后,玄奘法师又在西明寺进行了为期一年的译经工作。

        玄奘法师前后翻译经典七十五部1335卷,为李朝留下了宝贵的佛教文化遗产。

        而如今,玄奘法师已经古稀之年,谢郎君希望自己有生之年,能够皈依佛门,最好是皈依在玄奘法师门下,故而逃婚也要去往长安。

        谢郎君自幼便对玄奘法师的事迹耳熟能详,每每读到法师西行取经的故事,心中便涌起无限的敬仰。他知道,只有亲自前往长安,才能有机会亲近法师,领略其博大精深的佛学修为。

        随着马车的颠簸,谢郎君的思绪也随之飘摇。他想象着西明寺的金碧辉煌,想象着大慈恩寺的庄严肃穆,更想象着自己能在这些圣地中遇见那位高僧。

        他的手中,紧握着一卷《金刚经》,那是他多年来随身携带的宝物,也是他对佛法信仰的证明。

        穆白看着谢郎君的神情,知道他心中的期待与激动。虽然他不懂佛法,但他能感受到谢郎君的虔诚。为了让主人能拥有更舒适的旅途,他小心翼翼地驾着马车,尽量减少颠簸。

        途中,他们经过了无数的村庄、河流和山丘。每到一处,穆白都会停下来,让谢郎君下车休息,同时也补充一些食物和水。谢郎君并不嫌弃路途的艰辛,反而觉得这是一次心灵的历练。

        然而谢郎君到底是富家子弟,平日里哪经历这些旅途劳顿之苦,没几日便病倒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旅途,天空偏偏又响起了惊雷,眼看一场暴雨将至。

        穆白驾车,载着谢郎君,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前方出现了一间野庙。

        群峰环抱之中,林深时见鹿。

        一间荒废古庙,独立于杂草丛生的古道旁。庙宇古朴而破败,青苔侵蚀石阶,门前两只石狮子,经风雨剥蚀,犹严守卫。檐下斗拱错落有致,风铃在微风中摇曳,发出幽幽的叮咚声。残垣断壁间,斑驳陆离的壁画若隐若现,诉说着尘封的往事。四周古木参天,鸟鸣虫唱,为这座无人问津的野庙增添了几分生机。

        虽然是野庙,好歹是个避雨的去处。

        于是,穆白将马车停在野庙前,扶着奄奄一息的谢家郎君,进了庙门。

        庙内,光线昏暗,神像褪色斑驳,但依稀可见昔日之庄严。香案上积满了尘土,几炷残香,似是过往行者留下的痕迹。

        谢郎君倚靠在穆白身上,被庙内的霉腐之气呛得重重咳嗽。

        咳嗽声惊醒了蜷缩于庙内墙角的一人:“谁?”

        随着那人的声音,火折子被吹动,火焰迅速点燃。

        借着火光,主仆俩看清,那人是一个少年,且是个少年和尚。

        只见他身上的袈裟已经褴褛,光头也已经长出了微微的头发,但这一切并未减损他的清俊之貌。他的面庞虽带着几分睡意,眉目之间却透出一股天真未泯的纯净。

        他借着火光,见到谢家郎君的模样,忙用手中火折子点燃烛台,轻挽起衣袖,整理了一下袈裟,步履匆匆地迎过来:“施主病得不轻。”

        ……

        谢郎君醒来时,已是次日午后。

        他吃了那少年和尚熬的草药,昏昏沉沉竟睡了一夜加半日。

        “施主感觉如何了?”少年和尚坐在一旁的草席上,身边放着一个包裹。

        “好多了,咽喉不痛了,也不咳嗽了,肚子也不痛了……”谢郎君摸摸自己浑身上下,爽利了不少,“小师傅,给某吃了什么?”

        “季儿茶。”

        “那是红茶还是绿茶?”谢郎君惊讶地睁大眼睛,“从未听过茶还能治病的。”

        “不是你以为的季儿茶,而是一种药草,叶子呈绿色,花色淡雅,花朵形状独特,似孩童的脸庞,因此也叫孩儿草,可以入药,具有清热解毒、消肿止痛的功效。”

        听了少年和尚的解释,谢郎君抓抓头皮,“我怎么记得季儿茶是一种茶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